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国风华〕〔瘸子女婿〕〔偏执夜九爷的心尖〕〔重生之开挂女法医〕〔电影黑科技〕〔爱你,来日方长〕〔全球通缉:神秘总〕〔神医归来〕〔锦衣卫大人的宠妻〕〔无敌神婿〕〔一胎三宝:神医狂〕〔长生天阙〕〔慕浅墨景琛〕〔皇上非要为我废除〕〔师妹今天翻车了吗〕〔龙凤双宝挑爹地〕〔崛起黎南〕〔余生有你我之确幸〕〔与妖贾〕〔温柔的煞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77章 你们是谁
    可阿炎嘟嘟囔囔,飞来飞去,说什么也不愿意走。隔着个渡灵司,谁知道这一分别,会不会又是几百年。

    它再也不要和小主子分开了。

    缠着迦岚,又撒娇,又发火,它赖在枝头上,假装自己是只鸟。

    然而阿吹打开了门,红光一现,迦岚便将它丢了进去。那抹蓝色,消失在黑暗里。唐心深深看了一眼唐宁,也朝门内走去。

    事出突然,阿吹又一副天崩地裂的惶恐模样,身为人的他,留在这里,只是累赘。

    这种决策,是他不得不承认的明智。

    红光散去,风声瑟瑟,阿吹擦干了眼泪。

    他们追着谢玄的气息,越走越偏僻。一路上,阿吹都牵着唐宁的手:“唐小姐,对不住……那个时候,我想带走你的魂魄,只是因为渡灵司的规矩,并不是因为不喜欢你……”

    他磕磕绊绊地说着话,牢牢抓住唐宁的手,生怕自己一松开,唐宁和迦岚就会掉头离去。

    夜色渐浓,唐宁轻轻回握了一下,阿吹立刻长松一口气。

    “不远了……不远了……”他小声念叨着,加快了脚步。

    这时,走在后方的迦岚却忽然停了下来。

    阿吹立即回头问:“怎么了?”

    迦岚轻轻“嘘”了一声。

    天上流云浮动,有星子在眨眼。

    他屏息听了听,低声问:“听见了吗?有个奇怪的声音。”

    夜幕下,落单的野猫,发出婴孩啼哭一样的叫声。被拴在院子里的黄狗,则因为饥饿低低呜咽着。碧海般的草色间,“唧唧”、“唧唧”,是蟋蟀在鸣叫。

    唐宁眼神微变。

    迦岚道:“好像是铃铛的声音……”

    阿吹皱皱眉,面露不安:“铃铛?是不是哪家门前挂了风铃?”

    迦岚摇摇头,往前走去:“不像。”

    声音离得很远,他听见了,他们却没有。

    正正心神,他问阿吹:“无常的事,你知道多少?”

    阿吹愣了愣,抓着唐宁的手微微收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无常大人的事,我当然全都知道。”渡灵司里,属他最受器重,并非假话。

    可他说完,迦岚却不吭声了。

    阿吹心里有些难受:“你不相信我?”

    唐宁摸摸他的朝天辫:“他不是不信你,只是你知道的全部,恐怕只是无常大人想要告诉你的全部。”

    渡灵司的戒律,有着天大漏洞。

    隐瞒真相和撒谎,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

    阿吹喘不上气,像个人一样青着脸。

    空气混浊的长乐巷,已经显现在他们面前。这块雷州城里最贫瘠的土地,有着拥挤而残破的骨骼。

    阿吹脑中一片空白。

    无常大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茫然地看向前方。

    深陷于黑暗的房舍,一间间安静得仿佛无人生活。

    ……

    这样的地方,换作往常,见月是绝对不会靠近的。虽说,污秽之中,她的能力被成倍放大了,但脚下的灰尘,总是让她心烦意乱。

    她拿着块帕子,拼命地擦拭长凳。

    油腻腻,黑乎乎,真让人恶心。

    她斜眼看向阿妙,冷笑道:“真有趣。”

    这世上竟然有人能拒绝她。

    见月擦了半天,帕子脏了,长凳却依然是一副糟糕模样,气得她将帕子一丢,一脚踩碎了地上的脑袋。

    黏糊糊的东西,沾上她绣着繁花的鞋子。

    红红白白,也像是花。

    她走过去,捏住阿妙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你不是嫉妒他么?为什么不肯杀他?”

    在钟府的时候,那个叫秋秋的丫鬟,可是转瞬便提起了刀。

    忠心耿耿,又能如何?

    再忠诚的人,也会被七情六欲所蛊惑。

    凭什么你生下来便家财万贯?凭什么你轻轻松松便貌美如花惹人喜爱?

    凭什么!凭什么!

    秋秋抓着刀,冲向阿妙。

    阿妙却一动也不动。

    真是奇怪的人。

    见月弯下腰,凝视着她的眼睛。那个瞬间,要不是她拦住秋秋,将人丢进了水里,恐怕死透的就成了阿妙。

    她涂着鲜红蔻丹的手指甲,用力划过阿妙的脸颊:“明明已经神思涣散,为什么不肯听话?”

    不过,还真是说不通。

    她一个年轻貌美,住着大宅子的千金小姐,为什么会对一个脏兮兮皱巴巴的老头子心生嫉妒?

    皱纹、衰老,有什么可值得羡慕嫉恨的?

    见月松开手,直起身,踢了踢边上的尸体。

    孩子?亲人?又算什么。

    青春如她这样的凡人,只要活下去,早晚会有,何须现在便开始嫉妒别人子孙满堂?

    见月将绣鞋上沾着的脏污,胡乱擦在尸体上。

    将人带到长乐巷后,她还以为终于有乐子可见了。

    没想到,事到临头,这臭丫头却迟疑了。

    见月就着窗外透进来的冷光,蹙眉打量阿妙。真是白费心思,跑来这里,最后脏的还是她自己的手。

    要是叫老二知道,一定会笑死她。

    想起那家伙的脸,见月咬了咬牙。

    不然,还是直接杀了她吧?什么婢女不婢女的,若是根本不能为她所用,带回去也只是徒增麻烦。

    她靠近阿妙,眯起美目,可要动手却又有些舍不得。

    眼前的少女,显然和她过去遇见的那些人不一样。她如今还不知道这不一样究竟是何引起的,就这么杀了,是不是浪费了些?

    犹豫着,见月凑到阿妙耳边,用甜腻而暧昧的声音道:“算了,还是再留你几日吧。”

    左右雪罗也还不想回去。

    看看窗外月色,见月抓住了阿妙的手臂。

    这巷子里,大晚上挤满了人,听见尖叫声,却没有一个人出来查看,真是鬼地方。那些原本亮着光的屋子,也飞快灭了灯,躲进黑暗中。

    见月紧紧拽住阿妙,拖着她往门边走。

    然而,走到一半,她忽然浑身发毛地放开了手。

    木门后,有东西!

    眼神迷茫散乱的阿妙,摔在地上,还是本能地呼痛。

    “吱呀——”

    门开了。

    见月没有动。

    明亮的月夜下,站着一个身穿黑衣的年轻男人。

    “谁?”见月皱起眉头,目光穿过暗室,落在对方身上。

    可那身黑衣,似乎模糊了她的视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