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她在陆爷心头纵了〕〔周晴雪暮辰逸〕〔飞虎战神〕〔一拳战神〕〔洪荒之彼岸冥河〕〔王者战神江南林若〕〔想死太难了〕〔这个刺客有毛病〕〔都市超级修仙人〕〔天下狂医张铭〕〔张铭林晚星〕〔江宁林雨真的〕〔穿梭诸天的军火狂〕〔极品赘婿肖宇〕〔逆流诸天〕〔江宁林雨真〕〔娇宠甜妻闹翻天〕〔一切从众生世界开〕〔一世独尊〕〔乡村种田之祖宗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94章 不孝子
    渡灵司的夜,似乎已到尽头。

    孟元吉拧起眉,转身向身后看。归墟的死气,在渡灵司里弥漫,那些碧瓦朱檐,雕梁画栋,全成了碎屑。

    看上去最为柔弱的花朵,却还盛开着。

    这样的景象,的确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

    他径直往前,翻过几块石头,站在了花前。血色的曼珠沙华,在乱石间蓬勃生长,依旧是一副能摄人心魄的模样。

    孟元吉盯着花,仔细看了一会,扭头道:“既然无常死了,那渡灵司是不是也就不存在了?”

    迦岚没有动,只将目光收回,垂眸反问:“那依你之见,我们如今身处的地方是哪里?”

    孟元吉张望一番,摇头道:“我若是知道,还能留在这里问你么?”

    他抬起手,双手抱胸,像是冷,声音也跟着颤了颤:“要说这地方仍是渡灵司,我瞧着却好像不太像;可你要说不是,似乎又是的。”

    “反正我是看糊涂了。”哆嗦一下,他叫出了声,“怎么回事,突然好冷。”

    唐宁听着他的话,回头一看,站在边上的唐心也在发抖。

    可她自己,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冷意。

    原似的渡灵司,仍不见日色,明明夜已经深到了极致。照理说,暗夜过后,黎明很快便会到来,但渡灵司此刻的夜,像一匹不见头尾的缎子。

    那样光滑的黑,就似阿吹身上穿的衣裳。

    迦岚怀里的蓝色小火球,挣扎着,逃出去,飞到了阿吹方才站立的地方。

    它伏在地上,呜呜呜,呜呜呜,大哭起来。

    阿吹不见了。

    那些总在渡灵司里来来往往的黑衣小童子,全不见了。

    只是一阵风吹,他们便连灰烬也没有留下。

    阿炎滴滴答答地流着眼泪。

    滚烫如焰的蓝色泪水,落到地上,便发出“嗤嗤”的响声。它一边哭,一边转过来看迦岚,反反复复道:“阿吹,我要阿吹……”

    孟元吉闻言,越过碎石,走到它身边道:“阿吹?是说那个绑着朝天辫的孩子?”

    阿炎不理他,只盯着迦岚叫唤。

    孟元吉蹲下身,才舒展开的眉头又皱起来,嘟囔了句:“看你的样子明明是团火,怎么却一点也不暖和?”

    大哭不止的小妖怪,听见这话,立刻哭得更大声了。

    气死它了。

    这蠢货,竟然想拿它烘手!

    阿炎一下飞起来,尖声骂道:“我要烧、烧烧死你!”

    然而生气归生气,这一结巴,气势便弱了。

    孟元吉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一点也不害怕。他只是冷,冷得直打哆嗦,就连嘴唇的颜色都变青了。

    真是个丑八怪。

    阿炎失望至极,灰溜溜地飞回迦岚身边:“小主子,阿吹……”它在迦岚耳边,叽里咕噜地说起来。

    阿吹变成了泥人,被风吹散,全是无常的错。

    那个病歪歪的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它忿忿地道,要去找谢玄,烧他一顿。自家主子方才的话,它是一句也没有听进耳朵里。

    叫着“小主子”,它缠着迦岚,就要去找谢玄。哪怕渡灵司变成了这副模样,它心里想着的,却只有阿吹。

    迦岚把它放到了边上,淡淡道:“你和阿吹,不是一贯不对付么?怎么如今人不见了,你却哭得比谁都伤心。”

    阿炎一愣,扭捏道,我才没有哭!

    说完,想起唐宁几个听不懂,它连忙又用人界的话说了一遍。

    它不过一团狐火,哪里会流泪。

    它方才那样子,分明是高兴!

    飞来飞去,想了又想,阿炎道,我和他的架才吵到一半呢!它只是未能分出输赢,心里不痛快罢了。

    如是说着,它终于忍住了泪水。

    迦岚却早在说完以后,便走到了阿妙跟前。

    沉睡中的年轻女子,仍然没有一丝一毫要醒来的迹象。

    他回忆着先前谢玄说过的话,低声道:“渡灵司的天地,屋舍,乃至那些器灵,都是依附谢玄而存在的东西。如今阿吹几个消失不见,渡灵司又变成这样,可想谢玄已经不在这里。”

    唐宁沉吟着,向前道:“可花还开着。”

    既然渡灵司中的所有一切都依附谢玄而活,那神明不在,力量消失,这些彼岸之花也该和那些黑衣小童子们一样,“死去”才是。

    她站在迦岚身侧,弯腰去看地上的阿妙:“而且,这里依然还是渡灵司。”

    “嗯?”孟元吉疑惑地凑上来,“这话怎么说?”

    唐宁指指前方,平静地道:“因为归墟入口,仍在原处。”

    孟元吉吃惊地看过去。

    他知道归墟是什么,也曾许多次在书上见过这两个字,可归墟入口,竟然离他们这般近。

    没了遮挡的建筑,那扇巨大的门,狰狞地出现在视线里。

    他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区区凡人,在这一刻终于明白了“区区”两个字的意义。

    离开西岭前,父亲呵斥他的话,又在耳边响了起来——愚蠢!胡闹!混账!自寻死路!

    老头子劈头盖脸,骂了他两个时辰。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生起气来,可以有那么多的话。

    明明他小时再如何淘气,老头子也只是笑笑让他罚站而已。

    他说要去找妖怪,老头子是真的气疯了。

    且不说世上到底还有没有妖怪,就算真的有,你一个身负诅咒,不学无术的臭小子,能干什么?

    老头子摔了茶壶,又踢倒凳子,骂骂咧咧地教训他。

    门外的小厮,听着动静,骇了个半死,忙趔趔趄趄跑去找夫人。

    可他已经拿定了主意。

    老头子见状,骂了句“冥顽不灵”,一屁股坐回椅子,开始叹气,说什么只有他一个儿子,万一出事,让家中父母怎么办?

    他想了下,告诉老头子,正值壮年,再生一个又何妨,老头子却搬起椅子就来砸他。

    不孝子不孝子不孝子……老头子念叨半天,将门窗一锁,丢下他走了。

    那个时候,老头子一定没想到,锁了门,他也能溜出来。

    想到往事,孟元吉移开了视线:“那扇门的样子好古怪。”

    说话间,忽然一阵轻响,他们身边的断瓦残垣,再次粉末般碎开。

    有艳丽如绸的龙爪花,一株株从碎屑中探出头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周仙吏〕〔我的霍格沃茨大有〕〔全职艺术家〕〔峡谷正能量〕〔战神狂婿〕〔万族之劫〕〔这个大佬有点苟〕〔精灵掌门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再多管我一次〕〔女尊世界的白莲花〕〔九星毒奶〕〔西游之氪金玩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