刚刚更新: 〔林绾绾萧夜凌〕〔林义陈婉婷〕〔都市弃少〕〔灵气逼人〕〔龙血神帝〕〔地下城玩家〕〔神医嫡妃:邪王宠〕〔修罗战帝〕〔一剑斩破九重天〕〔提前两万年登陆洪〕〔冷艳总裁的贴身狂〕〔烟雨江南,无你何〕〔九龙拉棺〕〔法医狂妃,别太凶〕〔我是幕后大佬〕〔齐欢〕〔魔帝归来〕〔快穿白莲花系统升〕〔悍妻当家有福田〕〔总裁强势爱:染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相进化 第八百四十一章 孟婆
    幽月下,黄泉浊浪滔滔,一对凌道圣翅舒缓伸展,无上仙尊与白衣鬼王相对,一个递出面具,一个接过,然后缓缓戴在了脸上,宛如一对璧人,在死寂的地府中,如一个神话故事的圆满结局……

    戴上面具,白梦女毫无意外地陷入沉寂,识海内天人交战,之前故事中的女子正在复苏,即将成为新故事的主人。

    秦长风一边等待,一边打量她这具鬼躯。

    与这幽冥地狱的其它鬼魂不同,她这具鬼躯,并不是原本活着的生灵死后留下的魂魄所化,也不像秦长风在蜀山世界入鬼道轮回那样,只是自身魂魄的历练。

    她这是一道天生地养的先天鬼体,诞生于阴间黄泉彼岸的极深处。

    从某种意义上,她可谓这幽冥之地的亲女,所以才能拥有化梦这样神妙的天赋神通,才能在短短几百年内就崛起为鬼王。

    这自然是神乐千鹤难得的机缘,但若无秦长风,却也将会是恐怖的劫难——如此强大的天生鬼体,如无秦长风帮忙苏醒,恐怕永远都没有机会再醒过来,甚至有可能会被鬼体意识找到,继而主动吞噬!

    天道下的一切都维持着基本的公平,获得的同时,也将承受相应的风险。

    因此,包括白素贞和伊丽莎白以及周芷若等人在内,她们能获得这样从轮回中快速提升实力的机会,最重要的原因是她们以完全不能匹配的实力冒险进入这个危险的神魔级幻想世界,承受巨大风险的同时,自然会有惊人收获。

    而秦长风自己,因为修为太高,实力太强的缘故,从阿修罗身中获得的提升程度就远不其他人了。

    “你不是过,等将来我会重新做家族,而你当我的侍从吗?”白梦女突然睁眼,看到秦长风,嘴角浮现一抹笑意,问道:“为什么一直让我当你背后的女人?

    “你可以永远是我的家主,但家主也得相夫教子不是?”

    秦长风虽在揶揄,眉头却微微皱起,因为神乐家主苏醒得有点太早了,比周芷若早了很多,这显然不正常。

    “我现在还不想醒来,否则将来连在你身后站都站不稳,又怎么做你的家主?”似醒非醒,目光不断变幻的白梦女话锋一转,沉声道:“所以我想在这里再听一万年的故事,然后苏醒,看能不能触及你背后的神翼。”

    “你真的决定了?”

    秦长风神情肃然,他明白神乐的意思——她自己修行何其缓慢,反倒不如任由白梦女全力成长,而后将来直接摘取道果,且只要她不真正苏醒,在这个世界的滞留时间便可极致延长。

    唯一的问题在于,将来她有可能连苏醒的机会都没有,毕竟秦长风也不可能一直手在她身边。

    “凡心所向,素履所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你一直向前,可曾回头认真看过我们在做什么?你有你的九天仙帝梦,我也有我所求啊,我陪你走过不少路,现在……你也陪我走一程,你留不下,用这张面具代替足够了。”

    白梦女的目光逐渐恢复笑意,她指了指自己脸上的面具,出一段让秦长风无法拒绝且极为触动的话。

    是的,每一次大战,每一次试炼之后,他都会回到琉璃净土,回到他心中的家,但很久以来,他何曾真心关注过周芷若她们的修为究竟怎样,最近一段时间又在做什么?

    “你喜欢听故事……我就再给你讲最后一个故事吧。”

    秦长风突然放心,不再纠结,也不再担心,平静笑道:“相传与人世间对立的阴间地府,有一条路叫黄泉路,有一条河叫黄泉,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来到阴间的孤魂走过黄泉路就来到了奈何桥前,桥上有个女子,名叫梦婆,无论你在阳间是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都要喝了孟婆汤才能过石桥。喝了梦婆汤,让你忘了前世今生,所有的恩怨情仇就都成了只有梦婆一个人知道的故事……”

    “好,我做这个孟婆。”白梦女的笑意不知何时已经收起,她平静回道,也不知回答的是哪个灵魂。

    只是随着话音落下,她脸上的面具变化,逐渐失去晶莹,敛去光泽,如一张真正的面皮贴在脸上,从此幽冥再无鬼王白梦女,只有一个在奈何桥上熬汤的老妇人。

    她熬的孟婆汤,每一碗,都有一段故事……

    往后,有多少鬼魂恨孟婆断了他们的前尘,让他们望了挚爱,又有谁知孟婆也曾是这地狱的王?

