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配的开挂人生〕〔第九艺术之书重启〕〔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捡个世子来种田〕〔大唐之最强熊孩子〕〔废柴娇妻太倾城〕〔我女儿实在太厉害〕〔废柴王妃是块宝〕〔漫威之怪物猎人大〕〔巨星妈咪超给力〕〔女主叫云若月男主〕〔陈黄皮〕〔霍不凡〕〔霍不凡宁晴雪〕〔龙王医婿〕〔回到宋朝当暴君(〕〔上门龙婿(叶辰萧〕〔惊天战王〕〔我是出道仙〕〔1255再铸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107章 新生
    谢玄消失,渡灵司崩溃,新的无常出现以后,却是个没有记忆的奇怪家伙。

    年幼面孔的白衣神明,看起来好像什么都知道,又好像什么也不懂。

    那种异样的矛盾,强烈地笼罩着他。

    对渡灵司而言,所谓的新生,大约便是这样的。

    如果谢玄没有说谎,那他告诉迦岚的那些话,已经预示了今日局面。他想让阿妙和寻常人一样,寻常地活在岁月洪流里。

    是以,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忘却了谢玄,阿妙的人生便是全新的。

    人这种东西,看起来是由血肉和骨头组成的,但事实上,没有记忆的皮囊,只是皮囊,空荡得风一吹便会发出呜呜声响。

    真正的人,该是由细微往事一点点织成的。

    那些记忆,才是真正的血肉。

    唐宁坐在床边,慢慢闭上了眼睛。

    窗外的雨,下得更大了。

    如果阿妙什么都记得,这会是否也会像雷州的天空一样,哗哗地流泪?

    可惜,已经变成白纸一张的阿妙,再也不可能给出答案。

    唐宁在黑暗里听着雨声,忽然身子一歪,倒在了被子上。

    她睁开眼,看向阿妙。

    脸色发白的年轻女子,正眼也不眨地盯着她。

    “表姐?”唐宁唤了一声。

    阿妙道:“我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唐宁深深叹息,拍拍她的手道:“别急,也许过两天便能想起来了。”

    阿妙摇摇头,脸色愈发难看:“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不能想起来。”

    她看着唐宁,越看越陌生:“我和你,生得像吗?”

    唐宁坐起来,下床趿拉了鞋子去找镜子:“说像,也不算像吧,毕竟一表三千里,表姐和我之间也不知差了几个三千里,除了都是女孩子,还真不怎么像。”

    她翻出一面菱花镜,递到阿妙面前。

    阿妙拿着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脸,又来看唐宁:“眼睛生得还是挺像的。”

    唐宁也凑过去,两张少女面孔贴在了一起:“唔,都是杏眼。”

    阿妙放下了镜子,叹口气,轻轻笑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了自己的脸,我这心里便自在多了。”

    她转头看向唐宁,笑着道:“不过咱们俩还真是不太像,你生得可要比我好看多了。”

    “那是。”唐宁趴在被子上,摆出得意状,“我可自小便一直被人说是仙子模样呢。”

    阿妙闻言,愣了下,旋即哈哈大笑起来。

    她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温暖的血色。

    “你这孩子,一点也不害臊吗?哪有人会这样说自己。”阿妙笑得肚子疼,丢开镜子,抱住了自己。

    唐宁见状,一把扑上去,挠她痒:“不是你先说我生得好看吗?”

    阿妙笑得停不下来:“我以为你会自谦两句呢。”

    “谁要自谦,该得意的时候当然要得意。”唐宁也跟着大笑起来。

    两个女孩子,在乱糟糟的被窝里,笑成了一团。

    果然,只留她一个人,是对的。

    要不然,什么也不记得的阿妙,突然看见一群奇奇怪怪的家伙,一定会更慌乱。等她打开了心防,哪怕只是半信半疑,再去解释迦岚等人的身份,便容易多了。

    唐宁笑得眼角沁出了泪水。

    她好像已经有很久没有像这样开心地笑过。

    距离她在井里发现迦岚,尚没有半月,但她的人生却好像已经重来了三遍。

    死而复生时,瘸腿唐宁的人生结束了。

    发现母亲的死因时,沉浸在美梦里的幼年唐宁,也死了。

    如今喘着气的她,背负着神明才有的离朱痣,走的是迷雾重重的路,她已经看不见前行的方向。

    笑着,笑着,俩人的笑声渐渐轻了下去。

    阿妙碰碰她的肩,小声道:“若是我一直都想不起来,该怎么办?”

    唐宁侧过脸,泪水沿着眼角,滑落到头发里:“别怕,就算真的想不起来,也不要紧。”

    “怎么会不要紧呢?”阿妙道,“什么也不知道的我,能做什么,要怎么才能活下去?”

    唐宁眨了下眼睛,有更多的泪水从眼眶里滚落出来。

    “你怎么哭了?”

    “我也不知道……”

    两个人侧躺着,互相看着对方。

    “不要哭了,你这样,我也想哭了。”

    “可是……你已经哭了……”

    眼泪打湿了脸颊。

    屋子里却很安静。

    伤心和快乐,是如此不同。

    唐宁抬起手,轻轻擦去阿妙脸上的泪水:“表姐,真的不要紧的,你会住上新宅子,认识新的人,过上新的生活。”

    “以前的事,想不起来便想不起来吧,只要将未来好好记住便可以了。”

    她平静的语气,莫名让人心安。

    阿妙无措的那颗心,一点点落回了原处。

    门外,嘴里还叼着半只烧卖的谢小白,仰头看了看迦岚。

    “怎么了?为何不进去?”银发少年掸了掸衣裳上沾染的水汽。

    谢小白声音轻轻的,含含糊糊道:“呜呜呜呜呜……”

    迦岚一个字也没有听清,皱起眉头道:“咽下去再说。”

    “……呜……呜呜……”谢小白人小嘴小,半只烧卖嚼了半天,才算咽下去,“我说,我不想进去。”

    “嗯?”

    谢小白“啪嗒”踩了他一脚:“你的狐狸耳朵被雨给堵住了吗?我说我不想进去!”

    迦岚还是皱着眉,一副没听清的样子:“你说你不想进去?”

    谢小白闻言,恨不得将手里提着的烧卖丢到他脸上:“你个假狐狸!生得什么耳朵!”

    他小小的脸上,写满不耐烦。

    明明回来时,他还兴高采烈,说要把带回来的这一笼屉烧卖全给唐宁吃,怎么到了门前,却说不想进去了?

    迦岚听着屋子里的动静,一边低头看他:“你不是嚷嚷要见娘亲?为何不进去?”

    谢小白光着脚,在门前来回打转:“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想进去,我等娘亲出来,再去看她就是了……”

    他嘟囔着,退到了雨幕旁。

    迦岚伸出手,替他挡了一下雨:“你不想去见屋子里醒了的那个人?”

    谢小白垂着头,手里的烧卖渐渐被风吹凉了。

    “我觉得我不该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