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攻略,干掉boss 第319章昏迷不醒7
    “呲呲,呲呲。”那些植物回来之后让人害怕,他们嘴里吃着不知名的东西,在花瓣口附近带着血迹斑斑,让人心惊胆寒。

    “呜呜”这是植物发出来的声音,怎么听起来好像是狼,动物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靠近,让人无法想象中,那声音的背后带着什么样的危险。

    “呲呲呲呲”这些是植物发出来的声音,是食人花的声音,食人花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微小,他们好像很害怕那呜呜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近。

    那些植物听见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们开始后退,或者假装自己是普通的植物一动不动,一点也不知道睁开的这简单的伪装能不能让自己活命。

    “呜呜。”那声音出来了,那是什么怪物那怪物好像是半人半花,好像是什么混血人。

    “呜呜,呜呜。”那声音越来越强烈,它的眼睛是绿色的,当它看见那些植物时,笑着,终于找到人,人类的气味,好久,好久没有出现的人类气味。

    “呜呜。”那怪物不会说话,因为没有人在这里教过它,不,应该是不能教他,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没有植物愿意和它这个怪物一起玩,他是一个异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呜呜呜呜”

    那些花,那些植物开始颤抖,开始变小,越来越抖动。

    他们害怕面前的这个怪物,这个怪物不是被族长封闭了,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他是怎么出来的,那些封印不是那么简单就破除的。

    这个怪物是几百年前出现的,活了几百年,没有人知道他人名字,他是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这里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怪物的出现而被打乱的,很多的植物因为这个怪物而搬离这里,不在这里生存繁衍生息下去。

    “呲呲呲呲”人类在什么地方。

    那怪物开口的第一句话话就是问人类的去处,他在这里几百年,被囚(禁jin)了一百年,早就不想继续待下去了,这里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家,这里的所有植物都不是那么的友善,他们害怕自己,所以不敢伤害自己了。

    当一个人,或者一个怪物强大到让人胆寒,那么其他人就会害怕他,就忌惮他的存在,他们会想方设法让那个怪物消失,因为这会妨碍到他们的繁衍生息。

    生物都是自私自利的,他们不喜欢自己的事(情qing)让干涉,如果有人干涉自己的事(情qing),他们就会厌恶这个人,想方设法让这个人消失不见。

    你强大,我们是害怕,但更多的是让你消失。

    你软弱,我是是大胆,但太多的是欺负,讽刺你。

    这就是这个古森林的成长法则。

    “呲呲呲呲”不说,我就吃掉你们,你们囚(禁jin)我这么久的时间,没有想到吧,我竟然会出来,你们的族长已经死去,我到要看看,你们是乖乖的配合,还是接受我几百年的怒火。

    囚(禁jin)这个怪物的是猫小七的吊坠封力量,其实猫小七的吊坠是十几年前丢的,但这个怪物本可以在十几年前出来,却被一种神秘的力量,也就是吊坠的力量给封印了起来,现在吊坠消失了,他也就出来。

    如果吊坠没有消失,没有自己寻找自己的主人,大概这个怪物会被关押一辈子,直到老死去。

    吊坠的力量是奇妙的,它有着自己的意识,有着自己的想法,它的想法有时间很幼稚,有时间却很成熟,比如,这一次,它知道了猫小七已经长大了,所以它自己回到猫小七的(身shen)边。

    “呲呲”

    “呜呜,呜呜”

    那怪物的声音越来越重。

    说出来,他们在什么地方,不然,呜呜。

    “呲呲呲呲”在前面,从这边一直走,就可以看见的,只有你的速度很快,你就可以轻易的看见那群人的踪影。

    “呜呜”那怪物离开了,周围的植物松了一口气,他们没有想到这怪物真的出来了,而且刚刚出来就去找人类,他是怎么知道人类出现在这里的,他不是刚刚出来的吗

    “呲呲。”那怪物离开了之后,其他植物开始问着刚刚回到问题的植物,你刚刚为什么说谎,那方向根本就不是人类去的方向,如果那怪物知道了,他会吃了你的,你就不害怕吗

    那植物慢吞吞说着,“呲呲。”那人类旁边跟着一个绿色的植物,那可是我们的生命之灵,那些人类可以有事(情qing),但那生命之灵不能出现危险,它一旦出现了危险的状况,我们一样会完蛋,而且是所有人完蛋那生命之灵还没有成长起来,现在的它很脆弱,只有那怪物认出来,生命之灵根本就逃不过那怪物,那怪物可是有着几百年的时间,几百年的修为。

