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相进化 第九百五十六章 身份惊变,试炼起源!
    不周山断,天柱倾塌,天穹破开一个巨洞,天河之水倒灌人间,瞬息形成恐怖洪流席卷洪荒,苍生瞬间陷入巨灾。

    无论哪一种族皆无法幸免,区别只在于族群是否拥有抵御洪灾的能力而已。

    巫族祖巫和妖族帝俊、东皇太一等人再无暇争斗,立刻各展神通威能将各自族人从洪灾中救起,倒也保下了大半。

    但天穹破洞已开,天河之水源源不绝,倘若不尽快行动,整个洪荒终究被淹没化为洪泽,介时大地之上的所有生灵依旧死路一条。

    这时,秦长风某种精光乍射,拂袖一扬,一片五彩流光飞出,来到天穹破口处悬浮,赫然是十数枚散发符文之光的石头,每一枚皆神采熠熠,透出永恒气息,是秦长风在血海闭关时以自身所收集仙金淬炼的符文仙金。

    不周山断,洪荒崩裂,早已在预料之中,如此他提前准备这些自然是为了补天!

    显而易见,补天可得海量功德金光,这种好事,也就不必麻烦女娲了。

    昔日为淬炼血肉仙金,秦长风收集了诸多爆料仙金,如今也算是物尽其用。

    符文仙金来到苍穹破口处后,立刻涌现无量符光,如天云般不断膨胀,不多时就将整个天穹窟窿堵上,只是天河重压实在过巨,因此秦长风虽暂时以一己之力堵上,却还不够稳固。

    “天穹崩塌于苍生皆是灾难,本君有意补天,还望诸位圣人助我一臂之力!”秦长风向天而言。

    诸天几大圣人中女娲二话不说,第一时间隔空挥出一道圣霞,融入符文仙金中,以本源之力助其与天穹融为一体,继而将天窟彻底补上。

    随后老子和通天也以三清圣力相助,如此五彩符文之光在天穹窟窿中生出仙火般熔炼天穹破口,而后将自身与之完美结合。

    天穹被补上的瞬间,只见天地轰鸣不绝,一抹玄黄之光从九天而现,自是玄黄功德无疑,乃是天道为众圣补天功德所赐,其中至少六成飞向秦长风,其余四成众圣各得一成,只因为补天神石乃是秦长风所炼。

    补天有拯救众圣之功,因此这一缕玄黄之光,竟比秦长风当初助女娲造人所得还要多,美滋滋将其收入体内的同时,他又无比自然地拂手将不周山断下的半截收入储物空间,这半截山峰堪为极品爆料,无论炼制法宝还是作为山门都是极好的,用处不要太多。

    众生见之登时颇感遗憾,这等好宝贝他们却是慢了一步,如今秦长风已足可与圣人并肩,想要他将手中的东西再吐出来自无半分可能。

    与此同时,洪荒天地间充满悲怆之意,只因天窟虽被补上,洪水也渐渐退去,但死去的生灵却数以亿万计,大地之上尸骸遍目,且这受这开天辟地以来最惨烈的一战影响,整个洪荒大地都已破碎不堪,碎裂成了四块较大的陆地,隔海相望。

    秦长风眼中闪过一抹会心之意,指着南方的一块大陆道:“众位祖巫,如今洪荒四碎,再打下去于巫族于洪荒众生皆百害而无一利,眼下巫族百废待兴,不如前往那片南方大陆举族迁徙,以大陆为舟横渡虚空,去混沌自立巫界,如此可安心休养生息,不必担心强敌环伺。”

    十二祖巫闻言有人意动,也有人当即冷哂:“你打的好主意,我巫族在一块角落上偏安,将洪荒天地拱手想让,妖族顺理成章成为天地之主?”

    说话的正是祝融,他之前被秦长风道力镇伤,现在却依然丝毫不知收敛,火神秉性难移。

    “妖族不再掌管天庭,也将举族迁往北方大陆于混沌开辟妖界,从此与巫界井水不犯河水,妖皇、妖帝以为如何?”

    秦长风看向东皇太一和帝俊,二人默然不语,如果只顾私情,他们必不会当着举世之面否定秦长风,大概率直接就应下了,但此时关系妖族未来,就算他们答应,其他妖族大能又愿意吗?

