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配的开挂人生〕〔第九艺术之书重启〕〔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捡个世子来种田〕〔大唐之最强熊孩子〕〔废柴娇妻太倾城〕〔我女儿实在太厉害〕〔废柴王妃是块宝〕〔漫威之怪物猎人大〕〔巨星妈咪超给力〕〔女主叫云若月男主〕〔陈黄皮〕〔霍不凡〕〔霍不凡宁晴雪〕〔龙王医婿〕〔回到宋朝当暴君(〕〔上门龙婿(叶辰萧〕〔惊天战王〕〔我是出道仙〕〔1255再铸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84章 一只手的仁慈
    二人说话间,谢玄已迫不及待打开了回渡灵司的通道。

    幽幽红光,在雨中闪现,长乐巷的夜,终于失去了它平静的面具。

    房舍倒塌,动静之大,犹如地动,那些躲在屋子里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凡人,到底还是躲不下去了。

    有人慌慌张张跑出来,淋了个全身湿透。

    黑沉沉的天空,如泼的大雨。

    废墟之上,已经空无一人。

    回到渡灵司,谢玄径直去找了阿吹。哭哭啼啼的黑衣小童子,瞧见他回来,立即上前来抱他:“无常大人!”

    孟元吉跟在后头,满眼好奇,忽然看见唐宁,眉头一皱。

    她脸上的伤,不见了。

    倚着栏杆,他坐上去,双手抱胸道:“原来这就是渡灵司。”母亲和祖父去世后,也都来过这里吧?

    不知他们来时,是怎样的心情。

    不过据说人死如灯灭,死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倘若真是那样,倒也不错。

    他拦住迦岚,扬声问:“好了,如今是时候把菩提城和诅咒的事告诉我了吧?”

    迦岚挥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才进的门,你急什么。”

    孟元吉双臂大张,像一堵宽墙,挡着他道:“人的寿命可不像妖怪,谁知道我还有几天可活,你既然说了要告诉我,那当然是越快越好。”

    迦岚停下来,略带两分不耐:“让我再看一眼你的右手。”

    孟元吉闻言,一把将手伸到他面前。

    “把绷带解开。”

    “为什么?”青衫少年迟疑了下,还是动了手。

    鲜红色血肉,从绷带下露出,那只手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活人的手。残缺而模糊的血肉,森森的白骨,都仿佛被什么东西啃食过。

    唐宁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他慢慢拆下绷带,额上冒出细密汗珠。

    这样的手,自然是疼的。

    每一天,每一刻都疼得要命。

    但万幸的是,这可怕的血肉模糊是新鲜的。它不会腐烂,也没有异味,就连血也很少渗透绷带。

    咬着牙,孟元吉丢开绷带,将袖子挽到手肘上方。

    可怕的景象,一直自指尖蔓延到腕上一寸。

    迦岚凑近了去看:“你生下来,右手便是这副模样?”

    孟元吉微微颔首,视线凝固在自己手上。他的惯用手,是右手。可这样的右手,虽然能用,但想要拿来舞剑挥刀却是万万不行。

    被逼无奈,他学会了用左手握筷写字。

    长大些后,他的剑便也一直握在左手里。

    只剩下骨头的食指微微屈起,他叫了声“狐狸”:“你见过这样的手吗?”

    迦岚收回目光,摇了摇头:“实话告诉你,我并没有见过菩提城,你想找的那个叫九穗的妖怪,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但菩提城确实是个和诅咒有关的地方。”

    “传闻里,菩提城的主人最擅长,也最喜欢对人施行诅咒。”

    “你怀疑你身上的诅咒来自菩提城,的确说得通。”

    “只不过……”迦岚顿了顿,“区区一只手,这折磨未免也太仁慈了些。”

    孟元吉沉默着。

    迦岚的话是对的。

    只是一只手,对妖怪来说,的确太仁慈了。

    尤其这古怪的诅咒,每一代只出现一次。所有的痛苦,都被一个人继承了。到他这一代,原本也该是这样的。

    眼神黯淡,他重新缠好了手。

    迦岚依旧往前去。

    孟元吉紧跟着,问道:“你能打开人界前往十方的通道吗?”

    迦岚头也不回,丢下一句:“打得开,我至于留在渡灵司,替无常收拾烂摊子?”

    “这倒是……”

    那位神明大人,一回来便没了影,也不知做什么去了。

    孟元吉又问:“逃走的那两个,究竟是什么?”

    他初见雪罗,一眼便认定对方是妖怪,可到了那间屋子里,见到迦岚他便知道自己错了。

    那姐妹俩虽然身上也有妖气,但和迦岚一比,妖气实在是不够纯粹。

    回忆着,忽然,巷子里发生的那件事又浮在眼前。

    少女柔软的嘴唇,仍然叫他面红耳赤。

    不等迦岚回答,他连忙自顾自地转移了话题:“都说世上早就没有妖怪,可光今夜,我便至少遇见了四个。”

    而且这四个,显然都不一样。

    救走见月姐妹的人,身上有很浓的墨香。

    迦岚道:“同伴这种东西,有一个就有可能有第二个,第三个。那两个家伙背后,兴许还有成群的妖怪。”

    以他如今的妖力,贸然行动,风险不小。

    反正回不去十方,他们早晚还会见面。

    眼下真正糟糕的,是谢玄。

    拐过一道弯,孟元吉忽然问:“狐狸,你可是一直被封印在雷州?”

    迦岚脚步一顿。

    唐宁正在细看金铃,闻言亦是一怔。

    孟元吉笑着道:“看来还真是。”

    迦岚转头看他:“你先前说,十年前你是在西岭遇见的唐霂?”

    “唐霂?那大叔原来叫这个。我初见玉坠上的字,还以为那个‘宁’,是他自己的名字呢。”孟元吉絮絮叨叨,“没想到,是他女儿的。”

    “可是奇怪,那个时候,我问他为什么要刻这个字,他却说他也不知道。”孟元吉一边讲,一边悄悄看唐宁。

    少女脸上,好像并没有什么失望之色。

    耳边传来迦岚的声音,“你可是姓孟?”

    听他问得笃定,孟元吉愣了下:“我脸上,难不成也刻了字?”

    迦岚冷冷地笑:“西岭来的半吊子除妖师,除了孟家人,还有谁。”难怪他会问出刚才那句话,孟家的后人,当然有可能知道封印的事。

    那个时候,总是跟在唐律知身边的人,可不就姓孟么。

    迦岚上上下下打量孟元吉。

    这般说起来,长的似乎也有些像。

    他和唐宁两个人,一左一右,站在廊下,简直有如过去重现。

    不过那时,孟家人身上可没有什么诅咒。

    迦岚看着那只手,长廊尽头突然传来阿吹的喊叫声——“无常大人!无常大人!”他叫得声嘶力竭,谢玄却没有回话。

    屋子里,阿妙正看着他。

    她已经恢复清醒,再也不是两眼无神,浑浑噩噩的模样。

    可清醒的她,却让谢玄更害怕。

    她说,我想死。

    “谢玄,我想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