    那生命之灵才多大,才十几年的时间,根本就无法对抗那怪物。

    “呲呲。”生命之灵不是很强大吗任何植物都不能对生命之灵动手,那怪物不是也一样么

    “呲呲。”你想的太简单了,那怪物根本就不是植物,他的(身shen)上还有着人类的血缘,或者说是其他族类的血,所以生命之灵根本就不是他的天敌,只是我们的天敌。

    “呲呲,呲呲呲呲”我们要不要去保护生命之灵。

    “呲呲。”是啊。

    “呲呲,呲呲”我们大家一起去保护,没有生命之灵,就没有我们的存在,我们要为自己而努力去保护。

    “呲呲。”还是别去了,那几个人类在,我们去了也是徒增烦恼罢了再者,生命之灵需要吃我们让它自己变得强大起来,我们去了也是自寻死路的送死。

    “呲呲。呲呲。”我们植物这么多,少几个又怎么样,用少数换去多数的存活,这是值得的事(情qing)值得我们去做的事(情qing),这件事(情qing)一旦成功,我们才更有存在的可能(性xing)。

    “呲呲。”同意去的人,请跟着我走,不同意去的人,你们可以不去,但请你们管好自己的嘴,别泄露我们的踪影,可以吗

    “呲呲。”我去,我去我要为保护自己的家园尽一份自己的力量,哪怕是死亡也在所不惜。

    “呲呲。”我也去,我是一个战士,战士怎么可能临阵脱逃这是很丢人现眼的事(情qing)。

    “呲呲。”我不想去,我害怕,我害怕,我真的不想去,那生命之灵它会吃了我的,刚刚就差一点吃了我,我害怕,我还没有活够,我不想去,我一点也不想去保护刚刚伤害我的人。

    “呲呲呲呲”你不想去,那就不去,我们不强迫任何植物,我们是明智的选择,而不去强制(性xing)的选择,我们我理解你的感受,你的心(情qing)。

    “呲呲”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一部分植物去了与怪物相反方向的地方,去寻找生命之灵和人类的踪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保护生命之灵,去保护伤害自己的生命之灵。

    这是大(爱ai)无疆。

    小(爱ai)是(爱ai)自己,大(爱ai)则是(爱ai)自己的族。

    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换去族的平平安安,这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在每一个植物的眼里答案都是不一样的,答案都是不确定的,因为这是一复杂的事(情qing),一件说不清楚的事(情qing)。

    分割线

    猫小七他们一路走的很顺风,周围没有任何植物出来阻拦他们的步伐,因为有着绿绿这个杀手锏在,没有植物敢靠近,绿绿会吃了他们增强自己的力量。

    对于吃植物的这一点,是猫小七万万没想到的事(情qing),绿绿不是植物么,植物怎么可能会吃自己的同类呢绿绿这样做,是不是被自己害得。

    “小七,我们要不要休息一会,我们已经走了很长的时间了。”木安气喘吁吁说着,半蹲在地上,他真的走不动了,肚子也开始饿起来了可是这里根本就没有能吃的东西,植物都被绿绿吓跑了。

    吓跑是为了他们能安全的走,可是吓跑之后我们肚子饿了怎么办,这里的泥土又不能吃。

    “枝枝枝枝枝枝”那颗树来到木安的旁边,它一直枝枝的叫着,不知道在干什么。

    就在木安疑惑不解的时候,他的面前出现了许多的果子,是苹果,竟然是苹果,大大红红的苹果,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应该可以吃饱。

