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拯救计划〕〔封神阴阳〕〔锦乡里〕〔赵旭李晴晴〕〔远古种田:兽王逆〕〔我创造的万事屋〕〔学霸从改变开始〕〔我真不想吃软饭〕〔我真是练气期啊!〕〔美漫世界当宅男〕〔龙门赘婿〕〔海贼首富的嚣张高〕〔我的天赋是复活〕〔我在名门正派做妖〕〔超次元幻想店铺〕〔都市最强战神宁北〕〔凌依然 易谨离〕〔一号战尊〕〔仙君重生〕〔逆天废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78章 又来一个
    见月后退半步,隐于暗处。门外的人,渐渐走近,空气变冷了。

    地上的尸体,以一种骇人的姿态扭曲起来。似乎只是一眨眼,那些黏稠的血浆便发黑发乌,停止了流动。

    死人干瘪的躯体,像木块一样,躺在寒意里。

    见月红唇微张,呼吸间,有白色的雾气冒出来。

    好冷。

    暖春的夜晚,不该有这么冷的空气。

    她双手抱胸,哆嗦了下。

    谢玄已经站在血污里:“你……是什么东西?”

    说话间,月色照进来,银霜落在他的黑衣上。他站在那,仿佛一尊没有心跳的石像,每一寸雕刻而成的弧线,都透着让人胆寒的冷意。

    见月盯着他:“你又是什么东西?”

    昏暗中,她感觉到了危险。

    忽然,对面的黑衣男人手一扬,从虚空中拖出来一个同样身着黑衣的小童子。

    那白白胖胖的小童,有着一张神情呆滞的脸,手里还拿着只碧绿的小葫芦。

    见月脑子里轰地一下炸开来,连忙往门外去。

    可一股无形的力量,迎面扑过来,将她死死扣在墙壁上。

    她想起来了。

    年幼的时候,她便见过这样的黑衣小童子,顶着傻乎乎的瓜皮头,拿着奇怪的葫芦,一看就不对劲。

    她躲起来,偷看他,可没等看仔细,二哥便急急将她拽走了。

    回去以后,她问爹爹,那是什么,爹爹却许久都没有说话。还是大哥出来告诉她,那东西是神明的属下。

    她吃惊不已,追着大哥问,世上怎么会有神明,神明又是什么样的?

    但大哥摇摇头,说谁也没见过。

    他们只知道,人界和归墟之间,有个叫做渡灵司的地方。渡灵司的主人,被人称为无常,手下有着许多小孩子模样的器灵。

    那些器灵,会带着葫芦状的东西,来人界收取死人的魂魄。

    除此之外,也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不过,小心谨慎些,总是好的。

    大哥叮嘱她,不要被器灵发现,也不要主动去搭话。那样,器灵们就不会意识到他们的存在。

    而神明,并不在乎人是如何死的。

    他们杀了谁,吃了谁,都和神明没有关系。

    只要仔细避开了器灵,他们就永远不必和神明打照面。

    大哥说得很严肃。

    她便也认真听进了心里。

    可今日,出现在她面前的人,不是无常又是谁?

    见月悚然地看着谢玄。

    微光下,他正在同黑衣小童子说话。

    声音很轻,见月什么也没有听清楚。她只看见黑衣小童子拿着葫芦,走到尸体边上,结了个印,而后便出门而去。

    空气里的寒意似乎更重了。

    汗水凝结在额上。

    见月挣扎了下,绣鞋上的花朵在昏暗中绽放。

    她没能挣脱开,反而在墙壁上越陷越深。闷哼一声,见月用力闭上了眼睛。她的脚,断了。

    有鲜红的血液,沿着断骨,徐徐流淌下来。

    她的血,和人的血看起来没有一点不同。

    她的骨头,她的皮肉,都是人的样子。

    谢玄收回目光,向蜷缩在墙角的阿妙走去。

    她脸上沾着的血,星星点点,和她的眼神一样迷蒙。

    谢玄看着她,轻轻唤了一声“阿妙”,可地上的少女只是茫然地看着前方。那空荡荡的地面,好像就是她的一切。

    谢玄伸出手,拭去她面上血腥。

    她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

    “秋秋……”

    苍白的嘴唇一开一合,喑哑的声音含糊不清。

    她一遍遍,叫着死去婢女的名字。

    谢玄别开脸,收回手。

    被钉死在墙壁上的见月,忍着连绵不绝的疼痛,咬牙问道:“渡灵司的无常,为什么要管活人的闲事?”

    谢玄冷眼看她,一言不发,又折断了她的手。

    “嘭”地一声。

    见月摔在地上,像一条动弹不得的鱼。

    她尖叫起来,美艳动人的脸终于露出一抹丑态。

    谢玄走过去,一脚踩在她的断手上:“你看起来,和十方的妖怪似乎有些不一样。”

    男人的声音,凉凉落在耳畔,见月疼得咬破了嘴唇。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又问了一遍。

    人界,十方,九重天。

    神明,妖怪和人。

    他见过许多神明,也见过许多的人和妖怪,可是眼前的家伙,明明不是人,身上却隐隐带着点人的样子。

    和样貌无关,那种感觉,微妙到异样。

    迦岚看起来也很像人,言行举止,都跟人没什么区别。可他给谢玄的感觉,并不是这样的。

    十方的狐狸,再像人,落在神明眼中,也完完全全是个妖怪。

    谢玄脚下用力,碾了碾她的手:“半妖吗?”

    好像也不对。

    她身上虽然的确有着妖怪的气息,但那股气息,也并不强烈。

    谢玄面无表情,微微敛目。

    地上的人,忽然大力挣扎起来。空气里,有股异香在弥漫。她仰起头,洁白修长的脖子,看起来那样脆弱,但她的声音透着无比的残酷。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你喜欢她吧?”

    “真不愧是阿妙,讨人喜欢的孩子,不管在谁面前,都是一样的讨人喜欢。”见月怪怪笑了两声,“可是,神明怎么能喜欢人呢?”

    “我说,渡灵司的无常大人,你都对她做了些什么?可怜的阿妙,要不是你,怎么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即便说着这样的话,她的声音听上去依然是滚珠落在玉盘上的清脆动人。

    谢玄猛地捂住嘴,转过身。

    咳嗽声响起来,有血从指缝间溢出。

    见月一下从地上爬起来,拖着断腿就要逃。

    眼前的神明大人,看起来并没有传闻中的厉害。

    她拼了命地往门外跑。

    可是黑影一现,有只手扼住了她的脖子。

    怎么又来一个?

    见月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门前的玄衣少年。

    月色下,他的银发被风吹得扬起来,像一片冰冷的白霜。

    他身后,站着两个人。

    素衣少女,牵着一个头绑朝天辫的黑衣小童子。

    那个小童子腰间,也挂着一只碧色的葫芦。

    见月无法喘气,有血滴滴答答落下来。

    她听见面前的银发少年,唤了一声“无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