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最强军神〕〔我给妈咪牵红线〕〔抗战之开局一张十〕〔清卒〕〔一胎俩宝,老婆大〕〔强势婚爱:豪门老〕〔沈蔓歌叶南弦〕〔末日拼图游戏〕〔绝品小神农〕〔快穿之专业打脸指〕〔闪婚强爱:老公,〕〔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凤无忧慕容毅〕〔我靠反转系统吃定〕〔界狱塔叶玄〕〔一颗柔心两目温情〕〔天降六宝:顾总追〕〔剑临诸天叶玄全本〕〔顶级帝婿〕〔雇我吧崇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82章 神明给的玉坠
    他一边说,一边往后退。

    唐宁没吭声,从怀中取出枚玉坠来。羊脂白玉,细腻温润,她把玉坠放在手心里,亮给孟元吉看。

    面色泛红的少年,见状愣了一下。

    什么意思?

    他循着她的视线,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腰间挂着的那枚玉坠,好巧,也是羊脂玉的。

    原来她看的,是这个。

    微微松口气,他摘下玉坠,抬眼向前看。石青的攒心梅花络,已经褪了色。母亲去世后,他便一直带着它。

    目光微凝,孟元吉提着玉坠晃了晃。

    要说遗物,这络子,才是真正的遗物。穷到头大,前胸贴后背,他也没想卖了这块玉。

    不过,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的玉坠?

    难不成是想要?

    眼神一变,孟元吉警惕地看着唐宁。

    一旁的迦岚,突然轻轻“咦”了一声。

    唐宁问:“你的玉坠,是从哪里来的?”

    孟元吉望一眼手中玉坠,皱了下眉头:“为何这般问?”

    已经看出不对的迦岚,低声道:“这两块玉坠,似乎出自同一人的手。”

    孟元吉闻言,惊讶地去看唐宁手里的玉。

    神情怪异的少女,声音有些发颤:“你的玉坠上,也有一个‘宁’字。”

    孟元吉攥紧了自己的玉坠。

    他的玉,上面刻着什么,他当然知道。

    可如此距离,那般小的字,她是怎么看清的?普通的人,能有这样的眼神吗?他又退回了门边:“不过一个‘宁’字,人人刻得,有何稀奇?”

    然而同样的羊脂玉,同样的字,的确有些奇怪。

    回忆涌上心头,孟元吉狐疑地道:“难道,字迹相同?”

    话音未落,唐宁已将玉坠抛给他。

    他扬手接住,将两块玉放到一起。这么看,还真是一模一样,就连玉的成色都好像没有差别。

    上头的“宁”字,笔锋之相似,仿佛摹写。

    孟元吉的脸色也变了。

    唐宁道:“这玉坠上的字,是我父亲亲手所刻。”

    孟元吉一听,差点失手将两块玉坠都摔到地上:“那大叔,是你爹?”他有些头疼似地摸摸脑门,“不会吧……”

    但不说还好,一说起来,他越看唐宁,越像那个男人。

    明明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但因为离奇,现在想起来还像昨日一样清晰。

    那个时候,母亲已经病得很重。大人们哄他,不要紧的,静养一阵,母亲就会好起来,但他知道,母亲大概是活不长了。

    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年轻的老的,各种各样的大夫,来回穿梭在孟家大宅里,可谁也没有法子。

    母亲身上的药味越来越浓,看起来一天比一天更瘦了。

    年幼的他,跑出府,一个人躲在林子里哭,哭得鼻涕眼泪全糊成一团。

    他以为,大哭一场,就能平静下来。

    可没想到越是哭,便越是伤心。

    眼泪流出来,身体失去水分,伤心却未减一毫。他哇哇地哭,像三叔家里的新生儿,张着嘴,嚎啕不止。

    风吹过树叶,有鸟被吓飞了。

    忽然,哭声一顿,他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林子里,呜呜咽咽,好像还有人在哭!

    他抽噎着,循着声响,小心翼翼地靠近过去。

    有个男人,坐在树下,正哭得一脸狼狈。看年纪,好像和他爹差不多。走到近旁,他忍不住一边抹眼泪,一边问:“这位大叔,你一个大人,为什么要哭鼻子?”

    男人抬起头,眼睛红红地看他:“你一个小孩子,又做什么哭得这样伤心?”

    他站在树旁,闻言想起母亲,鼻子酸得更厉害了。

    一大一小,两个陌生人,面对面地大哭起来。

    他说,他怕再也不能见到母亲,只要一想,就觉得天崩地裂般难过。

    男人皱着眉,把手里的玉坠举起来。

    才刻好的字,在阳光下发亮。

    他认出来,那是个“宁”字。

    开蒙以后,祖父亲自给他授课,教了许多的字。

    他看着玉坠,轻声念了一遍,问树下的男人,为什么要刻这个字,可男人闻言只是摇了摇头,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平乐安宁,兴许只是图个好兆头吧。

    看了一阵,男人忽然把玉坠递给他,说在这里相遇乃是缘分,这玉坠说不定原就是刻来送他的。

    希望他娘能早日好起来,永远平平安安的。

    他怔怔地收下玉坠,听见丫鬟叫着“六少爷”寻过来,连忙往林子外跑。

    事后,他带着人再找过去,却找遍了也没有看见人。

    若非手里还拿着那个陌生男人给的玉坠子,先前的对话,简直像是一场梦。

    他把玉坠拿去给母亲,和母亲说,自己在林子里遇见了神明。

    母亲听了直笑,不许他再乱看话本子。但玉坠的由来,的确古怪,那之后,家中大人便不再让他一个人去林子里玩耍了。

    不过他坚信自己见到了神明,神明给的玉坠子有神通,母亲便也笑着收下了,还亲自打了络子,将玉坠络起来。

    巧的是,母亲也真的短暂地好了起来。

    天气晴朗的时候,她甚至能自己走到廊下晒太阳。

    但世上,怎么会有特地给他送玉坠的神明?

    那块玉,只是普普通通的玉罢了。

    母亲终究还是油尽灯枯,不行了。

    临走的时候,母亲握着他的手,把玉坠还给他,让他不要哭,要开开心心地长大,像玉坠上刻着的宁字一样,平安顺遂地过一生。

    如果他相信他见到的人是神明,那就是神明。

    母亲说,要高兴啊无瑕。

    可他哭得气也喘不上。

    再也不会有人用这样的声音和语气,唤他的乳名了。

    从回忆中抽离出来,孟元吉把唐宁的玉坠抛回去:“十年前,我偶然遇见了一个男人,他坐在树下哭了半天,要走的时候,送了我这块玉坠。”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不过既然有可能是你爹,那他多半是回家了吧。”他想着那天发生的事,胡乱揣测了两句。

    唐宁呼吸一轻。

    十年前——

    “你在哪里遇见的他?”

    孟元吉闻言,漫不经心地吐出两个字:“西岭。”

    墙边的雪罗,听见西岭,猛地抬起头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