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狂婿夏天周婉〕〔陈歌马晓楠中文网〕〔超级作死宝箱系统〕〔叶辰萧初然章节目〕〔一号狂婿夏天周婉〕〔逍遥战神江策丁梦〕〔神级上门狂婿苏洛〕〔逍遥战神江策〕〔无敌医仙战神〕〔从我的团长开始抗〕〔这个门派要逆天啊〕〔战神归来江策〕〔绝品仙尊赘婿〕〔强势归来〕〔从至尊系统开始无〕〔玉金记〕〔都市战尊奶爸〕〔巅峰废婿林子铭楚〕〔比邻〕〔走在为爱奋斗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97章 偏心鬼
    阿吹一愣,旋即手忙脚乱地翻找起来:“烧卖、烧卖……”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白衣小童一喊饿,他便想起了那日谢玄拿来的翡翠烧卖。

    可满地阳光,满地繁花,哪有什么烧卖。

    他无措地揪着衣兜。

    金色日光下,小孩儿模样的无常大人,眨了眨眼睛。

    他看人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眨眼。漆黑的眼仁,越眨越是明亮。盯着阿吹看了一会后,他小声问了句:“烧卖是什么?”

    阿吹还是愣愣的,闻言道:“是吃的。”

    “好吃么?”

    “好吃……”

    明明说的是实话,但阿吹还是越说越没有底气,他松开已被自己揉搓得皱皱巴巴的衣裳,嗫嚅着道:“谢素大人,我、我……”

    谢小白听见“谢素”二字,扑闪的眼睛里掠过一丝好奇,打断了他的话:“你为何不叫我无常大人?”

    阿吹面露惊惶,急急道:“您想让我叫什么,我便叫什么!”

    谢小白摇了摇头:“我倒是并不在乎你叫我什么。”

    他伸出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阿吹问:“您怎么了?”

    谢小白半闭着眼睛,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你方才问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是不是?”

    阿吹点了点头,视线悄悄越过他,看向不远处的唐宁一行人。

    谢小白的声音,软软糯糯,十足的小孩子口气。

    他掀起眼皮,在阳光下定定地看着阿吹:“你真的不知道么?”

    一向看起来很机灵的阿吹,这会却傻呆呆的,听见他反问自己,只是皱皱眉头道:“谢玄大人什么也没有告诉我。”

    最后一次见面时,那不成器的老东西,大骗子,连句对不起也没有同他说。

    回忆着,阿吹突然白了脸。

    这种白,仿佛是由灵魂里透出来的,比他身上雪白的衣衫还要没有血色。

    那个时候,老东西都说了些什么?

    阿吹的脸色,白到透明。

    他一点一点全想起来了。

    无常大人说,我惯着你,旁人可不会惯着你。

    那个旁人,指的是谁?

    他当时没明白,以为老东西只是在故意找茬,可是,此刻的他,面前站着谢素大人。

    难怪那一天,无常大人莫名其妙说他脾气差,要改改。

    丽日灼灼,阿吹却如陷黑暗。

    ——无常大人带着翡翠烧卖来寻他的时候,就知道渡灵司要变天了。

    想起那些烧卖的味道,阿吹眼眶红红,又想落泪。

    他一直爱哭,一哭起来便没完没了。

    可谢素大人,好像不喜欢爱哭的人。

    用力捂着眼睛,阿吹呢喃着道:“烧卖……是烧卖……”

    无常大人给他的烧卖,并不是普通的吃食。所以那一日,他哭着发了脾气,无常大人也没有生气。

    他只是一只烧卖一只烧卖地在那喂食。

    那些烧卖里,藏着无常大人的力量吗?

    阿吹忍了又忍,到底没忍住,眼泪还是珠帘断线般簌簌落下来。

    他哇哇地哭,哇哇地道:“我不该在这里——”

    谢小白看看他,用力一点头,全然不客气地道:“没错,你不该在这里。”

    生死更替,他和谢玄从来没有碰过面。

    谢玄的器灵跟他的器灵,完全不是一回事。

    主人不在,器灵也会跟着消失。

    新的主人,新的器灵,新的渡灵司。

    所有的一切,都该是新的。

    就好像新生的他,也不是上一个谢素。

    摘下手边的龙爪花,置于鼻下,用力嗅了嗅,谢小白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这些花,闻上去并没有什么气味。

    雪白的渡灵司,是用玉石堆砌而成的囚牢。

    他已经彻底清醒过来。

    自己的名字,身份,来历,他都知道了。

    可是,他没有记忆。

    除了谢玄和渡灵司相关的事,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捏碎了手里的花,谢小白苦恼地“啊”了一声,望着阿吹道:“阿玄真是个偏心鬼。”

    阿吹大哭着,说不出反驳的话。

    渡灵司里有那么多的器灵,每一个都生得同他一模一样,可是无常大人只留下了他。

    明明无常大人早就十分虚弱。

    阿吹泪流不止,哭倒在花丛里。

    谢小白丢开残花,上前摸了摸他的衣裳。

    细腻柔软的布料,是他钟爱的手感。

    他分明是个没有过去,没有往事的人,可自己喜欢什么,厌恶什么,却清晰地印在脑子里。

    谢小白道:“罢了,既然你已穿上了渡灵司的衣裳,我便留下你吧。”

    阿吹抬起头,眼泪大颗大颗地挂在眼睫上。

    谢小白抓住他的肩膀,将他前后摇了摇。

    晶莹的泪珠,登时落雨一样落下来。

    谢小白奶声奶气叹息道:“正好,你什么都记得。”

    阿吹泪眼朦胧看着他。

    谢小白道:“阿玄为什么不干了?”

    阿吹听得一怔,抽泣着问:“不、不干了?”

    谢小白松开他,赤着脚后退一步。那样小的脚,踩在地上,还有些蹒跚。他颔首道:“是啊。”

    “不过,你要觉得不明白,说他死了,也是可以的。”

    “可是,他为什么会死?”谢小白站在花海里,半个身子都叫血色的花朵淹没了,他回头看看身后,侧着脸道,“真讨厌,我还不想出来呢。”

    阿吹爬起来,站直了,和他一起看过去。

    躺在空地上的那个人,是无常大人喜欢的人。

    阿吹忽然有些不敢说话。

    谢小白还在问,见他不回答,抬起脚踢踢边上的花茎道:“怎么,你不知道吗?”

    阿吹想想,自己的确也算不知道,便硬着头皮道:“谢素大人,我只是个没用的器灵。”

    “没用的器灵?”谢小白似是不信,猛地将脸转过来,朝他嘟了嘟嘴。

    阿吹连忙低下头去。

    谢小白轻轻“哼”了一声,转身向前走去。

    他越走越快,神情越来越明快。

    脚步渐渐变稳,他一口气跑到了众人面前。

    “娘亲!”

    “谁是你的娘亲。”迦岚的手指头,戳在他的脑门上。

    小童子定住了,仰头道:“左右不是你。”

    迦岚冷笑。

    他后退半步,避开迦岚的手,慢慢道:“你身上有十方的臭味,我讨厌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