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相进化 第九百四十一章 苏醒后一切结束
    仙神祭坛仙器的仙威根本,是以献祭的方式换取强大力量,根据祭品的不同,获得的力量也会或强或弱,变化多端,难以揣度。

    但依旧还是有着一些不变规律存在的,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献祭的祭品越珍贵,越强大,所得到的力量自然越强悍。

    之前她以一枚七纹仙种为代价,换取到了仙种中所蕴藏的部分真仙之力,便可以强势姿态与莫无敌争锋,虽然当莫无敌祭出地狱仙宫最强大的奥义后,她又落入下风,但仙神祭坛随时可以开启,如过她此刻再扔进去一枚八纹仙种,继而换取到八纹真仙之力后呢?

    如果八纹不够就九纹!

    可以说,她的仙宫最强力量,在理论上根本没有极限。

    若有一天,这世间的众生都愿意为她主动献祭,那她便以一己之力翻天覆地,灭了上苍天道都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没有必要了,她嘴角忽地露出微笑,淡然回道:“莫无敌,我觉得你的无敌之名今天最好改了,有人不惜欢。”

    “谁?”

    “我。”

    一道声音自朝雪那里响起,但说话的却不是她,而是她怀中的秦长风,不知何时,他竟已经苏醒!

    秦长风双手扬起,在温暖舒适的巨人仙子怀中伸了个懒腰,才恋恋不舍的起身,离开那个弥漫着幽香的怀抱,而后看向莫无敌,看向所有之前想要杀他的人,明明是身处低处抬头而望,在他身上却偏偏像是在俯瞰所有人。

    “你醒了又怎样,现在的你还有说话的资格么?”

    莫无敌以神念扫视,仍旧没有从秦长风身上感受到仙宫的气息,因此愈发笃定他的功体在上苍世界中必定出了大问题,如今不是废人也是半废。

    而一个半废的无仙,便不够资格再被称为道尊了,也就没资格再与他们这等境界的存在对话,将来等他们修为愈发精进,踏足王境后,秦长风更是连仰望他们的背影都不能。

    “我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了?”

    秦长风感觉莫名其妙,突然想起了遮天世界内黑暗副身最后一战时说的话,便习惯性的感慨起来:“我曾听人说过,蝼蚁若长出翅膀,也可以飞临九天之上,哪怕被烈日灼为灰烬,哪怕力竭后摔得粉身碎骨,但它始终有权利向往天空!所以,纵然我现在是个废物,你也不能剥夺我说话的资格都剥夺吧?”

    “你有说话的资格,我也有然你闭嘴的资格,所以……如果你的遗言已经交代完,就可以安心走了。”

    莫无敌的声音化作雷霆般的轰鸣,在地狱内回荡,旋即大片极强的地狱之力带着呼啸,涌向秦长风。

    只见自第三重地狱中飞出一具白骨,阴森惨淡,却有仙道无上气息,像是一具强者尸体历经漫长岁月腐蚀,最终只剩下这样一具白骨,然后刚刚从坟墓中爬出来一样;

    同时自第四重地狱中飞出一片鲜血,化作血云,而后又降下血雨,整个天地登时血色苍凉,透出无尽死气。

    接着自第五重地狱中飞出五尊神祇,他们身穿五色道袍,口中念诵古经,而后化作恐怖杀招袭向秦长风。

    莫无敌同时祭出了三重地狱之力,无疑是想要一击之下结束一切,不愿再做任何纠缠。

    “皮肤之后出现白骨、鲜血、还有代表五脏的五尊神祇……他这是要将自身全部化掉?”

    秦长风目光如炬,似一眼之间就看穿了无身地狱仙宫的所有奥秘。

    在三重地狱之力的同时攻击下,秦长风淡然自若,体内传出一声崩响,如锁链断开,他解开了某种封印,旋即道音轰鸣,仙气与仙光汪洋般汹涌而出,瞬间涤荡天上地下,属于道帝与半步真仙的气势全面回归,登时震撼了所有人。

    这种气势之强,还未达到尽头,俨然就已经凌驾于在场所有人之上,天上的道尊,地上的道子,无论祭练出了何等仙器,全都无法企及!

    秦长风双手背负,在地狱之力来临的瞬间,他才张口,念出了四个字:“花里胡哨。”

    这本应只是一种简单的评价,无法对战斗产生影响,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话音落下,秦长风双眼瞳孔内符文交织,凝聚出两朵道花,随着话音落下,两朵道花绽放,其中孕育的仙华化作目光激射而出,扫过虚空,那阴森白骨,那滔天血雨,那五色神祇便全都变得光彩夺目,五光十色,异常瑰丽好看,简直就是事件最美丽的瑰宝一般。

    可与之相对的,却是它们所蕴藏的杀劫与力量暴跌,越是好看就变得越是弱小,直至最后完全变成了雕塑烟花一般,没能对秦长风产生丝毫威胁,向世人完美展示了“花里胡哨”这个词语的含义。

    毋庸置疑,正是言出法随!

