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最强军神〕〔我给妈咪牵红线〕〔抗战之开局一张十〕〔清卒〕〔一胎俩宝,老婆大〕〔强势婚爱:豪门老〕〔沈蔓歌叶南弦〕〔末日拼图游戏〕〔绝品小神农〕〔快穿之专业打脸指〕〔闪婚强爱:老公,〕〔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凤无忧慕容毅〕〔我靠反转系统吃定〕〔界狱塔叶玄〕〔一颗柔心两目温情〕〔天降六宝:顾总追〕〔剑临诸天叶玄全本〕〔顶级帝婿〕〔雇我吧崇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95章 苏醒
    仿佛只是一眨眼,他们身处的地方,便成了花海。

    众人目之所及,只剩下茫茫的红,而这片红海的尽头,是一扇孤零零的门。没有墙壁,没有屋舍,只有一扇门笔直矗立在天地间。

    孟元吉回过神来,低低惊呼了一声。

    他穿过花丛,走到远处,遥遥望向那扇门。

    果然,不管他是往前,还是往后,往左抑或往右,那扇门始终都在同一个位置,以同一种姿态面向他。

    眯了眯眼睛,他扬声问:“这地方真的没有出口吗?”

    唐宁坐在地上,小心抱着阿妙,闻言道:“便是有,恐怕你也找不到。”

    孟元吉踮着脚,来来回回反复张望。那金碧辉煌的渡灵司,已经连渣也不剩。他所能看见的东西,除了那扇门,便只有遍地的龙爪花。

    而花海里,也只有他们。

    孟元吉皱起眉头,寻了个方向,便往前走。

    前方的龙爪花,生得又高又大朵,简直不像真的花。他越往前,便越是像在丛林里穿行。

    翻卷的花瓣,轻轻擦过他的脸。

    他却并没有闻到什么香气。

    这一切,都仿佛是梦境般虚幻。

    他埋头向前,渐渐消失在花海里。

    留在原地的唐宁,蹙了下眉,望向迦岚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听见她的话,不远处的唐心和阿炎,也都朝着迦岚看过去。

    一袭黑衣的少年,在密密麻麻的曼珠沙华间笑了下。

    唐心正要迈开的脚步,僵住了。

    这种时候,他还在笑,真是妖怪。

    唐心将自己刚刚提起来的脚,落回了原处。

    他们难道都不害怕,不紧张吗?

    他悄悄看一眼唐宁,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发紧。二姐也是,为什么她能这般镇定地发问?

    耳边传来阿炎叽叽咕咕的说话声,唐心将目光一收,重新落到迦岚身上。

    黑衣银发的少年郎,被红色的花海衬得愈发俊俏非凡。

    他歪了歪头,像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忽然道:“神明的事,你问我,我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但谢玄先前的确同我说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

    不等唐宁细问,他已自顾自说下去:“唐律知,果然不是什么寻常凡人。”

    唐宁面色微变,问道:“怎么个不寻常?”

    迦岚道:“生死册上,已经没有他的名字。”

    “已经?”唐宁一听,便听出了关窍,“这话的意思,是说他的名字过去是在生死册上的?”

    迦岚轻轻应了一声:“谢玄未提,想来是他也不清楚,但我认为,六百多年前的那个唐律知的确是人。”

    唐宁沉默了一瞬,低声道:“那我呢?”

    她的名字——那个被天命画上了朱砂红痕的名字——还在那张纸上吗?

    身为唐律知的后代,她和唐律知到底有多相像?

    唐宁看着迦岚,等着他的回答,他却不吭声了。

    一阵沙沙响声,花海里滚出来一团墨绿色。

    孟元吉大口喘着气,坐在地上道:“这花……呼……呼呼……这花……”

    他喘了半天,没能说清楚话,急得阿炎大喊:“快点!快一点!”

    孟元吉抬起一只手,朝它摆了摆,喘息着道:“等、等一等……”

    “不!我不!不等!”阿炎冲进花海,大叫着催促他,“快快快——”

    孟元吉听着它的声音,越急越是喘不匀那口气,只好闭眼呼吸,咬牙道:“那花上好多露水!”

