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宠妻:神医狂〕〔秦偃月东方璃〕〔秦偃月东方璃目录〕〔秦偃月东方璃〕〔冷王宠妻秦偃月〕〔东方璃秦偃月〕〔我真的在打篮球〕〔秦偃月〕〔我滴个良人呐〕〔清宫之娘娘又精分〕〔我的弓箭带八倍镜〕〔我的上单是真的菜〕〔团宠小作精每天都〕〔天幽剑尊〕〔这个世界很危险〕〔老仙儿〕〔大千纪之修罗篇〕〔神医狂妃甜且娇秦〕〔龙王殿〕〔105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98章 反正你就是
    阿炎闻言急了,挣扎着想要飞过来,可它挪来动去,半晌也没有移动一寸。

    只见白衣小童子手一扬,它便摔到了花丛里。

    阿吹急忙扑过去,喝止道:“别动了蠢货!”

    蓝色的一团火,幽幽的,蜷缩在花下。

    阿吹压低了声音道:“这一回,可不是你能胡闹的。”

    谢素大人让他害怕,怕得浑身发抖根本停不下来。他不知道,无常大人为什么要留下自己,明明他只是个胆小又不中用的家伙。

    阿吹伸出手,将阿炎抱起来,搂进怀里:“不要出声,老实待着。”

    那边的气氛,已经冷凝到他不敢睁眼去看。

    温暖的阳光,并没有让那两个人的表情变的和煦。

    黑衣银发的少年,冷冷看着面前白衣的小孩子,那张稚气的脸庞,一点也不讨人喜欢。

    他垂下手,冷然道:“你讨厌谁喜欢谁,同我有什么干系。”

    白衣小童,又退一步。

    他努力扬着脖子,仰头看迦岚:“那你挡在这里做什么?想当拦路狗么?”

    阳光下,他原本就看起来较之常人要浅淡些的发色,忽然变得更浅了。

    他的头发,眉毛,都变成了一种极浅的淡金色。

    那薄薄的一层光芒,好像是凝固的日光。

    说完以后,他猛地向前跑去,叫着“娘亲”就要往唐宁怀里冲。

    唐心不知何时走到了唐宁身旁,见状眉头一皱,连忙将唐宁拽到了边上。

    谢小白扑了个空,眼睛一眨,大怒道:“放肆!你们好大的胆子!”

    他用力跺了下脚。

    嫩白的脚趾头,深深嵌入泥土。

    有无数枝蔓从地下涌出来。

    他盯着唐心,沉着脸道:“愚蠢的凡人,还不快些放开娘亲。”

    迦岚站在他身后,面上神情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血色的藤蔓,在空中舞动。

    孟元吉手里的长剑拔到一半,见状“铮”一声松开手,让剑落回了鞘中。他悄悄上前,拖住沉睡的阿妙,避去了一旁。

    不远处,阿吹抱着小火球,也急急忙忙跟上了他。

    他们身后,已是一片“血海”。

    孟元吉边跑边气喘吁吁地问阿吹:“这个无常,怎么和原来那个一点也不一样?”

    阿吹拼命迈着两条小短腿,闻言大大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你问我,我又去问谁?”

    他连自己为什么会被无常大人留下来都不知道呢!

    一高一矮,越跑越快。

    阿吹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望向孟元吉背着的阿妙。

    可恶的人,到了这种时候,还能睡得这么熟!

    真讨厌!真讨厌!

    无常大人为什么要喜欢她?

    阿吹用力咬紧了牙,几乎要将那一排米粒似的小白牙尽数咬碎。

    跑了一会,他忽然脚下打结,差点摔倒在地上。

    移开视线后,眼泪又挂在长长的睫毛上。

    阿吹低下头,恼恨地将脸贴在阿炎身上。

    那些藤蔓,已在阳光下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

    无数的曼珠沙华,在空中绽放。

    蜷曲的花瓣,变得尖针一样锐利。

    谢小白手指着唐心,扭头来看迦岚:“我才不管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反正我不认得你们,也不在乎你们是生是死。”

    他口气平静地议论着旁人的生死。

    迦岚终于明白,谢玄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何意思。

    以他现在的样子,还真拦不住眼前这疯颠颠的白无常。

    见他沉默着不说话,谢小白“哼”了声道:“只剩这点妖力的狐狸,也敢闯进渡灵司。”

    有风吹来,他头上淡金色的长发被风吹得高高扬起。

    迦岚笑了声,道:“你一个无常,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神明么?”

    “不要天真了!你若真有那般厉害,不如去将十方的通道打开呀!”他讥笑着,抓住了身后飞刺过来的藤蔓。

    谢小白愣了下,旋即吃吃笑起来。

    他脚下土层松动,开出一朵巨大的龙爪花。

    每一片花瓣,都像是成匹的绸缎般美丽宽阔。

    他赤脚踏上去,花茎蜿蜒,将他高高托举起来。

    平视着迦岚,他笑着道:“十方,通道,我好像隐隐知道些什么呢。”

    “你既然想让我打开它,便说明它现下还封闭着。”笑容满面,他歪了歪头道,“我就是能打开,也绝不会打开它。”

    “生气么狐狸?”

    “想和我打一架吗?”

    他笑嘻嘻的,从嘴里说出来的每个字都像是挑衅:“我现在很不愉快,正想打架呢!”

    迦岚的眼睛,慢慢变成了红色。

    谢小白大笑道:“这就对了!”

    才平静下来的天空,又在风云涌动。

    那些金色的阳光,一点点淡去。

    唐宁喊了一声:“无常。”

    她没有叫大人。

    花上的谢小白,闻声立刻坐下来,趴在花瓣边沿,朝她招手道:“娘亲——娘亲——我在这里——”

    他看着唐宁的时候,完完全全就是一副小儿姿态。

    什么神明,无常,生气,全都不见了。

    唐宁往前走了一步,问道:“你原先可见过我?”

    谢小白摇了摇头:“应当是没有。”

    唐宁道:“那……你我今日乃是初见?”

    硕大的花朵,在风中晃了晃。

    谢小白用力点头道:“是啊!”

    美貌的少女,闻言微微眯起眼睛,抬手指向自己道:“既然是初面,你为何一直叫我娘亲?”

    眼前人影一闪,花上的白衣小童已一跃而下,朝她飞奔而来。

    “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他抱住唐宁,将脸贴在她的裙子上,“反正,你就是娘亲。”

    唐宁没有推开他,只是道:“可是,你是神明呀。”

    谢小白仰起头,笑着道:“那又怎么样?娘亲你,还是人呢。”

    伴随着话音,那些舞动的藤蔓渐渐退去,重新钻进土里。

    唐宁愣住了。

    她好像已经有很久没有听见过这样的话。

    人……她还是个人……

    见她出神,谢小白轻轻抓住她的手,摇了摇,问道:“娘亲,他们都是你的人吗?”

    “嗯?”唐宁醒过来,蹙了下眉,总觉得他问的话好像有哪里奇怪,但看看周遭还在震动的地面,她立即道,“是我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