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太撩人,王爷〕〔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女主云苏许洲远〕〔重生第一甜偏执墨〕〔偏执墨少的掌中妻〕〔霍先生,你老婆不〕〔程欢盛熠城〕〔咏言厉霆琛〕〔半生苦情别君梦〕〔入骨宠婚:误惹天〕〔重生都市仙帝〕〔一不小心修成大佬〕〔秦雪月〕〔我快亏成麻瓜了〕〔在白切黑男主刀下〕〔大梦主〕〔六界星域〕〔我在火影签到变强〕〔十方圣主〕〔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79章 菩提城
    下一刻,她便被大力甩了出去。

    冷硬的地面,擦过她柔嫩的脸颊。见月疯了似地大叫起来:“我的脸!我的脸!”她很想伸手摸一摸上头的伤口,可手腕鲜血淋漓,根本抬不起来。

    夜晚的风,带着寒气,自门外涌进来。

    门内的谢玄咳得弯下了腰。

    阿吹冲进去,扶住他,急声问:“无常大人,你怎么了?”

    谢玄擦去嘴角的血,抬头向前看。银发少年正往门内来,他身旁的少女,在看墙边的阿妙。

    心一沉,谢玄厉声叫了一声“阿吹”。

    眼泪落下来,阿吹大哭:“坏主人,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凶我?”要不是没法子,他能回去求狐狸吗?

    看看这一地的血,他们要是不来,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阿吹劈头盖脸骂起谢玄:“你能不能有点神明的样子?”

    瓦房外,安静无声。

    屋子里,却充斥着小孩子骂人的声音。

    地上的见月,因为疼痛而颤栗不休。她不想死在这里。爹爹说过,要带着他们一起去十方。

    她一直都盼着那天到来。

    还有雪罗……雪罗那孩子,是绝对无法一个人活下去的。没有她,雪罗怎么办?青色的雾气,像小蛇一样从她背上钻出来。

    迦岚皱了下眉:“这是什么?”

    谢玄推推阿吹,让他放开自己,走过去道:“你也认不出?”

    迦岚回头看他一眼:“十方没有这样的东西。”

    谢玄小声咳嗽着,踢踢地上的见月:“哦?还真不是十方的妖怪?”

    两个人,站在那,一来一往说着十方。

    见月急促喘息起来。

    十方?

    她已经发现了。新来的这家伙,身上有着和爹爹相似的气息。那种澎湃的妖力,是十方的印记。

    前几日金铃感应到的妖气,难道就是他?

    见月哆嗦着,喃喃道:“我是十方的妖,我是……我真的是……”

    美人的声音,不管落到何种境地,都依然是美的。

    她挣扎着,用断手去碰迦岚的脚:“求求你,不要杀我,我只是想回十方罢了。”

    迦岚仍旧皱着眉:“你身上有让人恶心的怪味。”

    动作一顿,见月惶惶仰起脖子:“怪、怪味?”

    昳丽的少年面孔上露出厌恶之色。

    那种奇怪的气息,非人非妖,又似人似妖,明明游离在这二者之外,又好像掺杂其中。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

    迦岚垂眸看她,冷声问:“你既然说你是十方的妖,那么十方之中,哪一方才是你的归处?”

    见月愣了下。

    她记得的,她应该记得的!

    爹爹和她说过,十方是由十位大妖怪分别把持的地方。狐狸的罗浮山,鲛人的湛汐海,螣蛇的青野原,还有……还有什么?

    她声音一哑,从齿缝间挤出三个字:“菩提城。”

    是了。

    他们的归处,是十方菩提城,是那个爹爹说起来就会面露忧伤的地方。

    她连忙又说了一遍。

    菩提城,菩提城,菩提城。

    她拼命念着这三个字。

    面前的黑衣少年,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

    见月在他脸上看见了和煦的笑容。太好了,幸亏她还记得爹爹当年说过的话。她忍着骨头断裂,血流不止的痛苦,也望着他笑起来。

    然而,银发少年弯下腰,盯着她的脸,笑着道:“你从来没有见过十方吧?”

    话一出口,屋子里安静下来。

    见月目光躲闪了下:“我不是说了么,我是菩提城的妖怪……”

    “哈,菩提城吗?”

    “怎么了?我真是菩提城的妖!你为什么不信我?”见月脑子里乱起来,难道是她记错了爹爹的话?不可能,不会的。她明明记得,爹爹当时说的,就是菩提城!

    阳光明媚,绿树如海,仙境一般的菩提城,是他们的故土和未来。

    见月声嘶力竭地说着。

    可迦岚只是笑:“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活了上千岁,你竟然敢说你是菩提城的妖。”

    他直起身,笑意变冷,嘲笑道:“若想说笑,你倒不如说你是湛汐海的鲛人。没长尾巴的家伙,说自己是鲛人,才算有意思不是吗?”

    见月闻言,脸色大变。

    她不明白。

    虽然她的确不是生于十方,长于十方,但菩提城的事,并不是谎话。

    为什么她说了真话,他却露出这样的表情?

    颤抖着,她从地上爬起来,靠到墙壁上。

    断掉的手脚,每动一下,都疼得让她胃里翻涌,想要呕吐。

    她咬了咬嘴唇,上面的胭脂已经糊成一团。

    “我如今几岁,和我出身哪里,有什么干系?”她动人的声音,渐渐变得沙哑无力。

    迦岚敛去笑意,意兴阑珊地道:“也不知你是真蠢,还是故意装蠢。”

    “菩提城,早在千年前便毁了。”

    “你说,这样的你,有可能是菩提城的妖吗?”

    他说完,背过身去,像是懒得再看她。

    窗外透进来的月色,洒在地上,河流一样波光粼粼。

    见月僵在墙边,像一只被鞋底拍扁的蚊子。

    有血溅出来,落在墙上,龙爪花一样的红。

    她呢喃着:“你胡说……菩提城怎么可能千年前便毁了……”若是那样,爹爹为什么告诉他们,菩提城就是他们的家?

    她不信,她一丝一毫都不信!

    就着月色,她恶狠狠盯住迦岚的背影:“说我不是十方的妖,我看你才是假的吧?说什么菩提城被毁了,谁会相信你?”

    然而,不管她怎么说,转身离去的银发少年都再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他径直朝另一边的素衣少女走去。

    那个女孩子,见到满地尸体,竟然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

    见月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沉重。

    和人一样,她也长着一颗不断起搏的心脏,但她的心,从来没有像今日这样剧烈地跳动过。

    是爹爹说错了吗?

    是爹爹一直在骗他们吗?

    她胡乱地想着,在惶恐中闭上了眼睛。

    忽然,“叮铃——”一声。

    有细弱但清晰的铃声,随风幽幽飘进来。

    见月猛地睁开眼,大叫一声:“快跑!”

    可已经来不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