    而且这一次,通过目光施展,又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变化。

    事实上,从在上苍世界无终战场上陷入沉眠开始,秦长风自然不只是在昏睡,而是在体内不停地摸索、探究道帝天图和被它封印的仙宫及苍仙本源,试图发掘出帝图的秘密,从而解开封印,令自身力量回归。

    以道帝天图的神秘,自然从一开始就注定这是一个无比漫长而艰难的过程,截止秦长风刚刚苏醒,都还只解开了帝图道密的冰山一角,不过倒也足以让他将封印打开一道缺口,暂时引动仙宫之力。

    “没用的,你击溃地狱神通后我只会变得更强!”

    莫无敌长啸,此时他身体又在剧变,先是浑身骨头粉碎,接着血肉消融,然后五脏也一并不见,全都只剩地狱黑雾凝聚的法相维持身形,却令他的气势剧增。

    这诡异的情形,让人更深刻地认识到无身地狱仙宫的可怕——首先是地狱神通,如果挡不住,就会直接陨落,如果挡住并将之击碎了,莫无敌失去身体相应的部位,反而会变得更强,更难对付。

    这就仿佛一个解不开的死结,让人与之战斗时,出手也不是,不出手也不是,除了逃避远遁之外几乎再没有任何办法。但身处地狱之中,谁又能快过他?

    “你说没用不算,我说了才算。”

    秦长风回应,同时自嘴中飞出一朵如同莲台般的道花,修行者常说有大神通者讲道时常常能舌绽莲花,秦长风这也算是亲身演示了。

    如果此刻有人能穿过血肉看到秦长风体内情形,就能看见一株仙符道花生有十八片剑叶,秩序神链般延神至身体各处,将四肢、七窍、五脏、谷道等人体与外界勾连的十八个通道全部链接。

    口作为七窍之一,自然也有一片仙叶延展至此,而刚刚从嘴中飞出的这朵道花,就是由仙宫剑叶本体上的道符分离一部分后凝聚而成,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朵道花不只是道影,更可以看做是真实的仙宫。

    尽管只是残缺的部分,但其仙威,也依旧不是一般的仙宫道影可比。

    这就是秦长风道花形态永恒仙宫的强大所在,十八片剑叶连接的身体每一个部位,理论上都可以孕育这样的道花,并来到外界,所以他不用抬手,就可以用目光凝聚,也可以从口中飞出!

    道花绽放,结出道果,其中孕育的永恒仙符显露出来,赫然是一只太阳仙鸟……三足金乌!

    三足金乌诞生于太古神阳,无论从其血脉还是先天便掌握的太阳真火,都是一切阴暗邪诡之物的克星,对地狱无限克制。

    秦长风没有金乌血脉,本来不可能拥有这一族的仙威,但此刻,他却以符文道花孕育出一道三族金乌形态的永恒仙符,如此实现自己的目的。

    三足金乌体内更藏有言出法随苍仙本源之力,因此当秦长风话音落下,三足金乌自道花中诞生接着展翅而起,从地狱最下层直接冲向天穹,刹那便贯穿整个九重地狱来到莫无敌头顶,大片的太阳真火火光洒落,将地狱照得通明,更将黑暗点燃。

    九重无身地狱此刻哪还有什么地狱的威严?目光所及到处都是火海!

    三足金乌带着体内的苍仙道力,挥洒太阳真火,继而将言出法随的大道波动扩散到整个无身地狱,令其如秦长风所言……变得无用!

    地狱道影都被动摇,莫无敌的地狱无身变自然也就再没有意义,他失去双腿、肌肤、骨骼、血肉、五脏之后的地狱之力还未来的及施展,就从根源上被秦长风给掐灭了。

    什么是没用?

    事实清清楚楚地摆在所有人面前。

    也就是在此刻,天界修士们才惊觉,无仙依然还是那个无仙,甚至比曾经更加强大可怕,莫无敌又怎样?

    当无仙出手后,还是不是瞬间大败。

    “你的仙宫是什么?!”莫无敌惊怒交加,问出了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若非有至强仙宫,秦长风不可能这么轻易击败他,可究竟怎样的仙宫,才能让无身地狱仙宫都一败涂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