    “……”

    阿炎愣了愣,回过神,便要烧死他。

    孟元吉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急声道:“先听我说!”

    “我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什么出口。宁小姐说得对,就算这地方真有出口,也一定不是我能找到的。”

    他呼口气,指指身后道:“这片花海,好似没有尽头。”

    “我越是往深处走,便越是这般觉得。而且,奇怪的是,那些花,越生越密,越生越大株。走到后面,一株株简直像参天的大树。”

    “那些花上,全是露水,人一走过去,水珠落下来,便同落雨一样。”

    他身上的衣裳,都湿了。

    拧拧袖子,孟元吉道:“我们几个,大约是死定了。”

    “……”

    阿炎才按下去的那团火气,立刻又熊熊烧起来。

    它火光冲天地道:“你才死定了!”

    一口气五个字,真流利。

    蓝色的火焰,点燃了丛丛龙爪花。

    孟元吉道:“你生什么气,我又不是故意要说这种晦气话,若有法子,我也不想死呀。”

    “可是你看,这地方要出口没出口,要东西没东西。”

    “就算露天住两宿冻不死,没吃的,饿也该饿死了吧?”孟元吉左躲右闪,拿缠满绷带的右手挡在阿炎面前,“难不成,要吃花?”

    “这花要是能吃,我倒是也愿意吃,可我一个人,天天吃花,也活不了几日。”

    “至于你们,虽说是妖怪,不吃饭一时半会也死不了,但一年两年,一辈子都被关在这里,又同死了有什么分别?”

    他嘴里说着丧气至极的话,脸上表情却很平静。

    这样的反差,让阿炎更恼火了。

    它骂着“去死、去死”,忽然火光一黯,停下了。

    那只手,看起来好吓人。

    隔着密密实实的绷带,依然让它不安得紧。

    阿炎停在半空,一动不动。

    孟元吉大汗淋漓地垂下手。

    明明方才很冷,连哈气都是白的,这会却又热了起来。他扯扯领口,露出锁骨,热得好像要融化在地上。

    是因为眼前的蓝色火球吗?

    孟元吉看看阿炎,恨不得将衣裳给脱了。

    可阿炎的表情,皱皱巴巴的,像是根本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冒汗。

    真是奇了。

    小小的一方地,只有三个人在流汗。

    唐宁怀里的阿妙,热红了脸。

    唐心也扯开了领口。

    孟元吉瞧着瞧着,瞧出了名堂,轻声道:“宁小姐,你果然不是人吗?”

    唐宁侧过脸,看向他,忽然,杏眼一瞪,大叫了声:“小心!”

    “轰隆”一声巨响。

    花海里钻出了一根雪白的玉柱。

    孟元吉就地一滚,险险避开,大声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伴随着话音,芜的渡灵司,变得尘土飞扬。有笔直的柱子,接二连三地从土里冒出来。

    仿佛时光倒流,那些消失的建筑,又一点点出现在渡灵司的土地上。

    归墟前的那扇门,忽然看起来十分得遥远。

    孟元吉手忙脚乱地爬起来。

    地动山摇。

    唐宁抱紧了阿妙。

    沉睡的少女,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像死去一样不肯醒来。

    阿炎愣愣地看了一会,也匆匆忙忙飞到迦岚肩头,不敢再动。

    有碎石飞过来。

    迦岚扬手一挡,将石块抓在了手里。

    雪白的石头,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世上最上等的玉石。

    可它摸上去,一点也不光滑。

    狰狞的棱角,几乎要划破他的掌心。

    天光渐渐明亮起来,那种灰蒙蒙的白,已有黎明即将到来的样子。

    众人面前,出现了一块雪白的石台。

    石台旁,茂密的曼珠沙华,像流水一样朝台面上涌去。

    团团围绕的花朵间,出现了一个穿白衣的小孩子。

    他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样子,那般小,那般软糯,像个粉做的团子。

    黑葡萄似的眼睛,很慢地眨了两下。

    他看着唐宁,慢慢张开嘴:“娘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