    滴答~~~

    石桥上传来一声幽响,是一滴璀璨的鲜血滴落在奈何桥的那头,秦长风在这滴精血内倾注了关于因果与死亡的毕生领悟,它没入黄泉岸边,汲取无尽的黄泉之力,而后像一粒种子生根、发芽、长出九片叶子。

    这是……

    彼岸花!

    “一万年后彼岸花开,我来接你。”

    话音渺渺,仿佛一直在幽冥上空回荡,而此时,秦长风已经回到了仙车内,这朵彼岸花,便是秦长风留给神乐的最后守护。

    梦婆与孟婆,一字之差,仿佛巧合,又仿佛冥冥中的注定。

    秦长风不禁在想,是不是他现在正在经历的一切才是历史的真相,只不过神话中,有人抹去了他在故事中存在的所有痕迹?

    这自然只是一个可笑的突发奇想,他很快就抛之脑后,因为从天道元神传来真实的预感……在他完成奈何桥,立下孟婆后,隐约似乎触动了某种机缘,正在前方等他。

    “只剩最后一个……圣凶你可准备好了?”

    秦长风喃喃低语,仙车已从孟婆身边缓缓驶过,神乐千鹤重新将自己封印,她和白梦女打了一个赌,赌注便是万年一梦。

    过了奈何桥,前方有无数梦鬼城的鬼民在废墟中跪拜。

    秦长风望了眼一笑,将目光收回,淡淡道:“全都烧了吧,只留能活的。”

    对他而言,只是为了保住孟婆身份之谜,所以随手清楚绝大多数知情者,但对于众多鬼魂来,却是一场滔天大难。

    修罗女神缓缓点头,而后雪臂轻抬间,一朵业火红莲自幽月下绽放,像之前在赤鬼王城一般,让这片黄泉彼岸的鬼城废墟也成为幽冥中的炼狱。

    无数厉鬼的哀嚎惊天动地,白玉仙车前行时车轮转动的咯吱声却依旧其清晰可闻,阴风吹动车帘,没有怜悯。

    最后的圣凶鬼城,坐落在黄泉彼岸的最深处。

    此地,连幽月的光芒都似照不进,阴暗幽黑的极致之地,却有一座鬼城发出圣光,常照幽冥。

    如今,城墙上也站满了严阵以待的阴兵鬼将,赤鬼王城与梦鬼城覆灭的动静如此之大,瞒不了他们。

    而一路亡命奔逃的相柳,也在城墙上,就站在圣凶鬼王身边,没有再继续逃走了,因为知道幽冥虽大,但若连这最后一座鬼城也被妖族驸马踏平,他也绝无容身之地。

    “道兄,你我联手斩落那仙车主人后,便可得到鬼道至宝业火红莲!”相柳显化为人形,望着渐渐靠近的白玉仙车,散发滔天战意,舍命一博,不胜则灰飞烟灭而已。

    他身旁的圣凶鬼王,则极为诡异,身上传出鬼魂独有波动,但却又似有血肉身躯,似生非生,似鬼非鬼,浑身黑色冥雾翻涌,若一条条地狱毒蛇不断撕咬着他,阴邪之处,几乎是幽冥之罪。

    但从他眉心,却又传来恢弘浩大的气息,称不上多么神圣,却足以称得上光明,与地狱毒蛇的阴邪形成鲜明对比。

    如此生死一体,正邪同存的诡异鬼王,便是心高气傲的相柳都深为忌惮,同时也因此报以期望……这样邪诡的存在,不定真能与那妖族驸马抗衡。

    白玉仙车来到鬼城之下,秦长风隔着车帘打量城墙上的圣凶鬼王少许,忽地将头从车窗伸出,却什么也不,只是望着鬼王呵呵一笑。

    相柳心中莫名一颤,不知他为什么笑,却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便在这时,圣凶鬼王缓缓转头看向他,幽幽问道:“你要与联手斩杀此人?”

    相柳不及多想,点头回道:“正是,将其斩落后,你我隔黄泉而治,共掌幽冥大地……”

    轰!

    一声暴响,相柳遭受巨创,被人从背后偷袭,直接打下城墙。

    相柳鬼魂咬牙怒喝:“你这是何意?凭你一人根本无法与他……”

    “你要与我联手斩我师尊,还问我是何意?”

    圣凶鬼王从城墙上飘落,看也不看地上的相柳一眼,直接来到白玉仙车前方,而后恭敬跪拜:“弟子法海拜见师尊!”

    “这……这……”

    相柳只觉头晕目眩,他便有九个头,又怎么想得道竟会出现这样一幕?

    “怎么可能,圣凶鬼王竟是他的弟子?!”

    后方赤鬼王也惊悚了,想到之前的白梦女,他更是浑身颤抖,现在他更关心自家主人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在地狱布下了这样的局!

    “起来吧,你竟然能自己苏醒,倒是给了师父我不的惊喜。”

    秦长风原本还以为要像其他人一样费一番功夫,却没想到进入最恶的地狱道中轮回的法海竟然是至今遇到的几人中唯一一个自己苏醒过来的,这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弟子的资质与将来的成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