    一个,两个,三个绿绿的,猫的,猫小七的,木安的,四个刚刚好。

    “枝枝,这是给我们的吗”木安想问清楚这些苹果是不是给他们的。

    “这样吧,如果是给我们的,你摇摇晃晃一下,我看看。”他们无法交流,打算枝枝可以听清楚他们的话,也能听得懂人类的话。

    “枝枝。”是给你们的果子,你刚刚不是说饿吗这是给你的。

    枝枝在地上摇摇晃晃表示是给他们的苹果。

    质子可以读懂人类心里的想法,而且能看懂心思,只不过它看不懂另一个人的内心想法,可能是自己的问题。

    “谢谢你,枝枝,你真是一个好树苗。”木安对着枝枝摸摸头说着,这是表达自己的谢意,他现在没有什么可以回报,只能摸摸头表示但是他不会忘记枝枝的这个举动。

    “小七,来吃东西了。”木安拿着那几个苹果来到猫小七的面前,他怀里抱着的猫已经开始吃了,吃苹果,啃着苹果,乐乐呵呵的样子。

    “这是哪来的。”猫小七转过(身shen),看见苹果的第一瞬间就是这样的话很警惕,“这里植物都没有,就算有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苹果,木安,这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是不是你藏的独食。”猫小七对着木安说着,这些苹果看起来真的很美味可口,可是不知名的东西,不知道怎么来的东西,她不会轻易吃下去,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这样做。

    “小七,这是枝枝给我的,果子可以吃的,你看。”木安怕猫小七担心有毒,所以,当场就吃下了一个苹果,大口大口的吃着,苹果可以补充能量,补充水分,他们跑了那么久,一点食物都没有,(身shen)体怎么可能不难受。

    “枝枝。”猫小七疑惑着,枝枝是苹果树吗

    “是的,是枝枝给我的,它它突变出来的,他枝上结的果子,很大的苹果。”木安说着,将自己知道的事(情qing),告诉了猫小七。

    “枝枝。”猫小七叫着枝枝,枝枝听见有人叫着自己,飞速地跑了过来,没有刹住车,撞到了猫小七的(身shen)上,然后有一点尴尬的低下头。

    “枝枝,这些果子是你的”猫小七问着枝枝,枝枝到底是什么植物,为什么会这么的让人感觉神秘。

    “枝枝。枝枝。”枝枝用(身shen)体语言说着,表达着自己的话语,猫小七听得懂这样的语言。

    “谢谢你,枝枝。”猫小七拿起苹果也开始吃了起来。

    “枝枝枝枝。”不客气的,远方的朋友,枝枝手舞足蹈着,它继续和猫玩着,它在叫猫下去和它一起玩,它一个人好无聊。

    “木安,放猫下来。”猫小七说着,然后咬了一口苹果,开始吃起来,一边吃着,一边思考着怎么离开这里,这里的一切自己都不熟悉。

    不知不觉拿出来自己的吊坠,吊坠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又为什么是这样的(情qing)况,自己一觉醒来竟然也出现在这里。

    总感觉有什么古怪的东西,冥冥之中让自己不知不觉的走着。

    “小七。”木安突然过来,看见猫小七发呆,以为她在担心出不去。

    “有事”猫小七抬头看着木安,木安也跟着自己来这里,这一点也很奇怪,她昏迷之前,明明记得木安被打的半死,怎么这么快就恢复了过来,好像什么事(情qing)都没有发生过,这不是自己的记忆力出现了问题,有什么东西,或者记忆被自己忘记了。

    除了这个可能(性xing)好像没有什么可以解答自己疑惑的答案了。

    “小七,你别皱眉头,别担心,我们一定会出去的,我陪着你呢。”木安本想给猫小七鼓励,但是猫小七接下来的话让人很无奈。

    “有你在,我才更担心。”这是心里话,说出来却让人很尴尬,不是,尴尬的是木安,猫小七是无所谓的态度。

    木安是一个未知数,她对于木安也不算很了解,木安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所以怀疑是在所难免的事(情qin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