    “父皇,巫妖之战本是天道量劫,您如今已是圣人之尊,当可窥得天机巫妖二族本应在此战彻底衰落,人族崛起乃是天道运转下的必然,如今两族尚且保有元气,若不去混沌立界,洪荒大地上人族何来崛起空间?如此违逆天道,恐有灭族大祸!”

    秦长风这话,七分劝解,三分威胁,表面说给东皇太一听,实则说给妖族大能及巫族听的,天道之意谁敢不听?

    “罢了,本皇谕旨,妖族至今日起举族迁徙混沌天开辟妖界,从此世世代代为一界之主,逍遥自在,凡我妖族之人愿意迁徙者皆可随本皇通往,不愿者自可继续留在洪荒,生死兴衰各安天命!”

    东皇太一行事素来果决,因此很快做出决定,让妖族之人自己选择未来。

    妖族之中本就万族林立,妖皇和妖帝也只是共主,而非族长,所以要让所有妖族修士放弃洪荒踏上开辟妖界的未知之路,明显强人所难了,与其如此,还不如让所有人自由选择。

    属于妖皇这一系的妖族神将与精锐们自是唯命是从,另外以妖师鲲鹏为主的一系则沉默以对,既不说同意也不说反对,态度莫名。

    但他们的态度其实并不重要,甚至东皇太一和帝俊并不希望他们也迁移过去,因为新生的妖界不需要和妖族天庭一样,始终存在另外一种声音。

    在妖帝和妖皇带着大半残存的妖族精锐离去后,巫族祖巫商量许久,最终也选择接受分界计划。

    除了秦长风言明的要害外,他们已然感受到一股更直观的威胁——圣人!

    尤其是元始,明显不希望巫族继续主导洪荒大地,至于原因,他们自然也不难猜到,况且妖族如今有东皇太一和秦长风、女娲两尊圣人级的存在,实力上已然碾压巫族,如此考量下,他们除了退走之外已经别无选择。

    否则与世间几乎所有圣人同时交恶,巫族未来恐怕真将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况且就在这时,九天之上就降下滚滚雷音,伴随浩瀚威压,道祖鸿钧降下法旨,令诸圣、祖巫与秦长风等人速去紫霄宫见他,原来是分界而立的计划天道也同意了。

    如此巫妖二族再无人敢发出异议。

    原本的洪荒大地裂成四块,南方的将由巫族迁往混沌开辟巫界,北方为妖族开辟妖界的根基,而继承了原本洪荒大地大半精华最好的东方大陆,则将为人族的繁衍之地,是为人界。

    唯有西方大陆尚且还没有安排,接引和准提立时急迫道:“禀老师,我西方教本就立教于西方,如今这块西方大陆合该由我等开辟极乐净土。”

    西方位处荒芜偏僻,此前洪荒诸多大能都不愿踏足,唯有接引和准提二人殚精竭虑想要令其兴旺,如今这块大陆给他们,也属于合力要求,

    鸿钧自不无不可,闻言轻轻点头就要答应。

    这时秦长风朝鸿钧拜道:“回禀道祖,血海亦位于西方大陆之上,长风请求道祖应允阿修罗族裂血海附近西方大陆一半之地,以开辟阿修罗界!”

    “不可!”准提听了大急,虽然西方大陆最大,即便分去一半也堪比南方和北方大陆,但由于西方贫瘠,因此同等大小的大陆质量上自然远比不上其他几座,现在还被阿修罗族分去一半,开辟新界又如何与其他几界并论?

    准提以弟子身份苦心央求,甚至控诉秦长风强夺他鸿蒙紫气,让鸿钧惩戒秦长风这个冒犯圣人威严的狂逆之徒,结果鸿钧听罢只是深深看了秦长风一眼后就直接应允阿修罗族也自立一界!

