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给大佬起立〕〔蚀骨骨前妻太难追〕〔攻心为上老公诱妻〕〔护花小神医〕〔总裁诱妻成瘾〕〔仙丹给你毒药归我〕〔八岁的我成了火影〕〔我爷爷是风水先生〕〔你是我的风景〕〔攻心为上老公诱妻〕〔氪命从火影半神开〕〔宗景灏林辛言_〕〔中二少女的火影之〕〔我的细胞监狱〕〔小皇叔的媳妇野又〕〔夺爱帝少请放手〕〔我的姐姐是天尊〕〔男主叫秦枫有个干〕〔史上最强炼气期〕〔林辛言宗景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67章 小小的狐妖(穹顶之云海盟主+)
    “人死不能复生,你再挑一个,父皇保证,你一定也会喜欢他的。”光武帝看着对面的女儿,声音越来越轻。

    曦光帝姬的脸色和眼神,都已经十分冰冷:“我不需要驸马。”

    光武帝有些急了:“你怎么会不需要驸马?难道,你永远都不打算回京城了吗?”

    他摆摆手,让侍卫们都退下去,焦躁得来回踱步:“你十五岁时,就嚷着喜欢江家那小子,我看他文不成武不就,长得也不怎么样,死活想不明白,你怎么就看上了他。”

    “他那个爹,江大人,又是个讨人嫌的。可因为你喜欢他,我思来想去,还是答应了你。”

    “你一高兴,父皇也不叫了,只叫我爹爹。”光武帝回忆着往事,脸上露出想念之色。

    曦光帝姬却沉着脸:“您到底想说什么?”

    光武帝搓着手,坐到亭中石凳上:“怎么也不叫人铺两块软垫,这石头凳子坐起来,多难受。”他顾左右而言他,半响才道,“可喜欢归喜欢,你如今都二十有一了,还放不下他吗?”

    身下石凳又冷又硬。

    光武帝如坐针毡,动来动去。

    曦光帝姬冷声道:“我可没这么说。”

    光武帝闻言,立即道:“既然不是惦记他,你为何不要新的驸马?”那姓江的小子,病恹恹的,死了也有一年多了,照理说,她的确不应该再惦记他。

    “是我替你选的那些人,不够好吗?”光武帝思忖着,猛地站起身,“我这便让人再去挑,挑好了就送花名册与你看。”

    曦光帝姬伸手拦住他。

    指尖上的蔻丹灼灼盛开。

    “不用挑了。”她别开脸,眼神忽然温柔似水,“我有喜欢的人,但我不需要驸马。”

    光武帝愣住了:“是谁?”他一向宠爱曦光帝姬,只要她愿意说,不管那是个什么样的男子,他都会应允。

    即便那是个穷酸书生,抑或是行商也没关系。

    大不了,带回京城以后,安排个闲差,给弄个一官半职撑撑脸面就是了。

    可他问了,曦光帝姬却像是没听见,并不回答他。

    光武帝不禁有些委屈:“桑桑……”

    “我说了。”曦光帝姬头一抬,目光如刀射过去,“不要叫我桑桑。”她讨厌那个名字。

    光武帝有些语塞,支支吾吾道:“那、那你到底什么时候回京城?”

    他语气卑微的简直不像个帝王。

    “灵舒说,她很想念你,可给你写信,你总也不回……”

    “她要想念便随她想念,与我何干。”曦光帝姬听见姐姐的名字,脸色愈发难看,“好了父皇,您想说的话,我已经尽数听过了。雷州多雨,天气潮湿,您还是快些回宫吧。”

    光武帝迟迟疑疑,不舍得走。

    曦光帝姬扬声将侍卫们都叫了回来,同他道:“我想回去的时候,自然会回去,您不必惦记我。”

    光武帝被侍卫们簇拥着,讷讷道:“那你散够了心,可记得早些回来。”

    自从驸马离世,她便离开了京城,公主府都冷清得要闹鬼了。

    光武帝领着侍卫,闹闹哄哄地走了。

    曦光帝姬回到块假山旁,凑过去,笑着叫了声:“迦岚?”

    一头银发露出来。

    小孩儿面孔的狐妖,皱着眉,仰头问她:“驸马是什么?是可以吃的马儿吗?”

    曦光帝姬哈哈大笑,拿手指戳戳他的脸颊:“没错,驸马这种东西,就是可以吃的马儿。”

    她把他从假山后拉出来:“你躲在这里,都看见了什么?”

    “唔,就看见个老头,哭哭啼啼的,问你什么时候回京城。”

    曦光帝姬伸手替他理了理衣裳:“我不会回去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何时骗过你?”

    “你昨儿夜里就骗了我,说人界的小孩子,夜里都要吃了红烧蹄髈再睡。害我去厨房找了半天,问了许多人。”

    曦光帝姬闻言,乐不可支,笑得前俯后仰。

    笑过了,她站在假山前,正色道:“蹄髈的事,是我不好,但这一回,我真的没有骗你。我会看着你长大,等你变成一个真正的人。”

    “等我老了,不在了,我便把这座宅子留给你。你喜欢的花,喜欢的石头,不管过多少年,都会在你喜欢的地方。”

    “然后,你再娶一个你喜欢的姑娘,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儿。等到下雨的时候,你就带着孩子和酒来看我。”

    “这偌大的叶州,就是我送你的贺礼。”

    “谁也无法从你手里夺走它。”

    说这话的时候,她眼中盛满真心。

    迦岚知道,那个时候,至少那一刻的她,是真的没有骗他。可人和妖怪之间,原本就没有什么“永远”。

    他低头翻着书,忽然停下了动作。

    泛黄的纸面上,用凌乱的墨字写着一位帝姬的事。好像是个说书人,胡编的故事。这位帝姬,没有封号,也没有姓名,满纸写着的,只有两个字——“毒妇”。

    书中说她是个自幼得宠的帝姬,被老皇帝宠得无法无天,目无尊长。什么姐姐,哥哥,在她眼里,都不如她手上戴的镯子要紧。

    只因为同为帝姬的姐姐,不慎失手,打碎了她的镯子,她便拽着自家姐姐,将人抛进了池子里。

    那隆冬的寒水,被她搅得浪花四溅。

    她眼睁睁看着自家姐姐又冷又怕,淹死在池子里。

    听说,人死以后,她还不许人下水去捞尸,非得让人烂在里头。

    实在是个毒妇。

    等到她二十七八岁时,老皇帝一死,她竟然还想牝鸡司晨,颠倒阴阳。若非储君英明神武,足够果断,恐怕真就上了她的当,死在她手里,叫她如愿了。

    那样一个毒妇,谁能想得到,她的名字,竟有晨曦之意。

    大梁有她,可算蒙受够了黑暗。

    什么光明,什么美丽,全是虚妄。

    幸好,太子殿下杀了她。

    从此大梁天下,只有如画山河,再无阴霾。

    迦岚合上了书。

    他继续看,一本本地往下看。

    阿吹拿来的书,被他们三个人,全部看了个遍。除了那一段以外,他再没有见到任何有关曦光帝姬的事。

    她果然,没能活到老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