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从枪挑邹氏〕〔我是灵馆馆长〕〔医者无眠〕〔盛夏微光暖暖情〕〔寻龙迷踪卷一华山〕〔嫡女为凰:摄政王〕〔团宠真千金每天都〕〔三国从忽悠贾诩开〕〔春雷1979〕〔和网恋上司奔现以〕〔大唐之最强熊孩子〕〔杨辰秦惜〕〔无敌继承人〕〔废柴娇妻太倾城〕〔废柴王妃是块宝〕〔锦衣卫大人的宠妻〕〔太傅帮帮忙〕〔都市盖世君主〕〔武侠管理局〕〔大佬真的不想当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85章 同伴(一)
    这是数百年来,谢玄听过最可怕的话。

    他颤抖着,捧起她的脸:“你在说什么胡话?”

    阿妙不回答,只是眼睛红红望着他。

    谢玄猛地松开手,后退两步。少女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已经不见一分犹豫。他垂着手,浑身颤栗。

    阿妙坐在椅子上,一字字地道:“秋秋死了。”

    她亲眼看着秋秋溺死在水中,像一只吹了气的口袋。那些水,钻进她的身体,鼓起衣裳,将人身上鲜活的生气一点点吃干抹净。

    那个说着“大家都喜欢您喜欢他”的秋秋,再也不会笑了。

    都是她的错。

    如果秋秋没有遇见她,就好了。

    早就应该死去的她,根本不该安安生生坐在这里。

    她活下去,早晚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秋秋……阿妙道:“谢玄,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法子让我活下来,但已经够了。”

    想吃的,想喝的,想见的。

    她都吃过喝过见过了。

    她的人生,已经不可能变得更圆满。

    几十年过去,她早就明白了。

    她喜欢他,想要他,是不对的。

    妄想到今日,已是时候做个了结。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向谢玄靠近。

    逆光站在屋中的年轻男人,见状一言不发,转身落而逃。夺门而出的瞬间,他消失在廊下,渡灵司上空淅沥沥下起了雨。

    阿吹闭上嘴,吃惊地看着雨幕。

    他从来没有在渡灵司里见过雨。

    无常大人,在伤心吗?

    阿吹向着雨,呆呆地伸出手。晶莹剔透的水珠,一颗颗落在他肉乎乎的小手里。好冷的雨,连他都觉得寒气刺骨。

    转过头,他看见迦岚一行,连忙问:“狐狸,无常大人为什么要救她?”

    这样的问题,不禁让唐宁想起刚遇见阿吹的时候。

    那个自信满满说着迦岚救她,一定是因为喜欢她的阿吹,其实早就知道答案了吧。

    虽然那一次他想错了,但这一回显然是对的。

    唐宁和迦岚都没有言语。

    渡灵司里的雨,越下越大。

    浑身湿漉漉的青衫少年,忽然重重打了个喷嚏。他一边用力揉了下鼻子,一边满不在乎地道:“傻子,一看便知,你家主人是喜欢她。”

    阿吹一把将手里的水珠甩到他身上:“死除妖师,我又没有问你!何况你不知道么,神明大人是绝对不可能喜欢人的!”

    他拔高了音量,像要掀飞渡灵司的顶。

    孟元吉连忙捂住耳朵:“不是便不是,你生什么气呀。”

    阿吹本就心慌无措,听了他的话,更是烦躁不安,一扭头,便要去追谢玄。可没等他走出两步,被红绳绑得笔直的朝天辫就被人抓住了。

    “你干什么?我要去找无常大人,快松开!”他扭了两下,想从迦岚手下挣开。

    迦岚道:“我去找他,你就不用去了。”

    阿吹闻言大怒,可怒火未能烧上天灵盖又熄了。

    “哦。”他轻声道。

    迦岚放开他,看看廊外的雨,抬脚向前去。

    阿吹站在门边,探头向里面张望了两眼,收回视线关上门,和唐宁道:“唐小姐,你们怎么带了个傻子回来?”

    再心烦不安,被人叫了傻子,他还是一定要叫回来。

    “我看他的样子,可不像是什么好人。”阿吹斜着眼睛看孟元吉。

    青衫少年,正喷嚏不断。

    阿吹嗤笑:“没用的人。”

    吹了点风,淋了点雨,便要着凉生病,真是不像话。

    他抓住唐宁的手,摇了摇。

    唐宁道:“你可知道西岭孟氏?”

    阿吹眨眨眼:“西岭?唔……那地方,我倒是不太熟悉,怎么了?”

    “叮——”

    雨声,说话声,交织在一起,唐宁手里的铃铛忽然响了一声。

    她忙展开手掌,可金色的小铃铛,安静地躺着,并没有什么变化。刚才那声轻响,好像是错觉。

    阿吹凑上来看:“这是什么铃铛?里头竟然是空的!”

    只有一个壳子,根本就不能算是铃铛吧?

    他纳闷地道:“这东西是哪里来的?”

    孟元吉捂着鼻子,终于止住了喷嚏,声音闷闷地道:“这是寻妖铃。”

    阿吹一愣:“是你的铃铛?”

    孟元吉将手放下,侧过脸去看外头的雨:“不是我的。”

    这东西,要不是他亲眼所见,他根本不相信它是真的。

    几百年来,岁月安稳,许多东西都失传了。这所谓的“寻妖铃”和那些妖怪一样,早便消失在了岁月长河里。

    真古怪。

    拿着铃铛的那个女孩子,也分明不是人。

    孟元吉看着雨,想起雪罗的脸。

    那张冷漠的面孔,这一刻的表情,却是委屈的。

    她正跟着脚步,走在个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身后。

    他一身布衫,穿得普普通通,样貌却很俊朗。他一面走,一面训斥道:“大哥问了好几次,说你们早该回去了,不知在外头做什么,总是拖拖拉拉的没个正行。”

    见月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根本走不了路,只好被他抱着走,听见他的话,虽然不满,但也只能忍着。

    雪罗更是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叫了声“二哥”,便垂下了眼帘。

    贺无尽长长叹气,转过半张脸来看她:“小七,你一向听话懂事,办事利索,怎么这一回也跟着她胡闹?”

    渐渐明亮起来的长廊,照亮了他的脸。

    英俊的脸,更见英俊。

    可是他眼下,有着浓重的青影,似乎已经有许多日子没有好好睡过一觉。

    雪罗低着头,没有看他,轻声道:“我错了。”

    贺无尽怀里的见月闻言,忍无可忍出了声:“老二你少得意,你胡闹的次数少了么?凭什么这般训责我们?”

    “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她美艳的脸,生着气,也依然很美丽。

    贺无尽却像是看见了个极丑的人,嫌恶地道:“你以为我愿意抱着你?也不瞧瞧你自己的样子。”

    “要不是时间紧迫,来不及多想,我根本不想带上你。”

    “不是为了小七,谁要去救你?”

    “还让我不要得意?呵,我看你才是真得意,自作聪明,自作主张,成天胡来。回头见了大哥,看你怎么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