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从枪挑邹氏〕〔我是灵馆馆长〕〔医者无眠〕〔盛夏微光暖暖情〕〔寻龙迷踪卷一华山〕〔嫡女为凰:摄政王〕〔团宠真千金每天都〕〔三国从忽悠贾诩开〕〔春雷1979〕〔和网恋上司奔现以〕〔大唐之最强熊孩子〕〔杨辰秦惜〕〔无敌继承人〕〔废柴娇妻太倾城〕〔废柴王妃是块宝〕〔锦衣卫大人的宠妻〕〔太傅帮帮忙〕〔都市盖世君主〕〔武侠管理局〕〔大佬真的不想当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60章 神堕
    风一扬,玉屑飞舞,恍若大雪突来。

    谢玄扶着廊柱,大口喘气。指尖上的离朱痣,在拼命地跳动。他喃喃道:“这没有道理。”

    世上不应该有别的神明,就算有,也不应该以人的姿态出现在生死册上。

    他也从未听说过,人死以后,会复活成九重天的神明。

    不见建木,不见巫姑,她身上怎么会长着离朱痣?谢玄一点也不想碰见别的神,即便对方根本还不知道自己是个神明。

    他压低声音同迦岚道:“等不了三日了,你立刻便带她走。”

    只要他们出了渡灵司的门,无人带路,谁也休想再进来。就算是十方来的大妖,面对渡灵司的禁制,也只能放弃。何况面前的这只狐狸,失去了大半妖力。

    谢玄慌乱的呼吸声,渐渐恢复平稳。

    若不是阿吹犯蠢,何至于此。

    那些禁制,留下来,就是为了守护渡灵司,守护他。

    他这个不成器的神明,总在惹人担心。就好像,除他之外的人,都早就知道了,他终有一日会闯下弥天大祸。

    谢玄离开廊柱。

    那些纷纷落如霰的碎玉,又一片片,一块块拼凑回去。

    转眼工夫,碎裂的栏杆恢复了原样。

    他面上神情,也重归镇定:“狐狸,你若是不肯走,那我只好如你所愿,真同你打上一架了。”

    左右都是死,留给他的选择已经不多。

    咬了咬牙,谢玄的声音带上两分狠意:“你是走,还是不走?”

    虚弱无能的他,对上当了六百多年阶下囚,失去妖力的狐狸,若是拼命,斗个两败俱伤想来不是不可能。

    到那时,让阿吹领着人,把狐狸丢出去就是了。

    只是,一个不慎,他兴许便会死在狐狸手下。毕竟,十方罗浮山的少主大人,六百多年前,便是个杀人如麻的大妖怪。

    据说这磨牙吮血的家伙,平生最爱,便是拿人骨垒台阶。

    比起来,喜欢收集玉石的他,根本就是个好欺负的幼童

    望着渡灵司内漫无边际的淡青色雾气,放完了狠话的谢玄忽然踌躇起来。

    死亡这种事,对他来说,虽然一点也不可怕,但现在的他还不能死。

    心力交瘁,谢玄看向迦岚。

    迦岚终于开口道:“无常大人孤零零地留在人界,难道便一点也不想念九重天?”

    谢玄眼中光芒散乱:“我身边全是人,算什么孤零零。”

    想念不想念的,他到底没有说清楚。

    迦岚道:“我以为,你能在人界见到别的神明,会很高兴。”

    谢玄薄唇微抿。

    迦岚继续道:“可是,你一听说唐宁身上长着神明才有的标记,立即便脸色大变。”

    你不但怕她这个人,还怕‘神明’那两个字,为什么?”银发少年自雾气里走出来,“我思来想去,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是因为你的身份。”

    “你之所以会在渡灵司当差,乃是被九重天流放了。”

    “要么,便是因为那块田黄石……”

    “住嘴。”谢玄眼神一冷。

    迦岚笑起来:“又或者,这两点都是对的。”

    谢玄眉目间冷意更浓:“你一个妖怪,能懂什么。”

    迦岚低低地笑,忽然靠近他:“我是不懂,你好好的九重天不待,为什么要独自留在人界。我也不懂,你一个神明,为什么要留着人的东西。”

    “无常大人,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了人吧?”

    谢玄心中,掀起千层巨浪:“你以为神明是什么?”

    迦岚看看廊外,乌云密布,一如谢玄的脸色,他知道,自己说对了。九重天上的所谓神明,是没有七情六欲的混蛋。

    谢玄的感情,却丰沛得令他吃惊。

    哭,笑,害怕,生气,难过,后悔。

    他的样子,他的神情,还有哪里和人不同?

    那块田黄石的章子上,还刻着他的姓氏。

    一个虚假的,凡人的姓。

    迦岚收起笑容,低声道:“喜欢便是喜欢,无常大人难不成还要害臊?”

    谢玄瞪着他:“你是真的不懂,还是故意装作无知?神明,怎么会喜欢人?”

    蝼蚁一样的人,根本不会让九天上的神明产生一丝动摇。

    谢玄死死盯着迦岚。

    银发少年脸上的神情没有一丝变化:“九重天的神明,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作喜欢吧?”

    谢玄愣了下。

    迦岚道:“无常大人,你就这般害怕?”

    讥嘲的语气,配上平静的面孔。

    谢玄一时间竟然无法分辨,他是否真的想要知道答案。

    “不过,这一次,你害怕也是应该的。那位天命大人,传说中可是相当的心狠手辣,铁面无情呢。”

    谢玄听他提及天命,回过神来,一张脸煞白如纸。

    迦岚倚在墙上,看一眼脚下长廊,忽然皱眉道:“谢玄,你已经神堕了吗?”

    “你说什么?”谢玄还是第一次从他嘴里听见自己的名字,“神堕?你知道什么叫神堕吗?”他神情异样地笑起来,“我怎么会神堕……”

    他可是渡灵司的无常啊。

    迦岚见状,冷笑一声:“那个刻了田黄石印章送给你的人,如今在哪里?”

    谢玄脸一沉,不笑了。

    迦岚眼神冷冷的:“既然你嘴上说着不喜欢人,那倒是好好地装一装呀。”

    无情无欲的神明,一旦有了欲望,便再也无法回到纯粹的神的模样。

    那些知晓了七情六欲的神明,被称为坠天。

    而神堕的坠天者,传闻没有一个活过了九重天的雷罚。

    真正的永世不得回归九重天,不过如此。

    烟消云散了,谁还能回去?

    迦岚望着谢玄,沉声道:“人界没有神明,你躲在渡灵司里,小心谨慎些,的确有望避开九重天的耳目。”

    一个小小的无常,本来也不是什么引人注目的神。

    只可惜,命运让他们进入了渡灵司,命运让谢玄遇到了唐宁。

    那讨人厌的命运,是个扎朝天辫的器灵。

    想起阿吹,谢玄便头疼。

    “我不会神堕的。”

    他过去不喜欢人,现在也不喜欢。

    阿妙对他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的偶人罢了。

    他语气坚定,神情从容,慢慢摆出无情模样。

    可为什么,心口像是有针在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