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试婚总裁一宠到底〕〔极品赘婿肖宇〕〔团宠公主三岁半〕〔我成了反派的亲闺〕〔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漫游在影视世界〕〔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动力之王〕〔成亲后王爷暴富了〕〔夏夕绾〕〔隐形学霸超A的〕〔江辰与唐楚楚书名〕〔孟拂苏承〕〔我家师父超凶哒〕〔夜半鬼点灯〕〔三千铁骑纵横诸天〕〔妖孽毒妃之王爷束〕〔杨辰秦惜〕〔重生之军工霸主〕〔林风重生1998深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61章 我不喜欢人
    那种尖锐的疼痛,让他难耐地皱起眉头。

    迦岚一望便知,嗤笑道:“这种事,岂是你说没有便没有的。倘若真有这般容易,世上怎么还会有坠天的神。”

    “更何况……”他将视线从谢玄身上移开,落到廊外空空的地上,“你百般否认的样子,真像人啊。”

    不知情爱,不通人性的神明,根本不会露出这样的面目。

    而人,往往越说自己不在乎,便越是在乎。能被拿来反复解释,反复强调的事,全是重中之重,心头大患。

    谢玄嘴上说着不会神堕,可看起来已经全然不似神明。

    迦岚的话,让他本就无法舒展的眉心,皱成个紧紧的川字。

    他后退一步,冷着脸道:“你见过几个人,就敢说我像人,喜欢人。”

    十方的妖怪,既不是人,也不是神明,怎么会懂他?不过区区一只狐狸罢了。

    谢玄面沉如水。

    可迦岚笑微微的:“你先前摆出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模样,仿佛罗浮山是你谢玄的后花园,怎么却不知道罗浮山的上一任主人,是个极其风流的浪子。”

    “被他喜欢过的人,没有上百个,恐怕也有七八十位。你说,我见过多少人?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嘴脸?”

    银发少年口中的用词,渐渐透出嫌恶之意。

    谢玄有些怔愣。

    迦岚话锋一转,道:“你的神明之力,分给了谁?”

    谢玄苍白着脸:“你怎么知道,是我分给了他人,而不是像你一样,被人夺走了力量?”

    迦岚看着他,语气带着两分不耐烦:“不是你自己念念叨叨说什么世上没有神明么,既然没有神,也没有妖怪,难道有人能从你身上拿走它们?”

    人界光有除妖师,可没有想要驱逐神明的家伙。

    对人而言,只有十方来的他们,才需要赶尽杀绝。

    他说完,声音一低:“自然,你不想说,我也猜到了,是给了那个送你章子的人吧?”

    清甜的脂粉香气,好像又在鼻间萦绕。

    迦岚淡淡地道:“莫不是为了救她的命?”

    渡灵司的无常,因为人,失去了神明之力,想来只能是知道对方要死,却不愿意她死。

    他望向谢玄没有血色的脸:“可是,你当初看着唐宁的时候,不是义正辞严地说,生死册上划掉了她的名字,她就必须去死吗?”

    “该死却没有死的人,是渡灵司的麻烦,不是你的话么?”

    迦岚眼中的瞳仁,竖了起来:“违背渡灵司的准则,改变凡人的命运,分出自己的神明之力,你还敢说,你不喜欢人?”

    神堕也好,坠天也罢,光他插手凡人生死这一件事,便是大祸。

    谢玄站在廊下,却觉得自己站在流云上。风一吹,他便摇摇欲坠。

    他当然知道,自己不该那样做。

    可是那一天,他看着阿妙的名字,只觉得眼前发黑,无法呼吸。墨字上鲜红如血的笔锋,那样锐利,好像可以笔直地扎进他的眼睛。

    十来岁时的阿妙,有着他从未见过的乐天。

    她去给人洗衣裳,给人扫地做饭照料孩子,做的事和她以前在家中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分别。可她总是在笑,笑得眉眼弯弯。

    攒了一个又一个铜板以后,她终于有了成吊的钱。

    大晚上的,熄灯锁了门,她便抱着那些沉甸甸的钱一起入眠。秋日里,金黄色的桂花开了满树,馥郁的芬芳沿着门窗缝隙,钻进屋子里。

    她的梦,便也变得又香又甜,沉甸甸的美。

    后来,一吊钱,变成了两吊钱,又变成三吊钱……她每回看见他,都笑嘻嘻地说,等攒够了银子,她就要去买花田,然后种上各种各样,雷州长不出来的花。

    他对此嗤之以鼻,她也不在乎。

    他便忍不住想,这人是不是脑子不太灵光。要不然,辛辛苦苦挣了钱,为什么一毛不拔,非要攒着去买什么花田?

    明明吃的是腌菜就稀粥,穿的是缝缝补补又三年的破衣裳,有了银子,竟然不先去吃好喝好买身新衣裳,真是愚蠢。

    宅子买不起,肉还吃不起吗?

    阿吹身上连一块银子也没有,照样天天嚷着要吃肉吃果子吃香喷喷的。

    她一个人,竟然不想吃肉?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某日偷偷拿了阿吹的烧鹅去找她,却见她又哭又笑,抱着个匣子不放。

    打开来,里头只装着张薄薄的纸。

    他把烧鹅丢给她,把纸取出来。

    是张签字画了押的契。

    这家伙,真的买了花田。

    他以为,花田买了,心愿达成,她总该好好吃香喝辣,穿新衣裳了。可没想到,她还是一副穷鬼模样。

    只把稀粥换了干饭,腌菜换鲜的罢了。

    剩下的银子,都被她拿去买了花种。

    可那些花,都种不活。

    雷州的天气,总是下雨,一个不小心,别说花草,就是人也给淹死了。

    她就种了死,死了拔,拔了又重新种。也不知是因为她的确找到了窍门,还是那些花草烦了她,最后还真叫她种成了。

    由她培育而成的花,开的莫名得美。

    很快,那些花就被有钱的人家看上了。

    这人买了,那人还想买。

    一株株的卖,她终于开始吃好的,穿好的。

    十七岁的生辰,她给自己裁了一身价值不菲的留仙裙,料子要用最好的,丝线也要用最好的。

    她这一辈子,都没有穿过这样贵重的新衣裳。

    可是,十七岁的她,寿数到头了。

    留仙裙还在裁缝铺子里,等着她去拿,她却已经没有时间了。

    阿吹叼着根油汪汪的鸡腿,一边往黑衣上擦手,一边含含糊糊地道:“无常大人,我走啦……”

    谢玄听见他的话,几乎没有思考,冲出屋子,拦住了他:“我正嫌无趣,没事可做,不如我代你去吧。”

    阿吹眨眨眼,啃掉半根鸡腿。

    他夺过葫芦,面皮僵硬地笑了笑:“你就留在渡灵司里,安心吃你的鸡腿。”

    “啪嗒”一声,鸡骨头落在地上,阿吹回过神来,但谢玄已经带着宝器走远了。

    远处,阿妙的花田,姹紫嫣红。

    她十七岁的这一日,是个难得的大晴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