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最强军神〕〔我给妈咪牵红线〕〔抗战之开局一张十〕〔清卒〕〔一胎俩宝,老婆大〕〔强势婚爱:豪门老〕〔沈蔓歌叶南弦〕〔末日拼图游戏〕〔绝品小神农〕〔快穿之专业打脸指〕〔闪婚强爱:老公,〕〔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凤无忧慕容毅〕〔我靠反转系统吃定〕〔界狱塔叶玄〕〔一颗柔心两目温情〕〔天降六宝:顾总追〕〔剑临诸天叶玄全本〕〔顶级帝婿〕〔雇我吧崇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105章 安顿
    如果谢素大人发现了真相怎么办?

    他凑过去,口气弱弱地道:“谢素大人,左右无事,不如我也一起去吧?”

    谢小白看着他,脸上笑意淡了两分:“你也去?为什么?这几个人难不成也是你的友人?”

    阿吹闻言慌了:“这、这倒不是……”

    谢小白道:“既然不是,你为什么要同我们一道去?”

    阿吹乱了手脚:“我不去了,不去了!”他连连摇头,再不敢多说。

    谢小白牵着唐宁往外走,口中道:“娘亲,人界如今是什么样子?”

    他总觉得自己去过人界,可那地方是何模样,有何好玩的,他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唐宁看看身后,见众人已经动身,笑着道:“人界和这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左不过是宅子土地,河流鲜花,阳光和人罢了。”

    谢小白面露失望:“那还真是没什么分别。”

    他下了台阶,忽然扭头向后看,同阿吹道:“我走了。”

    阿吹一愣,旋即大惊失色地冲出来:“谢素大人!你还回来吗?”

    谢小白紧紧抓着唐宁的手:“这是我的渡灵司,我当然要回来。”

    阿吹拍拍胸脯,长舒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说话间,长廊另一头走过来一群白衣人。

    谢小白的器灵们,已经忙活起来。

    距离谢玄消失,才不过一会,但渡灵司已经变了大样。那成群的“阿吹”,全成了白衣飘飘的美男子。

    阿吹站在里头,矮矮的,像个迷路的孩子。

    谢小白一口一个娘亲,雀跃地推门出去。

    孟元吉在后头小声地和唐心道:“他管宁小姐叫娘亲,怎么不叫你舅舅?”

    “……”唐心脸一沉,“你认真的?”

    孟元吉想了想道:“看来神明并不讲究辈分。”

    他说话的时候,总是笑嘻嘻的,可语气听上去又好像很真挚,叫人无从分辨他到底是不是在说笑。

    唐心别开了眼睛。

    孟元吉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你们俩是从死人堆里出来的吧?”

    唐心呼吸一轻。

    孟元吉道:“虽说唐姓并不罕见,但雷州城里才出了那样的惨案,未免有些巧合了。”

    “那只狐狸,莫不是一直都被封印在唐家?”明知迦岚会听见,他还是压低了声音问,“官府始终找不到线索,抓不到凶手,是不是因为凶手根本就不是人?”

    他说完,仔细去看唐心的表情。

    少年脸上,却露出了浅浅的酒窝。

    他在笑,笑得很嘲讽:“你错了。”

    孟元吉放下了手:“哪里错了?是封印的事,还是凶手的事?”

    唐心已走到门边,笑意一敛,向外去。

    孟元吉连忙追上,外头细雨绵绵,不见一点阳光,果然是雷州。总也下不完的雨,忽大忽小,让人如处梦境。

    他听见唐宁在纠正谢小白,“还是叫姐姐吧。”

    毕竟是人界,万一叫人听见了,平白多个麻烦。

    以她的年纪,还真养不出这般大的孩子。

    可谢小白仰着头,看着天上的雨,闻言只是道:“好的娘亲。”

    唐宁无奈:“是姐姐。”

    “好的娘亲,是姐姐,我知道了。”也不知他是根本没有听进耳朵里,还是故意的。

    这要是一边叫着娘亲,一边说是姐姐,还得了?

    唐宁轻轻敲了敲他的头:“算了,娘亲便娘亲吧。”

    谢小白揉揉眼睛,来看她:“娘亲,这是哪里?”

    他看见什么,都觉得新鲜。

    唐宁弯腰将他抱了起来:“这是雷州,一个总在下雨的地方。”

    “娘亲不喜欢雨吗?”

    “不喜欢。”

    “为什么?”谢小白伸出手,接了半天的雨,“我倒是很喜欢呢,冰冰凉凉,真好玩。”

    他嬉笑着,甩甩手,将手里积蓄的雨水尽数朝迦岚甩去。

    可迦岚没躲,任由雨珠打湿了肩头。

    事情一下变得无趣了。

    讪讪放下手,谢小白搂着唐宁的脖子道:“娘亲……”

    “嗯?”

    “你的朋友,要醒了。”他轻声说着,眼中神色深了些。

    迦岚背上的人,动了一下。

    他们进了龙角巷。

    阿妙的宅子,空阔寂静,没有一个人。

    谢小白坐在扶栏上,眺望远处,喃喃道:“龙角巷,真是奇怪的名字,这巷子生得像龙角吗?”

    他回头看唐宁,发现她和迦岚在说话。

    两个人的声音都放得很轻,他听了一会,却没有听清楚,只模模糊糊听见什么等一等。

    等什么?

    还有人要来吗?

    他站起来,远远看见那团蓝色的小火球飞啊飞,飞去了角落里。

    那地方隐隐约约传来点水腥气,好像有个池子。

    天上细密的雨丝,渐渐变成了珠子,噼里啪落下来。

    他眉头一皱,跳下栏杆,问唐宁:“娘亲,你的朋友还没有睡够吗?”

    唐宁摇摇头,笑了下道:“不过看样子,差不多了。”

    谢小白倚着栏杆,忽然看见迦岚朝自己走过来,连忙道:“我要和娘亲在一起!”

    迦岚挑眉,站定了道:“你不是嚷嚷要吃烧卖,我领你去吃。”

    “你?”谢小白犹豫着,“娘亲呢?”

    迦岚道:“你一个神明,还怕她跑了不成?”

    谢小白看看自己光溜溜的脚,仍很犹豫。

    迦岚上前,一把将他抄起来,大步向前去:“先前在渡灵司,你不是嚣张得很,如今怎么看起来畏畏缩缩的?”

    “谁畏畏缩缩了!”谢小白趴在他肩膀上,遥遥看唐宁,“娘亲!我吃了烧卖便回来!”

    阿炎高高停留在空中,瞧见这一幕,龇牙咧嘴地叫了两声。

    那讨厌的无常,装疯卖傻,缠了唐宁给他做母亲,如今还想让它家小主子给他做父亲吗?

    腹诽着,阿炎一头冲下来。

    下方的孟元吉唬了一跳。

    唐心却只是瞥了一眼他们,淡然道:“把尸体烧了吧。”

    阿炎嘟嘟囔囔,不情不愿,还是朝池子飞了过去。

    在渡灵司养了这么多天,它的妖力总算恢复了。

    耀眼的光芒,从它身上散发出来。

    蓝色火焰,像翠鸟的羽毛,轻轻落在水面上。

    惊鸿,游龙,俱在燃烧。

    池子里的水,沸腾着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