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拯救计划〕〔封神阴阳〕〔锦乡里〕〔赵旭李晴晴〕〔远古种田:兽王逆〕〔我创造的万事屋〕〔学霸从改变开始〕〔我真不想吃软饭〕〔我真是练气期啊!〕〔美漫世界当宅男〕〔龙门赘婿〕〔海贼首富的嚣张高〕〔我的天赋是复活〕〔我在名门正派做妖〕〔超次元幻想店铺〕〔都市最强战神宁北〕〔凌依然 易谨离〕〔一号战尊〕〔仙君重生〕〔逆天废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83章 误会
    西岭来的除妖师,难道是那家姓孟的?

    她立即回身去看见月。一贯美丽的年轻女子,此刻恹恹的,神情萎靡,似乎已经认定自己逃不走。

    雪罗轻声唤她:“见月姐姐。”

    见月睁开眼睛又合上。

    西岭,她也听过。

    可爹爹说的那些话,究竟有多少是对的?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从她醒来,张开眼睛看见这片人间的那天起,她就一直“爹爹”、“爹爹”地叫他,但兄妹几个,始终只有她一个人这般唤他。

    就是年纪最小的雪罗,也只叫他父亲大人。

    不管是“父亲”还是“大人”,怎么听都透着疏离。

    见月心神大乱,细声念叨着菩提城。

    太顺利了。

    一直以来,他们的日子都过得太顺利了。

    以致于今日,碰见个无常,她便毫无反手之力。

    她沮丧的样子,让雪罗不敢再多说什么。

    那边,唐宁的脸色也很难看。十年前,一声不吭离开江城的父亲,竟然去了西岭?他为什么要去西岭?

    唐律知一脉,已经有数百年不曾和西岭唐氏来往。

    两家人,虽然有着同一位祖宗,但分别后,就甚少提及对方。

    到如今,连寻常亲戚也谈不上。

    他去西岭,总不能是探亲?

    唐宁收起玉坠。

    孟元吉叫了迦岚一声:“狐狸,你方才的话是何意思?为什么说难怪我想知道菩提城的事?”

    迦岚看着他,忽然笑弯眼睛:“想知道?”

    孟元吉点点头:“想知道。”

    他从西岭出来,不顾反对执意离家,为的就是答案。

    迦岚望向他缠满绷带的手。

    那只手里,还拿着和唐宁的一模一样的玉坠。

    泛白的络子,安静垂落。

    迦岚笑得格外温柔:“既如此,好办,你跟我们走,到了地方我便告诉你。”

    谢玄坐在凳子上,正慢慢将气喘匀,一听这话气息又乱了:“死狐狸!渡灵司可不是你的地方!”

    迦岚背对着他,抬起一只手,让他噤声。

    谢玄火冒三丈,气血翻涌,可想到唐宁二人会折返回来,全怨自己和阿吹,又忍下了,烦躁地站起来。

    轰隆隆的雷声渐渐远去。

    瓢泼大雨,已织成密实的网。

    孟元吉几乎没有思量:“好,就这么办。”

    迦岚笑笑,歪头打量墙边的见月姐妹,一边道:“这般干脆,你就不怕我在骗你?”

    狐妖生性狡诈,可是人尽皆知的事。

    他当然怕。

    可是错过今日,谁知以后还能不能碰见十方来的妖怪。

    更何况——

    孟元吉瞥一眼手中玉坠:“你们也想知道那个男人的事吧?”

    虽说运气不好他说不定还得搭上一条命,但万一命保住了,这事也就勉强算个等价交换。

    他倚着门,不再说话。

    迦岚看看雪罗又看看见月:“你们俩,好像有些不一样。”

    雪罗抱紧见月,冷着脸道:“你要杀了我们吗?”

    迦岚微笑,眼神却叫雪罗都觉得冷:“杀了你们?”他还是笑,“似乎的确应该杀了你们,可是就这么杀了,未免有些可惜。”

    他还不知道,她们究竟是什么。

    但他不动手,谢玄一定也忍不住。

    罢了。

    迦岚收起笑意,叹口气道:“还是杀了吧。”

    他已经在雷州呆厌了。

    窗外的那些雨,总让他想起以前的事。开心的记忆,想起来的次数多了,就像是被雨淋湿的宣纸,一点点烂成渣滓,再也开心不起来。

    烂泥似的记忆,只会让人痛苦。

    他回头看谢玄,问道:“无常大人还想继续吗?”

    嘈杂的雨声,淹没了他的声音。

    谢玄往前走了一步。

    忽然,天崩地坼,狂风暴雨伴随着巨响,席卷而来。

    唐宁脸上一疼,不知被什么东西划出了一道血口子。风雨迎面,她有些睁不开眼睛。

    好像有人牵住了她的手。

    大雨撕裂了时间。

    明明只是一瞬间,却仿佛已经过了千年万年。

    狂风变小,大雨打在身上也不再像是弹丸般的疼。

    唐宁睁开眼,看向左边。

    青衫少年喘着粗气,浑身湿透地抓着她的手,见她望过来,连忙松开:“我、我不是故意的!”

    右边,迦岚一把将她拽过去。

    刚刚那个瞬间,两个人,一左一右抓住了她的手。

    孟元吉擦着脸上的雨珠,朦朦胧胧看见二人还握在一起的手,急声道:“方才,我只是……”心里一慌,声音发虚,他半天未能说下去。

    唐宁无奈,叹息一声:“方才多谢你了。”

    事出突然,狂风大作,他只是身为人,下意识想帮她。

    听见她道谢,孟元吉长松一口气。

    还好没误会。

    他拧了一把自己湿哒哒的袖子,小声道:“客气了。”也是他多此一举,他不出手,还有那只狐狸呢。

    心虚不已,孟元吉悄悄看一眼迦岚。

    黑衣少年正冷冰冰地看着他。

    孟元吉连忙避开目光,更加用力地拧了一把衣摆。

    糟糕,他的东西还在客栈。

    那胆小怕事的掌柜,莫名其妙要报官抓他,要不是他察觉得快,连行李也没拿便跑了,现在恐怕已经在大牢里。

    只是可惜,他拢共就带了两身衣裳,这一丢,就没的换了。

    无声叹气,他又去看前方大雨。

    那间小小的瓦房,已经成了残垣断壁。

    一片狼藉,地上全是碎裂的石块和树枝。雨水浇下来,将杂草和泥土搅拌成湿乎乎的一团。

    他松开手里的衣裳,皱着眉头问了一句:“你们两个,不追吗?”

    迦岚面无表情:“追什么?”

    孟元吉指指虚空:“那两个妖怪,不是跑了吗?”

    迦岚看一眼前方,低声道:“等了半天,还以为那两个家伙没有同伴。”

    谢玄在雨里咳嗽:“回去吧。”

    迦岚在黑暗中仔细看唐宁的脸。

    夜色里,他闻到了血的味道。

    手指轻轻掠过,他听见唐宁低声呼痛。即便伤口能立即恢复,该有的疼痛却还是一分不少。

    他反问了孟元吉一句:“妖怪跑了,该去追的人,不应当是你吗?”

    夜视能力远不及妖怪的年轻除妖师,闻言长叹一口气:“是我想当然了。”

    穷寇莫追,可不是胡说的。

    而且……那只金铃,还在他们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