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和校花们的荒岛求〕〔开局抽女帝,把把〕〔灵魂冠冕〕〔萌宝来袭:总裁爹〕〔医武高手闯天下〕〔斩月〕〔无限神装在都市〕〔旷世神胥〕〔十万个氪金的理由〕〔万古最强赘婿〕〔上门狂婿〕〔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天王殿〕〔余烬之铳〕〔农女医妃富甲天下〕〔废柴龙女要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71章 青衫和剑
    他觑一眼阿妙,声音里透出两分惆怅:“那小丫头,自小就喜欢跟在我屁股后头打转,总是哥哥长哥哥短的,哪想到不过七八岁便如此歹毒。

    “真是蛇蝎心肠。”他绞尽脑汁,想出个词来。

    阿妙在纱幕后眯了眯眼睛:“怎么会?一个小孩子,哪里来的毒物?”

    老头满不在乎地道:“这谁知道!反正就是她给下了药,将全家人都给毒杀了。”

    暖春的风席卷过长乐巷浑浊的空气。

    阿妙想起小时的事,轻轻叹口气道:“可是,我怎么听说,那毒是邻舍给下的?”

    老头正在摸自己怀里的荷包,闻言脸色惊变:“你说什么?”

    阿妙隔着纱幕看他:“难道不是?我还听说,那毒是下在羊肉里的。”

    “胡说八道!”春风吹起老头花白的须发,他像一只炸了毛的丑猫,“那日的事,乃是我亲眼所见,怎么会有错?你要是不相信,不如现下就走,再也不要回来长乐巷!”

    他气冲冲,仿佛受了奇耻大辱。

    阿妙笑起来。

    他当然不会承认,那羊肉里的毒,是他爹下的。

    还真是胆大,几十年来,他们一家竟然就这样肆无忌惮地住在长乐巷里。还是说,他们早就已经相信了,真正有罪的人,只有钟家失踪的小女儿?至于他们,是再无辜不过的人。

    阿妙倚着石墙,没有再说话。

    老头揣着荷包,瞪她一眼,捡起地上的鸭子向前走去。

    没多远,便是他家的院子。

    他们仍然是钟家的“友邻”。

    有两个半大小子从门后探出脑袋,悄悄地打量她。

    老头走过去,一人敲了一下头:“看什么看,快进去!”然而嘴上这般说着,他自己还是忍不住又回头向后看。

    钟家的旧院子前,已经不见人影,只有风在安静地吹拂。

    他怔了下,摇摇头,走进屋子里。

    阿妙回到马车上,让车夫动身。秋秋连忙拿了方帕子来给她擦手:“小姐,外头好大的灰啊。”

    这长乐巷,又穷又脏,实在不像是雷州城里该有的样子。

    她给阿妙擦完了手,又想去擦鞋子,被阿妙拦住了。

    “安生坐着吧。”

    秋秋这才老实坐回去。

    到了东市,秋秋先下马车,一掀帘子,伸手来扶阿妙:“小姐快来,今儿个好热闹呀,河边还有人在放水灯呢!”

    天还大亮着,阿妙有些疑惑:“不年不节的,放什么河灯?”

    秋秋没等她站定,已经附耳过去:“您忘了?唐家的事呀!”

    车夫赶着马车,去了僻静处。

    周围行人如织,秋秋道:“您想去看花?还是看灯?”

    阿妙没有犹豫:“自然是去看花。”她来东市,就是为了看花。尤其,先前去了一趟长乐巷,见过“故居”,见过“故人”以后,她更想看一看那些绚烂的花草了。

    她跟着秋秋,穿过人群,往长街另一头走去。

    从江城来的花,从西岭来的花,密密麻麻堆在架子上。

    河岸旁的树,枝繁叶茂,上头也开满了星光般的白花。

    有卖吃的小摊子,一个挨着一个,散发出喷香的味道。

    暮色落下来,好像也无人察觉。

    河面上,圆而大片的荷叶才刚刚浮出水面。盛开的荷花灯,在缝隙间穿梭,宛若星河入海。

    远处的客栈二楼里,青衫少年正趴在窗口,百无聊赖地数着铜板。

    一个,两个,三个……眨眨眼便数光了。

    人说穷得叮当响,很快他连叮当也不会响了。

    他从西岭出来的时候就知道,雷州靠近京城,样样都贵,可这他娘的,未免也太贵了!这才几天,他就要流落街头了。

    难道……

    他捏着枚铜钱,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剑。

    华美的剑鞘,昭示了它的价值。

    不知道,光当个剑鞘,会不会有人愿意收。可是,出鞘的剑,该怎么带着走?他唉声叹气地收回目光,又看了看自己的右手。

    上头缠着的绷带,已经有些脏兮兮。

    他忽然想:如果,拿布条缠绕剑身呢?

    然而,他要是有钱买布条,还当什么剑鞘?

    “我好命苦啊……”他趴在窗前,长长地叹气。

    空气里,隐隐约约传来甜丝丝的香气。是糖饼?还是油糕?肚子打雷一样叫起来。

    自从踏进雷州,他就没有吃饱过饭。

    往日在家里,饭虽难吃,但到底饿不着,哪像现在,妖怪没见到,他先要饿死了。

    真想出去逛一逛,买两口吃的啊。

    西岭孟家的六少爷,贪婪地呼吸着空气里的食物味道。

    忽然,手一抖,有枚铜钱飞了出去。

    他惊呼一声,翻身跳出窗外,伸长手去抓坠落的铜板。可饿过了头,身子发虚,竟然抓空了。

    铜板“叮”的一声,掉在石板路上。

    青衫少年滚下来,一巴掌扣在铜板上。

    正好有人从客栈里走出来,看见他,皱了皱眉头。

    他飞快地把铜板捡起来,回望过去道:“这是我掉的!”

    “呵……”

    听见这声似嘲似不屑的短促笑声,俊俏的少年面孔,慢慢红起来。

    他咳嗽两声,起身向客栈里走,不想才走到半途,便有店小二迎上来:“孟公子!明日的房钱呢?”

    客栈门前的人,又发出了那种讥诮的笑声。

    他看看店小二,面露苦恼,手里还攥着那枚铜钱。

    店小二立马道:“你莫不是还在找劳什子狐妖吧?”

    他年纪不大,嗓门却很大,这么一喊,满客栈的人都听见了。

    “嘿,这后生,要找狐妖呢!”

    “哈哈哈哈世上哪有什么狐妖,不如,去找只狐狸来抵房钱吧。”

    “还真是!就应该去猎狐嘛!”

    嬉笑声响起来。

    店小二把人拉到了一旁:“不是我说你孟公子,看你的样子,就不像是吃过苦头的,这好端端找什么狐妖啊,那更夫成日吃酒,说的都是醉话,根本信不得。”

    “你呀,还是早些家去吧!什么狐妖不狐妖的,世上就没有妖怪这种东西。听我一句劝,你今日就走吧。”

    青衫少年,背光站在楼梯下,脸上忽然没有了表情。

    “他说的,并不是醉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