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太撩人,王爷〕〔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女主云苏许洲远〕〔重生第一甜偏执墨〕〔偏执墨少的掌中妻〕〔霍先生,你老婆不〕〔程欢盛熠城〕〔咏言厉霆琛〕〔半生苦情别君梦〕〔入骨宠婚:误惹天〕〔重生都市仙帝〕〔一不小心修成大佬〕〔秦雪月〕〔我快亏成麻瓜了〕〔在白切黑男主刀下〕〔大梦主〕〔六界星域〕〔我在火影签到变强〕〔十方圣主〕〔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69章 出门
    小白脸……倒还真是挺像小白脸的……

    秋秋凑过去,压低声音道:“可是小姐,您若是不喜欢他,为何要见他?”没有友人,不见外人的阿妙,明明只对他另眼相待。

    见秋秋还是不信,阿妙重新拿起钓竿,扭头去看池子,口中道:“唉,看来是瞒不了你们了。”

    秋秋闻言面色一凛,果然,还是喜欢的吧?

    可下一刻,阿妙叹了口气:“我娘她,一把年纪才生了我,你是知道的。”

    秋秋望着自家小姐的侧颜,轻轻应个“是”。

    阿妙的声音慢慢沉重起来:“但我其实并不是她唯一的孩子。”

    “……”秋秋愣住。

    阿妙钓上来一条大红鲤鱼:“你口中那位谢公子,其实是她年轻时,同别人生下的孩子。”

    鱼尾在空中乱拍,有水溅到秋秋脸上,她终于醒过神,面露惊惶地道:“孩、孩子?”

    阿妙一手抓着钓竿,一手拎着鲤鱼,回身看她:“是啊,所以你说,我会不会喜欢他?”

    “这、这……”秋秋结结巴巴,变得语无伦次,“既是兄妹,那当然喜欢,啊,不是,那应当是不喜欢……”

    她瞳孔晃动,站在那。

    阿妙把鲤鱼递给她,她也不知道接,还是阿妙叫了好几声“秋秋”,她才如梦初醒般伸出手,把装着鲤鱼的小桶抱进怀里。

    “小姐,你们俩生得,可一点也不像啊……”

    阿妙一副“当然了”的口气:“他生得像他爹,我生得像母亲,自然看起来不相像。”

    秋秋难以置信,又觉得这种事,她既然能说出来,一定不会是假的。

    鲤鱼在木桶里挣扎。

    水花四溅,秋秋犹豫了下,将木桶放到地上:“小姐,您就是因为这样,才总不愿意见人吗?”

    阿妙拿着块雪白的帕子,用力擦拭过手上水渍:“我不是天天都能见到你们吗?怎么算是不愿意见人。”

    秋秋摇了摇头:“这怎么能是一回事。”

    阿妙收起帕子,看见自己的手背,光滑细腻一如少女时,眼中神色黯淡了些。秋秋的担心,她不是不明白。可是真相,是她无法诉诸于口的梦魇。

    那样的事,即便她说了,恐怕也只会被人当成疯子吧?

    她想起那一天,谢玄在廊下问她,现在这样不好么?她没有回答他,因为她真的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拥有了更多的青春,更多的时间,理应是一件幸运的好事。

    可是她看看自己,真的好么?

    不敢见人,不敢同人来往的她,好在哪里?

    成亲,生子,更不是她该肖想的事。

    看着秋秋忧心忡忡的脸,阿妙笑了下:“总是下雨,出去了也无甚意思。”

    秋秋低着头,望一眼木桶里的鱼,总觉得自家小姐也和这鱼差不多。虽然都在水里,能活能喘气,可是木桶和池塘,能一样吗?

    她提起水桶,同阿妙道:“小姐,您难得过个生辰,就不想出去逛一逛吗?虽然花朝节已经过了,但东市的花依然开得很好。听说,有几株还是从西岭送来的呢。”

    “西岭?”听见花字,阿妙的表情有些变了,“那个地方,能有什么花?”

    秋秋挽着袖子,用力抓住提手:“奴婢也觉得奇怪,都说西岭冷得很,根本种不出什么花。”

    这个季节,又不是梅花能开的时候。

    阿妙心里生出了两分好奇。

    秋秋道:“您若是想看,奴婢这便陪您一道去。”

    阿妙迟疑着:“还是算了吧。”

    秋秋欲言又止,但最终只是叹息了一声。她把装着鱼的水桶,拎走了。

    阿妙一个人留在池子边,又呆了两刻钟。水里的鱼,游来游去,越游越慢,她双手托着腮,开始两眼发晕。

    雷州城,如今变成什么样了?

    她小的时候,第一次去东市,见了那些花便移不开眼睛。

    哥哥在后面叫她,叫了两声见她没回,便上来拽她的头发。他生得又高又胖,力气比寻常小孩子大上许多。她被拽得向后倒去,目光却还是牢牢看着那些炫目的颜色。

    从那一天起,她就知道,她要种出世上最美的花。

    抬手揉了揉眼睛,阿妙从池边站了起来。

    没想到,几十年过去了,东市却还是和以前一样。

    她去找秋秋,让丫鬟们备车。

    一群小姑娘,正在商量怎么杀鱼,见状把刀子一丢,便欢欣鼓舞地要来给她妆扮。衣裳要新的,鞋履要新的,就连发上的簪子,也得是新的。

    唬的阿妙急忙阻拦:“不用,什么都不用!”

    她只要换双鞋子,戴个帷帽就够了。

    秋秋跟在后面,唉声叹气。

    少顷,上了马车,见阿妙坐得端端正正,她连气也叹不出来了:“小姐,您怎么一副要上刑场的模样?”

    阿妙靠着窗,用余光小心翼翼看外边的景色:“久不出门,外头好像都变得陌生了。”

    街景,空气,都透着新鲜。

    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看过雷州城。

    突然,目光一凝,阿妙问了句:“那是什么?”

    秋秋靠过去,往外看了看:“哦,您说这个呀。”马车外,远远的,传来一阵诵经声。秋秋看见几个光秃秃的脑袋,“您不知道,前些天,雷州出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阿妙摘下帷帽,皱了皱眉头。

    秋秋道:“虽然您总不出门,但唐家,您还是听过的吧?”

    阿妙点了点头。

    秋秋放轻了声音,眼中闪过一丝惊恐:“那唐家不知招惹了什么贼人,竟然一夕之间被人灭了门。”

    “灭门?”阿妙诧异,“雷州一向太平,怎么会出这样的事?贼人呢,抓到了么?”

    青衣少女摇摇头,指了指窗外:“唐家的宅子都被烧光了,纵然有什么线索,也找不到了。听说,那唐老爷和唐夫人,一向和善,从不与人交恶,并没有什么仇人。”

    “所以,坊间都说,唐家的事……恐怕不是人做的。”秋秋的声音更轻了。

    阿妙蹙了下眉:“难怪有僧人在那诵经。”

    秋秋脸色有些发白:“奴婢知道世上没有妖鬼,可听人说得多了,还是忍不住有些心里发毛。”

    阿妙看她一眼,轻声道:“别怕,世上当然没有妖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