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和校花们的荒岛求〕〔开局抽女帝,把把〕〔灵魂冠冕〕〔萌宝来袭:总裁爹〕〔医武高手闯天下〕〔斩月〕〔无限神装在都市〕〔旷世神胥〕〔十万个氪金的理由〕〔万古最强赘婿〕〔上门狂婿〕〔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天王殿〕〔余烬之铳〕〔农女医妃富甲天下〕〔废柴龙女要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72章 遗物
    店小二皱皱眉头,干笑两声:“孟公子,你还真信他呀?”

    青衫少年点点头:“我见过他,他说那些话的时候,神色虽然慌张,但身上并无酒气,并不是吃醉了的模样。”

    “哎,算了算了,瞧你的样子像是铁了心,我是劝不动你了。”

    店小二闻言摆摆手,让开路,嘴里嘀咕道:“可你拿不出银子,还怎么住店?”

    眼看对面的少年,就要抬脚往楼梯上去,他略一思忖,又追上去,压低了声音道:“孟公子,我家掌柜的,可盯着你那把佩剑呢。”

    付不出房钱,便拿宝剑来抵,天经地义。

    店小二想起掌柜的先前说过的话,对面前的少年起了两分怜悯之心:“你刚来的时候,不是说过么,那把剑是你母亲留给你的遗物……”

    已经站到台阶上的孟元吉,听见“遗物”二字,转头向下看了一眼:“不如……你替我问一问掌柜的,剑鞘他要不要?”

    店小二愣了愣。

    他又道:“只可惜我出来匆忙,没能多带两柄剑,要不然掌柜的喜欢,我卖给他就是了。我娘活着的时候,就喜欢到处搜罗兵器,什么剑啊刀的,不知买了多少回来,家中库房……”

    后面的话,店小二一句也没有听进脑子里。

    敢情人家这遗物,真就是遗留下来的物件罢了,根本没有那么重要。

    他讪笑了下:“剑鞘是吧孟公子?我回头见了掌柜的,一定告诉他。”

    窄而陈旧的木梯,发出咯吱咯吱的怪声。

    青衫少年面露喜色,一把抓住他的手:“好好好,劳你一定告诉他,那剑鞘是大师所制,十分名贵!”

    “是、是吗?大师做的呀。”店小二默默将手抽回来。

    一晃神,人已回到楼上客房里。

    “要是掌柜的愿意买下剑鞘就好了。”活了十几年,孟六少爷还是头一次为钱发愁。他走到窗前,将捡回来的铜板和剩余的放到一起,仔细收好。

    十方通道未开,世上没有妖怪,所有人都是这么告诉他的。

    可祖父临终前,亲口同他说,雷州某处极有可能还封印着一只大妖怪。

    摸了摸自己手上的绷带,他重新望向窗外。

    夜色淹没了东市,却没能淹没花香。

    晚风里,香气正在徐徐流淌。

    阿妙带着秋秋,终于见到了西岭来的花。火一样的颜色,和西岭冷冰冰的雪原截然不同。她在花前弯下腰,问摊子的主人,是否愿意将这盆花卖给她。

    这样的花,她从来没有见过,即便在册子上也没有。

    周遭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秋秋张开手,护住阿妙。

    远处的角落,黑魆魆的。

    忽然,“咔擦”一声,有轻轻的脚步声响起来。一个身穿罗衣的少女,扶着墙,慢慢走出黑暗。

    那条黑乎乎的小巷子,和她的脸格格不入。

    微弱月色下,她的面庞散发出玉石般的冷意。

    漆黑长发整齐地垂落在身后,她张开嘴,低低叫了一声:“见月姐姐。”

    倚在墙边的美艳女子,闻言漫不经心地侧过脸,瞥她一眼:“问到了么,爱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滋味?”

    巷子里安静得没有一点呼吸声。

    黑发少女摇了摇头。

    见月叹口气道:“不是我说你,你以为你真能问出什么?爹爹放纵你,随你胡闹,可你以为他喜欢你这副不听劝的模样?”

    “雪罗,我的好妹妹,算了吧,不要再折腾了。”她伸出手,牵住昏暗中的少女,“我们回去吧。”

    夜风吹过少女冷冷的脸。

    有血的味道弥漫开来。

    “为什么?”微微仰着头的雪罗,眼中闪过一丝见月陌生的无措,“为什么他们不肯告诉我?”

    见月戳了戳她的手指。

    被折断的无名指,带来猛烈的痛意,但雪罗脸上的表情却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有眉头几不可见地蹙了一下。

    见月拿出撕成窄条的棉布,一点点缠上她的手指,口中道:“哪有什么为什么,你明知道,那些爱全是没有来由的东西。”

    雪罗沉默着。

    她当然知道,他们对她的爱,是没有理由的。

    这是她的天赋,是她的诅咒,是她生下来便拥有的力量。

    爱欲之于人,凶猛而残酷。

    她要做的,只是亲他们一口。

    可是她还是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对她的爱,和对人的爱不一样。她见过那些人看着爱慕之人时的眼神,平静却温柔,不像看她的,疯狂、迷乱,却好像没有一点真心。

    哦对了,真心,真心又是什么?

