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界建道门 第722章 起源
    兔魔无力的靠在一块石头上,陈凡的攻击怎么可能是那么容易抗住的?虽然有所留手,但是此刻她也是已经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兔魔苦笑一声,眼角有眼泪划过,“我一直默默的喜欢你,喜欢了很多年,只不过你一直都不知道罢了。”

    “你什么意思?”张烈皱了皱眉头,感觉兔魔不像是骗人。

    “跟你相遇的那一天,一头狼妖正在追我,眼看我就要被他吃了,我本以为我会死,我不过是一只兔精,一千年的修为,还是抵不过灰狼精的一口利齿。

    这时候你出现了,一箭射杀了灰狼精,救了我的性命,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活了一千年,还不如一个微笑来得震撼,原来爱上一个人,不过是一刹那。

    之后,你成了拓跋的第一勇士,那是你人生中最光荣的一天,我也为你高兴,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是一只兔子,而不是一个人,如果我是一个人,我就可以和你靠近,更可惜的是,那时候,你的心里已经有了另一个人。

    我知道,我所想的不过是奢望,你是人,我是兔子,无论千世万世,我们都没可能在一起的。”兔魔的目光中没有一丝神采。

    “原来你就是那只兔子。”张烈此刻已经想起了一切。

    “想不到当日拓跋的危难,竟然是上天给予我的一个可以亲近你的机会,拓跋月儿,无辜的被轩辕剑气所伤,她本该是要死的,那时候,上一代汗皇竟然下令要你娶她为妻,成为下一代的大汗。

    看着垂死的她,因为这一句话,我心甘情愿的花掉了千年的修为,让自己变成了她,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你的妻子。

    我就将自己的三魂七魄全部进入她的身体,压制了她的魂魄,重新以拓跋月儿这个身份活了下来,为了能够保住拓跋月儿的肉身,压制轩辕剑气对身体的破坏,不让这一具尸体腐烂,我不得不用自己千年的修为,配合拓跋人的精元,压制住轩辕剑气的伤害,终于换来了我期待了一生的一天,我终于成为了你名正言顺的妻子。

    无论付出多少的代价,我都愿意成为你的妻子,我虽然不是人,但是却努力的做好一个皇后该做的,用拓跋皇后的身份默默的关心你,爱护你。

    可这一切都是有期限的,轩辕剑气的破坏力太强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哪怕是活人的精元,也没办法再压制住轩辕剑气,所以我只能想办法得到女娲石,彻底治好自己体内的轩辕剑气,为了和你在一起,我可以不择手段。”兔魔道。

    “你怎么可以如此的狠心?“张烈蹲了下来,语气里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愤怒,任谁知道了有这么一个一心为了自己的女子都会感动的,哪怕对方做了很多的坏事,哪怕她曾经伤害过拓跋的族人。

    “只有这样,我才能永远留在你身边,一千年啊,一千年来,我从来没有杀生,才能够修炼成精,得到灵力,可是我为了你的爱,却残害了全族的人,这么多年来,我每天都生活在无尽的痛苦里,梦中,我总是看到无数的冤魂找我索命,

    我拼了命的想要找到女娲石,为的就是彻底的变成人,治好体内的轩辕剑气,这样我就能够永远和你在一起,再也不用伤害先汗的子民了,可是我却只能一错再错,原来,从我爱上你的那一天起,我就不能再回头了。”兔魔吐出一口血来。

    “我杀了你!”张烈听到兔魔终于说出了残害拓跋部落的真相,一时忍不住,大吼道。

    兔魔却没什么畏惧,“你杀了我吧,我罪孽深重,的确该死。”

    张烈举起手中的双翦,只要砸下去,兔魔的生命就会就此消散,可是他的双翦却迟迟没有落下,最终张烈将双翦扔到了地上,叹了口气,“一直以来,我可以为拓跋付出所有,没想到到头来,却是我包庇了自己的皇后,祸害了全族的人。”

    “张兄,你不用自责,你并不知情,不知者不罪,更何况,事情也还没有转机。”陈凡突然走了出来道。

    “杨兄,你什么意思?”张烈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连忙问道。

    “既然拓跋全族上下变成兔子的人的精元都是兔魔所吸,那她自然就可以放弃所有的精元,让拓跋的族人恢复原状,我说的对吧?”陈凡笑了笑道,看向兔魔。

    “汗皇,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会自己补救

    这一切的。”兔魔轻轻的点点头,随后她的身体竟然泛起了一阵的白光。

    众人仔细看去,这道白光根本就不是光芒,而是由无数个光点组成的光线,每一个光点,都是一张人的脸,不久之后,就朝着四面八方四散而去。

    之后,无数的兔子又重新变成了拓跋的百姓,都是欢呼着抱在了一起,劫后余生的感觉,分外让人欣喜。

    但是此时的拓跋月儿却面色更加惨白,“汗皇,是缘分让我们走到一起的,可如今我做的孽却让我们再分开,一切我都已经还给你了,再见了,我的汗皇。”兔魔泪流满面,缓缓地躺在了地上。

    “月儿。”张烈连忙在对方要彻底跌倒的时候,抱住了对方。

    “千年以来,我要等的不过是一个答案,如今我终于等到了,谢谢你,曾经爱过我,知道了这些,我已经很满足了。”兔魔微笑起来。

    一股飘渺的烟雾缓缓地脱离了拓跋月儿的身体,而烟雾的身上,竟然出现了最后的一颗精元,进入了拓跋月儿的身体里,而烟雾最终则变成了一只兔头人身的妖怪。

    “小雪,兔魔用自己的精元与千年的修为,治好了拓跋月儿的轩辕剑气,快用你体内女娲石的力量,把她救活。”陈凡道。

    于小雪立刻走到拓跋月儿身边,缓缓地施展起女娲石的法力,再生的力量不断的作用在拓跋月儿的身上,最终,拓跋月儿的鼻子里,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来,于小雪惊喜道,“玉儿,你姐姐有气息了。”

    “姐。”拓跋玉儿连忙抱起自己的姐姐,将她带离了张烈的怀抱,用自己的灵力,温养着拓跋月儿的身体。

    张烈看着不远处的兔魔,“是你让月儿复活的?”

    “再见了,我的爱人,谢谢你带给我这么多年快乐的回忆。”兔魔突然笑了起来,随后再度化作了一道烟雾,缓缓地向着远处飘散而去。

    于小雪此刻却抬起头来,作为女娲石的主人,他可以感受到一些人感受不到的地方,陈凡走到她的身旁,冲她点了点头,“既然有话想要问她,就追出去吧。”

    于小雪点点头,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却觉得自己的精神仿佛脱离了身体,来到了一个不知明的地方,于小雪看了看四周的风景,喃喃自语道,“广寒宫?”

    “小雪。”一道人影走了过来。

    见到对方,于小雪分外的诧异,“原来你是玉兔的化身,难怪我看你有一丝熟悉的感觉。“

    “我记得一千年前,因为一时贪玩,我跑到了人间,转呀转,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我认识了张烈。”

    于小雪笑了笑,她觉得自己对于情爱又有了新的收获,“原来所谓的爱情,是因为闷慌才开始的。”

    “可是这很刻骨铭心的,不过连我自己都想不到,凡心一动,恶念的种子也在心中不断的萌生,这些恶念,往往会做出很多意想不到的坏事。”玉兔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