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孙猴子是我师弟〕〔神医佳婿〕〔万古最强赘婿〕〔崛起〕〔女神的上门狂婿陈〕〔顾少,你老婆又带〕〔陈华杨紫曦〕〔超武女婿黎南杨小〕〔黎南方清甜〕〔黎南杨小丽〕〔绝代神婿〕〔我不想继承万亿家〕〔阮苏薄行止〕〔重生之传奇农夫〕〔王康〕〔八零宠婚:甜妻太〕〔攻占修仙界〕〔我的爷爷是富豪〕〔重生王者归来〕〔天价彩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111章 烂醉的阳光(一)
    也不知为什么,明明再过一会唐宁便走了,她根本没有必要将事情说穿,但转过脸来,阿妙还是问出了口:“你我今日一别,恐怕是后会无期了吧?”

    唐宁不置可否,只是道:“我会给你写信的。”

    这样的话,她先前也说过。

    阿妙低头沉思了片刻:“你放心走吧,我不会有事的。”

    唐宁闻言,失笑出声:“我可没有在担心你。”

    阿妙抬起头来,一副笃定之色:“我虽然什么也想不起来,但你脸上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还是看得懂的。”

    伴随着话音,窗外绿意在风里变得更密集了。

    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有时间安静地流逝着。

    葱茏的绿,变成了幽暗的绿。

    夕阳西坠,黄昏到来,那抹绿色渐渐深浓,融入了暮色。

    唐宁一行人,也在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离开了阿妙的新宅子。

    她站在门口,目送他们。

    虽然唐宁说了不必送,也不必惦记他们,但她还是忍不住。

    那几个人影,越走越小,慢慢小得看不见了。

    视线模模糊糊的,她忽然愣住了。

    唐宁身边……好像有个小孩子?

    心里突然空落落的。

    阿妙抬起手,按住了心口,里头搏动的力度依然平缓有力,她却好像有些喘不过气。

    大口呼吸着,阿妙转身向门内走去。

    “吱呀”一声,有风吹来,花瓣飞舞,大门被关上了。

    远远的,谢小白牵着唐宁的手回头看了一眼。

    他们本该要回渡灵司的,可出来以后,他改了主意。

    他不可能一直将娘亲困在渡灵司里,最好的法子,是他跟着娘亲一起走。反正,他活着,渡灵司便会一直存在。

    想了想,谢小白把阿吹叫了出来:“我不回去了。”

    阿吹大惊失色:“您怎么说话不算话,先前不是才说,办完了事便回去吗?”

    他说完,急急来看唐宁和迦岚:“你们倒是劝劝谢素大人!”

    唐宁无奈地摇头。

    她哪里劝得动呀。

    若是说得通,那豆丁似的神明,还能一口一个娘亲唤个不停吗?

    她无声叹气,阿吹急了:“谢素大人,您别这样,还是跟我回去吧。”

    谢小白半靠在唐宁身上:“你慌什么,我又不是永远都不回去。”

    “永远?”阿吹两眼发黑,怒道,“谢素大人,您非跟着他们做什么?您看唐宁,根本便不想让您跟着。”

    他手指唐宁,飞快地说完,又去说迦岚,“还有狐狸!狐狸就更不想您跟着了!”

    渡灵司的无常,怎么能长时间地离开?

    阿吹气过了,略带两分紧张地道:“谢素大人,您听我一言,不要胡闹了。”

    雷州的夜幕,也遮不住他的不安。

    谢小白轻喟道:“把手伸出来。”

    阿吹怔怔的:“您想做什么?”

    谢小白抓住他的右手,在上头画了一道符篆:“这东西在,便如同我在,得了空想回去我自然也会回去,你就老实办差吧。”

    阿吹欲哭无泪,满肚子的话都被这道符篆给压住了。

    谢小白道:“狐狸不怀好意,我要保护娘亲,在娘亲的事情办完之前,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

    他一脸正色说着迦岚的坏话,间或还用眼角余光瞟一瞟他:“我若走了,娘亲便成了一个人,未免太可怜。”

    “总之,你先回去吧。”谢小白摆了摆小手,赶阿吹走。

    阿吹迟疑着,小声嘟囔道:“这位哪里可怜……怎么就需要你保护了?无常大人在她面前,可跟条死鱼一样,动也动不了……”

    “依我看,你也未必打得过她,谢……”

    谢素二字还未出口,阿吹已被一把推进了红色的裂隙。

    虚空转眼恢复平静。

    谢小白掏掏耳朵道:“总算是走了。”

    他已经拿定主意的事,阿吹说什么也没用了。

    抱住唐宁,他笑起来道:“娘亲,我们走吧。”

    去江城,对他来说,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一路上,他都在笑,笑得像个踏青的游人,看见什么都想问一问,聊一聊。

    直到,他从孟元吉口中听说了见月和雪罗的事。

    “妖怪,却不像是从十方来的?”他疑惑地道,“狐狸,你也这般觉得?”

    迦岚目视前方,没有看他:“那几个的确有些古怪。”

    谢小白紧紧抱住唐宁:“娘亲,外头可真是危险重重,狐狸也真是没用。区区几个妖怪罢了,他竟然连他们是不是从十方来的都不敢断言。”

    他挑着刺,摆明了和迦岚不对付。

    迦岚的表情却始终不见一点变化。

    妖怪?何谓妖何谓怪?

    那对姐妹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有待商榷呢。

    而且,菩提城的事,难道真只是巧合?

    迦岚扫了孟元吉一眼,模样爽俊的少年,正在打哈欠。他要找的九穗,到底是谁?

    思量着,众人头顶的天光渐渐变得明亮了。

    江城已近在眼前。

    唐心唤了声“二姐”,唐宁朝他笑了笑。十年过去,眼前的景象却一点也没有变,这地方的时间好像从她离开以后,便再也没有流动过。

    他们径直去了唐宁的故居。

    久未住人的宅子,已有了令人陌生的气息。

    大门是锁着的,里头草丛生,檐下也挂满了蛛网。

    唐宁一直知道宅子没有处理,可没想到它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

    过去,听大伯父的话,她还真以为有人留在这里,在一边等待父亲的消息,一边看顾大宅。

    然而今日到了一看,这地方少说也有五六年没有过人烟了。

    就算大伯父一开始真觉得她爹没有死,后来只怕也改了主意,不再等待了。

    唐宁在灰尘里穿行,眯起了眼睛。

    谢小白紧紧跟着她,小声地问:“娘亲,你小时候就住在这样的地方?”

    唐宁被天井里的阳光照得头晕目眩,有些心不在焉,胡乱应着声:“十年前不是这样的……”

    忽然,脚下一硌,她低头看去,明亮到晃眼的日光下,有什么东西在发光。

    好像——是枚扳指?

    唐宁心如擂鼓,正要弯腰去捡,脊背却僵住了。

    她听见迦岚声音沉沉地说了句,“这地方有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