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国风华〕〔瘸子女婿〕〔偏执夜九爷的心尖〕〔重生之开挂女法医〕〔电影黑科技〕〔爱你,来日方长〕〔全球通缉:神秘总〕〔神医归来〕〔锦衣卫大人的宠妻〕〔无敌神婿〕〔一胎三宝:神医狂〕〔长生天阙〕〔慕浅墨景琛〕〔皇上非要为我废除〕〔师妹今天翻车了吗〕〔龙凤双宝挑爹地〕〔崛起黎南〕〔余生有你我之确幸〕〔与妖贾〕〔温柔的煞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70章 不干净
    马车渐渐走远,那些诵经声,已经消失在马蹄声后。

    阿妙重新戴上了帷帽。

    雷州并不是一个庙宇繁多的地方,她长到现在,好像也只见过两三次僧人。记忆里,那些僧袍的颜色,总是和雪一样白。

    但她知道,僧人穿的衣裳,并不是雪白的。

    她真正记得的,其实是那一天的大雪。

    隆冬时节的风,永远像剔骨的刀。她蜷缩在角落里,看僧人们在那座破旧小院前吟诵经文,虽然一句也听不明白,但她猜到,他们是在送别她的父母和哥哥。

    往生极乐,是多么美好的祝愿。

    钟家的邻居们,全冒着雪,围在边上,跟着僧人们念念有词。快走吧,快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好像,死去的人,依然还在那座小院子里。

    阿妙真想告诉他们,别念了。什么往生极乐,全是假的。她的父亲,母亲,哥哥,早就都被那个黑衣男人带走了。

    可她到底没有出声。

    一转眼,四十多年了。

    阿妙的脸,隐在纱幕后,声音也跟着朦胧起来:“秋秋,让车夫掉头,先不去东市了。”

    秋秋一惊:“不去东市,那去哪里?”

    阿妙侧过脸,撩起一角帘子。马车外的景色,越来越陌生,和她的记忆一点也不一样。

    她低低道:“去长乐巷。”

    那个从没有给过她一点快乐的地方,却有着极其美好的名字。

    秋秋依言出去,交代了车夫,回来时,一张脸却是皱着的:“小姐,车夫说,那长乐巷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阿妙在纱幕后轻轻地笑:“那是雷州城里最穷的地方,当然不是什么好地方。”

    秋秋有些不安,坐回原处后,小声问道:“小姐,您去那种地方做什么?”

    阿妙望着窗外,淡淡地道:“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起来,有个长辈过去便住在长乐巷。”

    秋秋睁大了眼睛,有心想仔细问一问,可又想,刨根问底不是当丫鬟的人应该做的事,只好忍住了不说。

    马车里渐渐安静。

    不知过了多久,车夫在外头喊了一声“秋秋姑娘”。

    秋秋连忙去看阿妙。

    阿妙已经起身,准备往外头去,见她望过来,手一挡:“你留在这里,不用跟我一道去。”

    “这怎么能行!”秋秋急声道,“您一个人,连路也不认得,走失了怎么办?”

    阿妙道:“不要紧,真出了事,我扬声喊你们便是。”

    秋秋一听,脸色更白:“什么?您连陈大也不带吗?”

    他们的车夫陈大,早些年同人拜过师父,学过些拳脚,带出门也能当个护卫用。可阿妙说“你们”,显然是要独身前去的意思。

    秋秋不肯答应,可阿妙已经有了定夺。

    她走下马车,叮嘱陈大,让他看顾好秋秋,自己则沿着小巷入口,向里头走去。

    这地方,几十年过去了,看起来却和过去并没有什么不同。不一样的雷州城,一样的长乐巷,让她有一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阿妙循着回忆,走啊走,走回了自己儿时的家。

    院子早就废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上头并未建起新的房子。按理说,钟家没了人,这地空着也是空着,一定会有人想要才对。

    可她看看周围,这破旧的废墟,似乎是个禁地。

    她才在院子前站了一会,便有目光开始打量她。慢慢的,那样的目光越来越多。视线落在她背上,充满探究……和厌恶。

    阿妙侧过身,看见个须发花白的老头。

    他挽着条裤脚,鞋子也有些破了。

    “你是谁?”他目光警惕地看着她的帷帽。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出门,没有这般讲究。阿妙干净整洁的鞋子,让他肯定,眼前的人一定不是长乐巷的住户。

    贫穷腌臜的长乐巷,并不是受人欢迎的地方。

    陌生的外人,站在这里,比明珠还要显眼。

    他提着半只死鸭子,语速飞快地质问阿妙:“看你的样子,一点不像是长乐巷的人,来这里做什么?”

    说话间,他瞥了一眼阿妙身后的旧院子。

    杂草丛生的地上,一片绿幽幽。

    他打个寒颤,把视线收回来,又看向阿妙。

    阿妙笑了下:“这院子,难不成是老伯你的?”

    老头闻言,愣了下:“这鬼地方,怎么会是我的!”他否认得极快,好像稍微慢上一点,就会被地上那片绿色给吞掉。

    阿妙闻到空气里有淡淡的血腥味。

    是他手里死掉的那半只鸭子发出来的。

    她往边上退了半步,仍然笑着道:“既然不是你的院子,你又何必管我在这里做什么?”

    老头一噎,没想到她一个小姑娘竟然这般不客气。

    他皱起两道稀疏花白的眉毛,恶声恶气地道:“我是好心提醒你,这地方可不干净。”

    清风吹过来,纱幕扬起。

    他看见了一侧尖尖的下巴。

    阿妙抬起手,将纱幕压回去,口中声音充满好奇:“哦?不干净?这怎么说?”

    老头气冲冲的:“你又不是长乐巷的人,干净不干净,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还是快走吧你!”他一手抓着鸭脖子,一手乱挥起来,“快走快走!”

    这姿态,还真像是在赶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阿妙掏出荷包,丢给他。

    老头手一松,半边连脖子的死鸭子,“啪嗒”一声摔落在地上。

    一层薄薄的土飞了起来。

    他双手捧着荷包,掂了掂。

    小小的荷包,做工精美,用料之贵,全是长乐巷人没见过的样子。

    他抬起眼睛,悄悄看了阿妙一眼。几根手指,已经飞快解开荷包。里头白花花的银子,成块的!

    虽然一看就是碎银子,但对他来说,还是一笔无法想象的大财。

    鸭子落在地上,他也忘了捡,只将银子倒在手心里,一块块抓起来放在嘴里咬,一边含含糊糊地问:“这些……全给我?”

    阿妙转头看向小院子,那些凌乱的石块,已经让她想不起屋子原来的模样。

    “是啊。”

    她轻轻应了一声。

    老头立即眉开眼笑道:“您早说嘛!”

    尊称都用上了。

    阿妙无声冷笑。

    老头收好荷包,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那院子几十年前,出过一桩十分吓人的命案。爹妈,儿子,都被家里的小女儿给毒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