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号狂婿夏天〕〔江策战神之王〕〔上门龙婿叶辰〕〔逍遥战神江策丁梦〕〔丁梦妍江策〕〔龙婿战神萧辰〕〔超级赘婿叶锋李若〕〔女主叫云若月,男〕〔娱乐之天王要相亲〕〔浴天圣帝〕〔发飙的人生〕〔朝如青丝莫成雪〕〔乞丐小妞的随身商〕〔女神的战神狂婿〕〔末日拼图游戏〕〔皇叔宠妃悠着点〕〔龙血战神萧辰姜诗〕〔上门龙婿〕〔南宫柔楚玄辰〕〔楚玄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99章 我不想让你走
    谢小白闻言笑起来,抓着她的手指用力了些:“既然都是娘亲的人,那便算了吧,我也不生气了。”

    震荡的空气,恢复了平静。

    阳光重新温暖地洒落下来。

    微风中,轻轻摇曳的植株,已不见半分戾气。

    谢小白转头,笔直望向迦岚,眼中透出不屑:“今日便放过你吧。”

    迦岚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他在看唐宁。

    面色怪异的少女,朝他摇了摇头。

    他微微别开脸,大叫了一声“阿吹”。

    墙边的小童子,立刻抖了一抖,抱着阿炎慢慢吞吞地站起来:“干什么?”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喊他?

    他都躲起来了。

    动作越来越慢,阿吹走路的样子,连挪也算不上。他怀里的阿炎,耐着性子,等了又等,可半天也不见阿吹走出多远,急得直挣扎。

    仍然缠着唐宁不放的神明大人,瞧见这一幕,也皱起了眉头。

    他小声嘀咕了句:“阿玄的器灵,怎么走起路来磨磨蹭蹭的。”

    言罢,他忽然踮起脚,朝唐宁招了招手,让她低头。

    “怎么了?”唐宁干脆蹲了下去。

    谢小白凑到她耳边,轻声问:“娘亲,你见过阿玄吗?”

    唐宁望着前方,点了下头。

    谢小白的声音更轻了,仿佛眼下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犯错。

    他闭着眼睛,语带期盼地问道:“阿玄他,生得同我像吗?”

    唐宁一怔,想了下道:“你们俩是兄弟吗?”

    听见“兄弟”二字,谢小白立即睁开了眼睛:“你怎么知道的?我和他果然生得很像么?”

    唐宁抬起手,比划了下:“身量上倒是不太像。”

    谢小白高高仰着头,吃惊地道:“他竟然有这般高大?”

    唐宁道:“大人模样,自然是生得高的。”

    谢小白叹了口气,看看自己嫩生生的小脚,不满意地道:“明明我才是兄长。”

    阿吹已经走到附近,闻言又是一抖。

    没错,这看起来又矮又小,粉团似的豆丁,是谢玄大人的兄长。

    他哆哆嗦嗦放开阿炎,看着面前的迦岚道:“狐、狐狸,你干什么要叫我?”

    迦岚道:“带路,让我们出去。”

    阿吹“啊”了一声,慌慌张张道:“你现在便要走?”

    迦岚望着自己指尖上沾着的花汁,颔首道:“早走晚走都要走,自然是早些走。”

    该死的无常,丢了个烂摊子给他。

    收回视线,迦岚远远看了一眼孟元吉所在的方向。

    那个被神明喜欢上的可怜女人,还在昏睡。趁着阿吹还未将事情和盘托出,他们现下便走,最为妥当。

    可阿吹大哭起来:“迦岚大人,你再多留一会嘛!”

    他一哭,贴在唐宁身边的谢小白猛地看了过来:“他都说了要走,你为什么不让他走?”

    阿吹鼻子一吸,眼泪挂在了眼角。

    为什么?

    他害怕呀!

    都走了,岂不是就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面对谢素大人?

    他不要,说什么都不要。

    大哭着,阿吹上前抓住迦岚的手臂,一面同谢小白道:“时辰还早,大家一块儿再叙叙旧多好……”

    谢小白牵着唐宁的手,看看四周,忽然又道:“我饿了。”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喊饿。

    他小小的手,紧紧抓着唐宁的。

    哭声,说话声,风声混在一起,渐渐吵闹起来。

    谢小白道:“娘亲,我饿了。”

    他拖着唐宁,就要往廊下去。

    唐宁终于肯定,眼前这小孩子模样的神明并不清醒。

    他大步迈开,越过迦岚和阿吹,径直向前走去。那些雪白的建筑,昭示着他和谢玄截然不同的喜好和取向。

    他一边走,一边问:“娘亲,你吃过烧卖么?”

    “你说,我若是想吃烧卖,该去哪里吃?”

    “那东西到底好不好吃?”

    “是不是只有人界才有?”

    他絮絮叨叨询问着,却并不在乎唐宁有没有回答。

    忽然,迈上台阶,他定住了,回头道:“娘亲,你该不会想同狐狸一道走吧?”

    唐宁背着光,神情有些模糊。

    谢小白道:“我不想让你走。”

    他继续向前去,始终不肯松开唐宁的手。

    花海里,阳光明媚,阿吹哭哭啼啼道:“你看,谢素大人是不会让唐小姐走的。”

    迦岚长长叹了一口气。

    说是兄弟俩,为什么差得这般多?

    明明谢玄见了唐宁,骇得要命,不是吐血便是脸色发白,这个孩子模样的家伙,却对她如此亲近?

    站在花海里,他头疼地闭上了双眼。

    过于温暖的日光,让他想起了十方。

    长廊下,远远传来软糯的说话声。

    阿吹擦干眼泪,飞快地道:“迦岚大人,我是不会把那个人的事告诉谢素大人的。”

    迦岚闻言,不置可否地扫了他一眼。

    就连阿炎,看起来都好像不太相信他的话。

    阿吹连忙发誓,咬着牙道:“我是认真的!”

    阿炎飞到他头顶上,拿焰尾燎他的朝天辫。

    红绳在蓝色的火焰里,发出耀眼的光芒。

    阿吹有些生气,又没有法子,只好道:“走走走,你们都走吧!可是,谢素大人缠着唐小姐,你又打不过他,要走只能把心上人给留下了!”

    他忿忿往前走去,阿炎飞过来叫他,他也不肯搭理。

    曼珠沙华在风里呻吟着。

    迦岚猛地转身,向远处看去。

    那扇巨大的门,已经不见了踪影。

    归墟的入口,消失在暖风里。

    这些曼珠沙华,和谢玄在时的花,已全然不一样。

    他听见孟元吉大叫了声:“狐狸!她要醒了!”

    身形一掠,迦岚到了墙边。

    阿妙闭着眼睛,眼皮底下的眼珠子却在转动。

    孟元吉轻轻呼气,指着阿妙道:“你看,她是不是要醒了?”

    迦岚低着头,神情凝重:“你是没有见过人做梦吗?”

    “做梦?”孟元吉愣了下,重新去看阿妙的脸,“原来是入梦了呀。”他感慨了句,忽然道,“这种时候,不知道她梦见了什么。”

    迦岚看着阿妙,总想起谢玄走进雾里时的那张脸,不觉心烦起来。

    他抛下一句“看好他们”,越过了高墙。

    孟元吉仰头看了看,将视线收回,无奈地道:“看来,你和我是注定要呆在一块了。”

    日光下,两个凡人少年,对视了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