    接引和准提自是不甘,可却也无可奈何。

    接下来鸿钧又重立了天界,令自己的两名道童昊天和瑶池成为天帝王母,进入紫霄宫的瑶池自是周芷若留在洪荒世界的一道分身,秦长风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因此不经意间与之对视时只是淡然一笑,并不多言。

    “如今量劫已结束,吾将合道遁世,千万年不出,直至下次量劫开启,尔等好自为之。”

    鸿钧道音阵阵,说完便径直转身,渐渐隐没,众人急忙恭敬送别。

    但不知为何,秦长风却感觉鸿钧离开前,似乎隐晦地凝视了他一眼,关键在于那目光中似乎蕴藏了不属于太上忘情天道该有的神色,那是欲望的波动……

    一切都只是乍闪即逝,秦长风也无法确定是否只是自己的错觉。

    沉吟少许他轻轻摇头将这缕杂念压下,向妖皇和女娲告辞后径直往血海而去,自是要尽快闭关以盘古真血完成血肉化神淬炼,而后开创道天宇宙,彻底解决化道危机,否则纵然现在实力暴增,弹指间可与圣人争锋,他却始终有种如芒在背之感,仿佛一切都建立在镜花水月之上,随时都有可能烟消云散。

    一同回去的还有小莫,偷袭准提后,她的身份暴光,自然在西方教再也呆不下去,秦长风也不允许她继续在外面撒野了。

    “好好好,你此番可是给我血海和阿修罗族大长颜面了!”

    对于秦长风的回归,整个血海都沸腾,冥河老祖更是喜形于色,原本他还以为这次两截血海被牵扯其中少不了一场恶战,因此他与阿修罗族数百年前就在准备,却想不到秦长风如今实力竟已达到能与圣人争锋的境界,以以一己之力直接改变了整个量劫的走向。

    秦长风难得谦虚了一番,然后让冥河老祖主导血海开辟阿修罗界之事,自己则带着小莫藏身进血海宫殿中直接开始血脉淬炼。

    盘古真血的的强大毋庸置疑,给秦长风的感觉,气息远比上苍世界的仙王巨头还要威严浩瀚,想要将之炼化,并汲取其中血脉精华升华己身绝非易事,好在的是秦长风已经经历过多次,一切轻车驾熟,因此纵然速度不快,但始终有条不紊的前进,百余年后便接近大功告成。

    便在这时,正处于关键时候的秦长风眉头微微一动,因为储物空间内突然有一样东西光芒急促闪烁,赫然是那块属于上苍世界天庭暗决司的裁决者令牌,眼下这种状况意味着有人正在通过这块令牌向他传递信息,而且能够这么做的,必然是暗决司高层。

    这块令牌当初是无忧君亲自所赐,象征着他隶属于天庭暗决司一员的身份,当初他从上苍世界回归时这块令牌安然无恙带出,却怎么也想不到他人在幻想世界内,隔着不知多么遥远的时空乃至虚实距离,竟然都能接收信息。

    而且诡异的是,在秦长风将令牌从储物空间取出的瞬间,一道神秘意志无形扫过,旋即主脑的声音便突然在脑海响起:“检测到初识之地令牌,身份检测中,身份确定隶属天庭……天庭已为试炼者333号开启最高权限,条件评估中……条件评估完成,试炼者333号战力为所有试炼者第一,满足所有条件,身份晋升为裁决者,开启如下权限:1、回归时可直接传送入初始之地。2、可代初始之地监察神国商会,惩戒规则破坏者……”

    这是什么意思?

    秦长风整个人怔立当场,接着一个念头不可抑制从脑海中浮现——如果神国商会只是试练塔运转的维护者,那么创造试练塔的真正主人,或许并非来自天界,而是上苍世界!

    否则主脑不会称其为初始之地,也不会因为他有天庭仙职就使得自身在试练塔的身份都随之发生转变!

    另外,令牌本身传递的信息,也果然来自于无忧君,乃是最高等级的战斗召集令……北天都受虚族大军重重围困,虚族四大神王降临,局势岌岌可危,所有身处无终战场上的暗决司修士都必须以最快速度赶往北天都解围,斩虚族神王者封暗决司君上!

    秦长风看完,目中瞬间精光暴绽,如果是在以前,他对参与上苍世界的争斗并不感兴趣,但现在截然不同了,如果试练塔乃至神国商会甚至真个神国的源头都是上苍世界的话,那就意味着上苍世界对于天界有着居高临下的从属关系。

    如此,他若在天庭获取高位,再回天界找白芷贱人报那口被驱逐的恶气,显然便是轻而易举,而且可以堂而皇之,名正言顺!

    她口中那位让秦长风连名字都不够资格知晓的少主在整个上苍天庭面前如何?!

    ps:四千字算大章了不……好吧,欠两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