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号狂婿夏天〕〔江策战神之王〕〔上门龙婿叶辰〕〔逍遥战神江策丁梦〕〔丁梦妍江策〕〔龙婿战神萧辰〕〔超级赘婿叶锋李若〕〔女主叫云若月,男〕〔娱乐之天王要相亲〕〔浴天圣帝〕〔发飙的人生〕〔朝如青丝莫成雪〕〔乞丐小妞的随身商〕〔女神的战神狂婿〕〔末日拼图游戏〕〔皇叔宠妃悠着点〕〔龙血战神萧辰姜诗〕〔上门龙婿〕〔南宫柔楚玄辰〕〔楚玄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76章 绷带和吻
    . ,最快更新天真有邪最新章节!

    金铃发出的响声,越来越急促。

    在暮色里疾走的黑发少女,忽然跑了起来。

    头顶上,鸟雀啸鸣,有狂风吹起她的长发。她手持金铃,穿过长街,又过了河。对岸密密麻麻的人,像蚁群一样黑压压。

    她挤进去,蹙着眉头继续向前。

    风里传来丝竹声,有人在唱曲,有人在说话,但除了她,好像谁也没有听见金铃的响声。

    雪罗隐去气息,深入蚁群。

    他们依然能看见她,可气息微弱的她,走在人群里,就像一阵清风吹过,并没有谁会多看她一眼。

    长路尽头已经亮起了灯。

    那种即将接近十方之妖的兴奋,渐渐涌上心头,雪罗抓着金铃的手指紧了紧。

    “叮铃——”

    她向前迈出一步。

    对面的人走过来,目不斜视越过她。

    一抹青色和她擦肩而过,忽然,腕间一热,有人抓住了她的手。金铃一颤,雪罗飞快转头,向身旁看去。

    背着剑的青衫少年,正皱眉看着她:“你……”

    你什么?雪罗心惊,一把收起铃铛,厉声道:“放手!”

    可铃铛置于袖中,仍然在响。

    昏暗中,青衫少年收紧了手:“昨夜在东市作祟的家伙,就是你吧?”

    呼吸一冷,雪罗用力挣扎起来。

    作祟?

    这小子有些不对劲!难道……是除妖师?

    她猛地拽过身旁路人摔向他,趁机脱开身,飞也似地朝拐角处去。可只是转眼,那抹青影便追了上来。

    暖风里,一个逃一个追,距离越缩越短。

    见月姐姐!见月姐姐!

    雪罗在心里狂喊见月的名字。

    粗暴的事,需要力量的事,通常都是见月来做的。

    她的能力固然残酷,但在这种情况下并不容易施展。眼看逃不掉,又急着去找金铃感应到的妖气,雪罗索性停了下来。

    空旷却狭小的巷子里,一片幽静。

    她听见了呼吸声。

    少年背上的剑,已经握在手里,眼神黑沉沉的。

    两个人,对视着,俱冷着脸,似两块寒冰。有灯光亮起来,雪罗看见他缠满绷带的右手。

    她面前的人,是个左撇子。

    与此同时,孟元吉也看见了她的手。

    那些绷带,尖针一样扎进他眼里。她给他的感觉,和昨夜他在那盆残花上发现的气息很像。

    祖父说的没错,如果世上还有妖怪,一定就在雷州。

    “叮铃——”“叮铃——”

    急促的铃声,打破了寂静。

    孟元吉举起了剑:“你是十方来的?”

    雪罗没有回答:“你是除妖师?”

    他从来没有见过真的妖怪,就好像她也从来没有见过真的除妖师。

    僵持着,金铃的响声仍未停歇。雪罗面上闪过一丝焦躁:“我以为雷州早就没有除妖师。”

    剑尖寒光一晃,孟元吉淡然道:“我还听说世上早就没有妖怪了呢。”

    雪罗按住自己的袖子,微微垂眸道:“你到现在也不动手,看来并不是追上来杀我的。”

    “只是可惜,你若是想知道十方的事,我可帮不上忙。”她往前走了一步,“和你想的不一样,我从未见过十方。当然,眼下这种情况,我说什么你也不会信吧?”

    星光映在剑上。

    孟元吉垂在身侧的右手,颤抖了下。

    雪罗继续往前走。

    方才那些话,好像比她前几个月说过的所有话加起来还多。可见月姐姐不在,她只能变成那个话多的人。

    没时间了。

    金铃发出的响声,开始慢慢变轻了。

    “站住。”对面的少年,皱着眉头。

    雪罗停了下来,轻轻吐出口气:“不过,你想问的事,和你那只右手有关吧?”

    话音未落,巷中忽然落叶狂舞。

    趁着对方那一刹那的失神,她一跃而起,扑过去,踮起脚,环住他的脖子,亲了他一口。

    少女柔软的嘴唇,带着些微凉意。

    持剑少年先是愣,旋即跳起来,一退三步远:“你你你你——”

    他的背贴到了墙壁上,一张脸变得通红,连耳朵也跟着烧起来。

    雪罗蹙了蹙眉:“跪下。”

    “什么?”孟元吉瞪着眼睛。

    雪罗取出袖中金铃,后退半步:“把剑给我。”

    “啊?”

    巷外的灯光慢慢黯了。

    雪罗的面色则慢慢变得惨白。

    怎么会这样?

    她明明从来没有失败过。

    人人都爱雪罗大人,他又怎么会例外?

    ——“叮铃。”

    金铃还在响。雪罗回过神来,随风掠过高墙,急速往妖气所在的地方赶去。她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

    巷子里,这辈子还没有亲过姑娘的孟六少爷,怔怔地收起了剑。

    那只妖怪,疯了吗?

    他越过墙,追了上去。

    ……

    城门附近,阿吹才刚刚找到阿炎。蓝色的火苗,倏忽一下,飞回阿炎身上。阿吹一边庆幸自己留了一手,一边急巴巴地叫着“狐狸”。

    他跌跌撞撞扑到迦岚身上:“快点!快点跟我回去!”

    迦岚靠着树,闻言推开他:“无常怎么了?”

    阿吹两眼泪汪汪的:“无常大人、无常大人他,有、有些不对劲。”他抽抽噎噎,又去抱唐宁,“唐小姐,你们跟我回去,看一看无常大人吧。”

    唐宁和迦岚对视一眼。

    西风尖叫着吹过来,带着一阵阵森然寒气。

    温暖的春天,突然变冷了。

    阿吹哭得惨兮兮:“他去了龙角巷,看见根手指头,就、就发火了……门外的树和花都枯了……我、我好害怕呀……”

    “迦岚大人,你先前让我快追,你、你一定知道他为什么变成这样,是不是?”他结结巴巴,拼了命地想把事情说明白。

    可迦岚琥珀色的眼睛,看起来冷冷的。

    阿吹打个寒噤,蓦地“扑通”一下跪倒:“迦岚大人,我求求你了!无常大人如今十分虚弱,根本、根本……”

    根本什么,阿吹讲不出来。

    他只知道,如果放任不管,一定会出大事。

    他“咚咚”地给迦岚磕头。

    唐宁把他抱了起来:“无常大人如今在哪?”

    迦岚站在树下,看一眼二人,叹口气,把阿炎叫过来:“你先和唐心回渡灵司,等事情办妥,我再来接你。”

    阿吹闻言,立刻便要开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