    她缩回手,垂在身侧,问见月:“你难道就一点也不想知道吗?”

    见月美丽的面孔上,没有丁点犹豫:“不想。”

    她抓住雪罗,拖着她,往亮处走去。河岸边的树,在风声里簌簌地响。见月一边走,一边放低了声音:“这种话,你可不要在大哥和爹爹面前乱说。”

    雪罗低着头,跟在她后面:“大哥会不高兴,可父亲大人不会因为这种话便生气的。”

    见月忽然停下来,冷笑了一声:“你难道不记得了,你出生的时候,爹爹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雪罗侧过身,望向河面。

    上头的盏盏浮灯,就像她第一次看见人界的天空时,映入眼帘的星辰。

    父亲大人背对着她,坐在台矶上,同她轻声说:“小七,终有一日,我们会一起回到十方。”

    她走过去,学他的样子,也坐到石头上:“十方……是什么?”

    话音落下,身后传来大笑声。

    她转头去看,见到了一屋子的人。

    见月站在人群里,双手捧着脸,笑着喊:“太好了!是个女孩子!”

    父亲大人坐在她身旁,也笑了起来:“十方,是我们的家呀。”

    他们活着,就是为了回去十方。除此之外,任何事,都不重要。什么真心,为什么,都不是她该在乎的东西。

    她知道的。

    但是知道又有什么用?

    雪罗把目光从河灯上收回来,看向见月:“我一点也不在乎十……”话未说完,她已被见月捂住了嘴。

    晚风掠过河面。

    有细细小小的白色花朵从树上落下来,像一阵阵的雪粒子。

    见月拽着她,将她抵在树干上:“闭嘴!”

    黑发的少女,木着脸,没有挣扎。

    周围来往的人群,谁也没有多看她们一眼。好像这样的场景,并不能引起他们的兴趣,又好像谁也没有发现树下有人在。

    见月死死盯着雪罗的眼睛。

    那漆黑的眼珠子,似乎透着无情无义的冷。

    “小七,你不能再这样了。”见月松开了她。

    更多的“雪”纷纷扬扬洒下来,雪罗白着一张脸没有言语。

    行人匆匆地走过去,又匆匆地走过来。这天下间的人,在她看来,都是一样的。去了十方,又能有什么不同?那些妖怪,难道便能告诉她答案了吗?

    她转过脸,看向树干。

    见月无声透气。

    忽然,有人走了过来。

    穿青衣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年轻女孩子,另一个人头戴帷帽,手里抱着盆烈焰般的红花。

    青衣少女一边走,一边说:“小姐,小姐!快把花给我吧,这么沉,还是我来拿吧。”

    可她家小姐牢牢抱着花,就是不肯给她,急得她赌咒发誓道:“小姐,秋秋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么?倘若我真的不小心摔了你的花,就让我、让我永远找不到好男人!”

    见月“扑哧”一声笑出来。

    面向树皮的雪罗,听见她笑,也慢慢把脸转了回来,皱着眉头向前看。

    头戴帷帽的姑娘也在笑:“好你个秋秋,总是男人男人的,莫不是想嫁人了?不如我回去便差人给你寻个夫家吧?”

    像是心情很好,她的声音听上去很雀跃。

    她的脚步,看起来也很轻松。

    那个名叫秋秋的丫鬟,跟在她边上,羞红了脸:“奴婢的姻缘,就不劳小姐您操心了,毕竟您喜欢的是一拳便能打死牛的壮汉……”

    “哈哈哈哈哈——”见月笑得眼泪都要冒出来,“雪罗,你听见了没有,那人喜欢一拳能打死牛的壮汉!”

    她笑个不停。

    青衣丫鬟还在说:“奴婢还是喜欢英俊些的小白脸……壮汉吃得多,家用紧张,日子便不好过了……”

    见月扶着树,笑得不能自已。

    雪罗皱眉看她,往边上站了站。

    突然,笑声戛然而止。

    见月盯着前方的人,来拉她的手:“雪罗!”

    雪罗抽了抽手,没能抽回来,只好由她拽着:“怎么了?”

    见月美艳动人的脸上,眼波流转:“你看那个人,是不是看见了我们?”

    雪罗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头戴帷帽的女孩子,一张脸隐在纱幕下,从她们的方向看去,根本什么也看不清。

    她终于把手抽了回来,蹙着眉头道:“是你多心了吧?”

    见月抬手置于眼前,眯了眯眼睛:“是吗?”方才那个瞬间,她好像的确感觉到了对方的目光。

    不过她们隐去气息站在这,照理不会有人注意到她们才对。

    正想着,抱着花的主仆二人已经走到她们身旁。

    青衣的丫鬟,一边说话一边往前走,忽然被身旁的帷帽少女拉了一把。

    一个趔趄,她扭头问:“小姐?”

    “仔细看路,要撞上了。”

    秋秋扭头一看,只有树:“奴婢原就留心看着那棵树呢!”

    空气一静。

    抱着花的少女,突然加快了脚步:“时辰不早了,快回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