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拯救计划〕〔封神阴阳〕〔锦乡里〕〔赵旭李晴晴〕〔远古种田:兽王逆〕〔我创造的万事屋〕〔学霸从改变开始〕〔我真不想吃软饭〕〔我真是练气期啊!〕〔美漫世界当宅男〕〔龙门赘婿〕〔海贼首富的嚣张高〕〔我的天赋是复活〕〔我在名门正派做妖〕〔超次元幻想店铺〕〔都市最强战神宁北〕〔凌依然 易谨离〕〔一号战尊〕〔仙君重生〕〔逆天废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64章 姐弟
    那天的雨,绝不是雷州下过最大的雨。

    可直到现在,谢玄想起那段话,仍然遍体生寒。那些雨,好像一直在他的血管里流淌,冷得不得了。

    阿妙说的没错。

    他就是个自私的混蛋。

    他根本没有想过那些事,从头至尾,他不想让她死,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谢玄从回忆中醒过来,望向对面的迦岚,口中还是道:“你错了,我根本不喜欢人。”

    他背过身,向远处走去:“狐狸,后会无期了。”

    三日便三日,这三日他不出门便是了。

    至于唐宁,到底是哪里来的离朱痣,和他一点干系也没有。只要她不来找他的麻烦,管她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一边说,一边走远。

    黑衣消失在暮色里。

    迦岚站在原地没有动,“哐当”一声,门被撞开,阿吹抓着阿炎从里头滚出来,朝天辫上绑着的红绳散成一团乱麻。

    唐宁从门后探出半个身子:“你们两个,不要闹了。”

    阿吹揪着阿炎火焰状的尾巴:“是它闹,又不是我要闹!”

    “不是我!”两个小孩儿的声音,在廊下大吵。

    唐宁扶额,转头去看迦岚。

    银发少年面色怪怪的。

    她轻轻叫了一声“迦岚”,向他走过去:“方才没能想起来,唐律知身上,可有这种奇怪的东西?”

    迦岚闻言一笑,反问她:“你觉得,若是生在他背上,我能看见吗?”

    唐宁神情自若地道:“那得看你们究竟有多熟悉。”

    迦岚伸个懒腰,笑道:“熟归熟,倒是没能熟悉到这种地步。”他忽然扬声唤阿吹,“瞧你的样子闲得很,去帮我寻样东西吧。”

    阿吹终于甩开阿炎,披头散发地从地上爬起来:“找什么东西?要紧么?”

    迦岚走过去,同他轻声说了两句。

    黑衣小童子的圆脸皱起来:“啊?”

    迦岚捏捏他的脸:“啊什么,让你去便去。”

    “你一只狐狸,看什么书呀……”阿吹嘟嘟囔囔,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蓝色的火焰,小小一团,跟在他身后。

    迦岚看了看,同唐宁道:“你背上的东西,和谢玄手上的,十有八九是一样的。所以你想的没错,唐律知身上是否生有这样的东西,我也很好奇。”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屋子。

    迦岚大略说了一遍从谢玄那得知的事。

    只长在神明身上的离朱痣,绝对不是从人的身体里诞生的神明,所有的一切,落在唐宁耳中,都像是奇谭。

    她下意识反手摸了摸自己的背。

    母亲十月怀胎生下的她,当然应该是个人。可那所谓的痣,又偏偏只长在神明身上。这两件事,对她来说,是互相矛盾的。

    难怪她还没问,迦岚便说了。

    这的确没有什么隐瞒的意义。

    何况,就算她真是什么神明,看样子也只是个无能的神,就和阿吹眼里的谢玄一样。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唐宁心里总隐隐有些不安。

    被人篡改过的族谱,曾经是个除妖师的先祖,失踪的父亲……

    想到父亲,喉咙一紧,她闭上眼睛又睁开。

    唐心正在看他们。

    唐宁立即想到,既然他们都姓唐,同样是唐律知的后人,那离朱痣的事,会不会发生在他身上?而且,她并不知道自己背上的那抹红色,究竟是何时何地生出来的。

    兴许是那一天,她死而复生时发生的,又或者根本不是。

    思及此,唐宁叫了声“宵迟”。

    但唐心听罢,只是面露担忧地看着她,让她不必担心自己。若是真有什么,他一定早就感觉到了。

    可唐宁想想自己,若不是先前突然疼得厉害,她哪里会想到背上生出了奇怪的东西。

    还是应该看一看再说。

    她把唐心推到迦岚面前,冷静地道:“劳烦迦岚大人。”

    他既然没有打算在找到唐家其余人之前杀掉他们,那让他和唐心独处一会,应当也没有什么大碍。

    然而唐心说什么都不愿意。

    迦岚坐在椅子上,懒洋洋托着腮。

    唐心道:“二姐,我真的没事,真的。”

    唐宁蹙了蹙眉:“你是不好意思被别人看见身体吗?”

    见她这般问,唐心立即道:“是啊二姐,我真的不要紧,不用担心我。”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迦岚,忽然散漫地说了句:“唐心,你为什么反反复复,总说你真的没事?难不成是因为……”

    他话说一半,只是笑。

    唐心沉着脸,看向唐宁的时候又笑起来,无奈叹口气道:“罢了,既然二姐你一定放不下心,那便还是查一查吧。”

    他说完,转过身,面向迦岚。

    迦岚歪了歪头,视线越过唐心,落在唐宁脸上,笑嘻嘻地道:“倘若真有什么,无常怕是要吓得逃出渡灵司了。”

    他站起身,走到唐心面前。

    小少年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安,但等到唐宁一走,他立刻面色难看地后退两步道:“不必看了。”

    迦岚微笑不语。

    他又退半步,一直退到了屏风边。

    迦岚站在原处,瞟他一眼,笑着道:“我头一次见到你时,便觉得奇怪。为什么你和唐宁身上的气味,一点相似之处也没有。”

    “就算你们只是堂姐弟,那也应该有像的地方。到底有部分血脉,是一样的不是吗?”

    迦岚侧目看他,笑意渐淡:“可看唐宁的样子,似乎一点也不知情。”

    唐心冷着脸,紧紧按住自己的肩膀。

    迦岚道:“她担心你和她一样,都是唐律知的后人,若有什么不对,也会出现在你身上,可你一听便知道,你绝对不会有事,为什么?”

    他故意盯着唐心的眼睛。

    唐心想要移开视线,可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僵住了。

    他就站在那,任由迦岚打量他。

    可恶的妖怪。

    可恶的狐狸。

    该死的东西!

    唐心手下用力,按住自己的伤口。

    疼痛让他就地蹲了下去。

    他低着头,抬起一只眼睛,看向迦岚,眼神是赤裸裸的厌恶:“你在落霞山上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吧?”

    他的秘密,瞒过了二姐,却没有办法瞒过狐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