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雪银河胡育颜〕〔致命偏宠黎俏〕〔魂之泰斗〕〔从特种兵开始融合〕〔三国之蜀汉中兴〕〔绝世斗神〕〔影视世界的律师〕〔重生九三之农民乐〕〔幸孕宠妻战爷晚安〕〔请向我告白迟欢〕〔道北霆你又输了〕〔我在凡人科学修仙〕〔开局退出娱乐圈〕〔总裁宠妻有个度〕〔摊牌了我真是封号〕〔道先生你又输了迟〕〔棺山太保〕〔天降萌宝买一赠一〕〔我的刁蛮姐姐〕〔迟欢道北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62章 共生
    谢玄头一次觉得,雷州的阳光耀眼得让人眼花。

    那个每日只睡两个时辰,剩下的时间全在劳作的阿妙,正在烈日下开心地流汗。

    他站在田埂上,一身黑衣比归墟还要沉闷。

    喂,今天可是你的生辰啊。

    他拿着葫芦,觉得那抹碧色沉沉的压手。

    如果,那个时候,他没有去钟家,没有理会阿妙,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变成今日这副样子?如果,那一天,在雪地里,他没有伸手抹去她发上的雪,今日是不是就不需要迟疑?

    能看见神明的女孩子,一个人挣扎着,活到了十七岁,可天命还是不想让她继续长大。

    花田里的阿妙,和往常一样,挽着袖子,埋头干活。

    有风吹过来,温暖、轻柔地撩起她的刘海。黑发下,露出一抹白皙光洁的额头。细密汗珠,凝聚着,凝聚着,从上面滚落。

    好像流进了眼睛,她忽然停下动作,抬起手去揉。

    可她手上还沾着黑乎乎的泥。

    谢玄下意识朝她走过去,但到了近旁,身体一僵,他小声唤了句:“阿妙?”

    脏兮兮的黑泥,沾上了少女汗津津的脸。

    她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也没有看见他走过来。

    他就站在她边上,她却一点也不知道。

    谢玄的声音微微发颤,又叫一声:“阿妙?你怎么不说话?是生气了么?我先前叫你守财奴,你不是还哈哈大笑,说要拿银子砸破我的头吗?”

    他轻轻碰了下阿妙的肩膀。

    洗得褪色发白的衣裳,像刀子一样割手。

    “阿妙,你说话呀……”他呢喃着,站到阿妙面前,有株才绽开藕色花蕾的似玉,被他不小心踩到了脚下。

    阿妙惊呼一声,丢下手里的花锄,弯腰凑上去看。

    她眼里,只有歪斜的植株。

    名为“似玉”的花,是她一手培育的,别说雷州,就是放眼整个大越,也没有一样的花。

    年仅十七,她已是雷州有名的花农。

    没人想得到,她早在八岁的时候,就该死了。如果不是她恰好能看见谢玄,九年过去,若是有墓,想必坟头也早便长满了荒草。

    她伸手去扶似玉花,却没有发现,旁边就是谢玄的脚。

    拿着碧绿葫芦的黑衣男人,一张脸越来越白。

    为什么她看不见我?

    他满脑子都是这句话,嗡嗡作响,吵得可怕。

    那两次,当生死册上阿妙的名字被划掉时,他并没有想救她,可他只是站在那,同她说了一句话,扫掉她头上堆积的白雪,她便活了下来。

    今日,他不想带走她的魂魄,她却看不见他了。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谢玄伸手去抓她的手腕,明明抓到了,她却依然毫无知觉。他想把她拉起来,看看她的眼睛,却拽不动她。

    明明他一直想着,下一次,生死册上出现朱砂红痕,他便要一言不发,二话不说地收掉她的魂魄。

    为什么,隔了九年,天命才要她死?

    哪怕是三年前,两年前,他都可以看着她死。

    但现在,他办不到了。

    忽然,阿妙站起来,捂住了心口。

    她的脸色渐渐发青,像久置在空气里的糕点,一点点被霉斑侵蚀,从雪白柔软,变得僵硬发乌。

    那是……不吉祥的颜色。

    谢玄手一松,碧色的葫芦重重落在花丛里。

    他想上去扶她,这一回却连碰也碰不到她。

    怎么办,阿妙就要死了。

    他眼睁睁看着她摔下去,陈旧却整洁的衣裙染上了泥污。

    红色的离朱痣,在他指尖挣扎涌动。那一瞬间,他好像疯了。他在阿妙咽气之前,把她的命,连在了自己身上。

    只要他不死,阿妙就不会死。

    她的名字,从生死册上消失了。

    午后的雷州,一阵阴云飘来,哗哗落雨。

    冰冰凉凉的水珠打在少女脏兮兮的脸上,她睁开眼睛,皱了皱眉头:“谢玄?”

    黑衣的年轻男人,站在雨中,被大雨淋得发梢滴水。

    他低着头,神色淡淡地看她,说了句:“你看起来好脏……”

    阿妙喘口气,擦了擦脸,从地上坐起来:“你怎么在这里?我方才好像……”好像什么,阿妙突然想不起来了。

    脑子里好像空了一块。

    白纸一样的记忆,没有一滴墨落在上面。

    她只记得,她要去裁缝店拿衣裳,但时辰还早,天气又好,她便拿了花锄出来干活。怎么一转眼,天上便下起了大雨?

    谢玄又是何时来的?

    她迷迷糊糊地站起身,刚要问一问他,却见他一转身,从花丛里拿出来一只碧绿的小葫芦。

    脑子里“叮”的一下,她在雨中问了句:“已经到时候了吗?”

    从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起,她就知道,自己是个短命的人。

    但谢玄收起葫芦,回身道:“还早。”

    轻飘飘的两个字,很快便被雨珠打碎。

    那日傍晚,阿妙去取了崭新的留仙裙。她给自己做了几道菜,有荤有素,吃得好极了。夜里月亮升起来,她推开窗,任由月色银霜般洒进来,照得屋子里白昼一样。

    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

    到了第五年,她该二十二岁了。

    有媒人上门,要给她说亲,一见面便道,天呐,阿妙小姐,你这模样,分明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生得这般嫩的面皮,可一点也不像是二十多岁的人。

    她听了直笑,觉得这婆子不愧是说媒的,天生一张甜嘴儿。但成亲这种事,她一点也不感兴趣。

    要不然,她几年前就该嫁人了。

    二十多岁还未成亲的姑娘,在大越可不是什么常见的人。

    她笑着婉拒了媒人。

    容长脸的妇人一听,立即道:“阿妙小姐,不是我说你,你虽然生得年轻,但你这个岁数,在旁人家那孩子恐怕都早便生了好几个了!”

    阿妙笑哈哈附和了几句,送她出了门。

    她还要追问,阿妙小姐,你老实讲,是不是有心上人?

    阿妙闻言,笑着摇摇头,关上了门。

    妇人却不死心:“你告诉我,我去替你说一说呀!”

    阿妙站在门后,仰头看了看阴沉的天空,想起谢玄的黑衣。

    说一说?她活着可是说不了。

    苦笑一声,阿妙转身回了屋子。

    她已经有半年没有见过谢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