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国风华〕〔瘸子女婿〕〔偏执夜九爷的心尖〕〔重生之开挂女法医〕〔电影黑科技〕〔爱你,来日方长〕〔全球通缉:神秘总〕〔神医归来〕〔锦衣卫大人的宠妻〕〔无敌神婿〕〔一胎三宝:神医狂〕〔长生天阙〕〔慕浅墨景琛〕〔皇上非要为我废除〕〔师妹今天翻车了吗〕〔龙凤双宝挑爹地〕〔崛起黎南〕〔余生有你我之确幸〕〔与妖贾〕〔温柔的煞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57章 交情
    满面忧虑的少年,似有察觉,用眼角余光瞥了瞥他所在的方向:“倘若真有什么不对,早些发现,总好一些。”

    何况,唐宁小时受伤,伤的就是背。那样的伤,根本没有可能自己变好,她突然能走能跑,本来就很怪异。

    唐心忧心忡忡地看着谢玄。

    谢玄却只是死死捂住阿吹的嘴:“不妥,这实在不妥。”

    “有何不妥?”肩伤仍在隐隐作痛,唐心问,“不过只是看一眼病症所在罢了,对医者而言,病患是男是女,应当并不要紧吧?”

    谢玄后退半步:“我算什么医者……”

    唐心立即道:“您当然不是医者!寻常大夫,怎么能同渡灵司的神明相提并论!区区凡人,在您眼中,同其他牲畜又有什么不同?”

    人的背,和猪的背,都只是肉块罢了。

    对五十年前的谢玄来说,的确是这样的。

    他把阿吹丢到了门外:“我不过是个无能的神,连十方来的妖怪也打不过。”

    谢玄边说,边向迦岚使眼色。

    迦岚一下笑出声:“无常大人这是害怕呢。”

    只是不知道,他怕的到底是什么——是因为他对唐宁有着莫名的畏惧,还是因为那块沾着人味的田黄石。

    想起先前花海里的对话,迦岚望向唐宁道:“既然无常大人不愿意,那还是我来吧。”

    他的口气,倒像是真的要去看豚肉。

    唐心皱着眉。

    窗外的风,忽然静下来。

    原就感觉面上灼灼的唐宁,听了半天,已经要烧起来。大夫,是大夫,就当做看大夫。她一咬牙,上前拖了狐狸就走。

    比起谢玄,他们之间好歹是一块儿沐浴过的“交情”。

    门外,阿吹在哇哇乱叫:“无常大人!你出来!你快出来!”

    谢玄沉着脸出去:“你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他虽然一向不给阿吹什么好脸色,但像这样严厉的语气,阿吹也没有听过几次。倚着栏杆,阿吹愣了愣,但嘴里还是嘟嘟哝哝道:“看一眼而已,能怎么你……”

    “你还说?”

    阿吹声音轻了下去:“有什么不能看,不妥当的?不就是点肉,你就不能像我一样,大大方方地看一看吗?”

    谢玄脸沉得要滴水。

    阿炎趴在门上,透过门缝偷偷地看。

    要是谢玄能把阿吹吊起来,打一顿就好了。

    可它等来等去,也没等到谢玄动手,只有阿吹唠唠叨叨的,吵得它心烦。它离开门,飞回唐心身边。

    留在渡灵司里,它浑身舒坦,妖力见涨,唐心已经能轻松地看见它。但它转过来,又转过去,转了半天,也不见唐心看它一眼。

    这小子,怎么总是不理人?

    阿炎自觉无趣,飞到窗外,一转头看见了唐心的眼睛。

    才十四岁的少年,眼神却凌厉得令人心慌。

    那种戾气,根本不像个孩子。

    阿炎下意识往边上退了退。

    唐心垂下眼帘,露出心不在焉的表情。

    头疼,疼得恶心。

    熟悉的声音,又冒出来,开始纠缠他。那个家伙,到底为什么要叫自己阿月呢?从那以后,他便连天上的月亮也喜欢不起来了。

    世上仅有的几种美好,就这样轻易地被毁了。

    嘴唇轻轻颤动了下,唐心无声地吐出两个字:“闭嘴。”他一点也不想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脑子里乱叫。

    可自称阿月的声音,一点也不在乎他是否愿意。

    “喂。”

    这好像是它的口癖,总是“喂”来“喂”去的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唐心盯着窗棂,还是不打算理它。

    它好像不耐烦了:“我同你说话呢!喂!唐心——你就一点也不想知道,我要说什么吗?”

    唐心的脸色有些发白。

    肩膀上敷了药的伤口,明明在好转,疼痛却越来越强烈。

    他咬紧牙关。

    脑子里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抬起头,唐心正要松口气,眼前猛地一亮。

    阿炎小心翼翼的,从窗外飞进来:“你……怎么?”它想了半天,却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作罢。

    阿月的声音又在唐心脑中响起来。

    “喂,那只狐狸,果然很讨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