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拯救计划〕〔封神阴阳〕〔锦乡里〕〔赵旭李晴晴〕〔远古种田:兽王逆〕〔我创造的万事屋〕〔学霸从改变开始〕〔我真不想吃软饭〕〔我真是练气期啊!〕〔美漫世界当宅男〕〔龙门赘婿〕〔海贼首富的嚣张高〕〔我的天赋是复活〕〔我在名门正派做妖〕〔超次元幻想店铺〕〔都市最强战神宁北〕〔凌依然 易谨离〕〔一号战尊〕〔仙君重生〕〔逆天废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75章 金铃响
    阿吹松了一口气:“原来你在这里。”

    他拍拍胸口,抬脚迈过门槛朝里走:“无常大人,你做什么不吭声呀?吓的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小声抱怨着,阿吹走到了谢玄身旁:“无常大人?”

    谢玄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案板看。

    昏沉沉的光线,照出一抹白。阿吹揪住了谢玄的袖子。那上头,躺着半根手指头。指甲干干净净,却透出血液凝固后的青灰色。

    好像是个姑娘家的手指。

    阿吹拉了拉手里的袖子:“该回去了无常大人。”

    手指头,有什么好看的?

    他双手并用,拖住谢玄的手:“走吧,快走吧。”

    可谢玄纹丝不动。

    阿吹有些不安:“这地方,我已经看遍了,只有一个死人。这根手指头,想必也是她的。”

    谢玄终于开了口:“你见过秋秋了?”

    秋秋?难道无常大人认识那个死人?

    阿吹抓着谢玄的手,用力了些:“见过了!魂魄也在宝器里装着了!差事办完,咱们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还是快走吧。”

    谢玄甩开了他的手:“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

    “什么事?”

    “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既然不要紧,那回头再办嘛!”

    阿吹凑过去,想让谢玄和自己一起回渡灵司。直觉告诉他,他一定要这么做:“无常大人,回去了,阿吹请你吃好吃的!”

    他使出吃奶的力气,拔河一样,拖着谢玄的胳膊。

    但谢玄转过头,眼神冰冷如锋刃。

    阿吹一下松开了手。

    泪珠子滚出来,阿吹一边擦一边呐呐地问:“无常大人,你是不是在说谎?”

    谢玄丢下他,往门外去。

    阿吹大惊失色:“无常大人?!”

    钟府的厨房外,突然由春入冬。那些生机勃勃,正在一天比一天绿,一天比一天要高大茂盛的树,全枯萎了。

    地上蓝紫色的小花,亦发黑凋谢,烂在了泥里。

    阿吹看着自家主人的背影,想要冲出去,但门槛一绊,他跌倒在地上,大哭起来。

    无常大人这是怎么了?

    他仓皇地抬起手,拿袖子拼命地抹眼泪。

    不行!

    他不能就这么一个人回渡灵司去。

    手脚并用,阿吹从地上爬起来,急急忙忙离开龙角巷。他从怀里掏出一丛小小的蓝色火苗。

    狐狸一定知道些什么。

    找到阿炎,就能找到狐狸。

    他在雷州城里奔走起来。

    离开了渡灵司的唐宁三人,正在准备出城。

    没人在找他们,官府以为她和唐心也死在了唐家那场大火里。加上她和唐心,平日鲜少出门,外头也并没有人认得他们。

    唐宁备好干粮,打开舆图,和迦岚商议:“从这里走,恐怕会有官兵把守,能避还是避一避吧。”

    阿炎在边上嘀嘀咕咕念叨着:“江城……江城……”忽然大叫一声,“杀了!”

    唐宁瞥它一眼:“不行。”

    阿炎垮着脸,为什么不行?官兵而已,杀了就是,避什么避。它不满地乱飞起来。唐心的目光,跟着它,变了变。

    虽然已经离开了渡灵司,但他仍然可以看见阿炎。

    不知是因为在渡灵司和它一起待得久了,还是阿炎的妖力不知不觉增强了。

    唐心低头喝水,看见迦岚点了下头。

    官兵和普通人不一样,一个不慎,闹大了,惊动官府不怕,惊动了人界残存的除妖师,可就不好了。

    虽说都讲除妖行当没落了,但总有不知放弃的人。

    任何一个行当,都会有这样的人,被执念裹挟着,埋头向前。

    业已日落西山又如何?

    只要还有一个人在坚持,那么,世上便还是存有这个行当。

    这样的话,雪罗总是在父亲大人嘴里听见。

    他总是很忧愁的模样,告诉他们,小心些,再小心些,千万不要被除妖师发现了。

    可是,除了他和大哥外,剩下的人并没有谁真和除妖师接触过。这世上,照她家五姐见月的说法,那是早就没有除妖师了。

    就算有,也是些不入流的货色,根本不足为惧。

    雪罗一个人,坐在树上。

    才过了几天,风里的温度便变得烫人了。

    春夏两个字,总是被人放在一起提及,像是双生子一样亲密。她不由得想起自家三哥和四哥,那两个人,根本不是双生子,但总是形影不离,过分得亲近。

    她叼着片绿意正浓的树叶,露出一点小而洁白的贝齿。

    齿间微微用力,有股又酸又苦又涩的怪味涌进嘴里。

    “呸呸呸。”

    她龇牙咧嘴地吐掉树叶,脸上露出两分孩子气。

    忽然,“叮铃”一声,有风吹过来,将她的衣裙和黑发吹得融入了绿树。

    她下意识,叫了一声“见月姐姐”。

    可树下空空的,树上只有她一个人。

    又是一阵暖风,雪罗手忙脚乱地掏出金铃。

    “叮铃”、“叮铃”——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清晰。

    “见月姐姐!”她又叫了一声。

    该死。

    见月根本不在这里。

    雪罗抓着铃铛,一下站起来。她赤脚踩在树枝上,远眺前方。

    在哪里?

    金铃感应到的妖气,到底在哪里?

    乌发飞扬,她跳下了树。

    暮色遮蔽了视线,她什么也没有看到,但金铃响得这般厉害,一定离得很近!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她没有时间先去找见月了。

    冷着脸,雪罗向前走去。

    如果,见月姐姐没有突然发疯,闹着要收什么婢女,她们今日本可以一起去追踪的。不过一个凡人罢了,再如何敏锐,也只是人而已。

    雪罗想不通,见月为什么对那个叫阿妙的女孩子这般喜欢。

    婢女,她们想要什么样的婢女没有?

    雪罗觉得她在胡闹。

    可是见月姐姐一直以来都在容忍她的胡闹,现在轮到了见月姐姐,她自然也该容忍那不着调的胡闹。反正,用不了多久,见月姐姐失去了兴趣,就会杀了那个人。

    雪罗脚下的步子,越走越快。

    纤细白皙的脚踝,在摇曳的裙摆间忽隐忽现。

    那上头小小的黑色图案,随着走动,好像活了过来。

    八条腿,八只脚,是只黑色的蜘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