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逆天大小姐之凤临〕〔神魂丹帝〕〔山野糙汉小娇娘〕〔校草殿下太妖孽〕〔大流寇〕〔星海仙冢〕〔我能听见画外音〕〔此生仰天长笑〕〔追随曹总混三国〕〔寂寂檀香晚生烟〕〔我真不是绝世天才〕〔大魔主〕〔娱乐超级奶爸〕〔一胎俩宝,老婆大〕〔一世独尊〕〔医鸣惊人:残王独〕〔永恒之门六界三道〕〔主角叫赵云柳如心〕〔赵云柳如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114章 触及
    六年不见,自家老爷也有三十了吧?

    老吴的手按在门栓上,不能自已地颤抖着。

    他还在犹豫,隔着门的男人却已经失去了耐心:“阿宁到底去了哪里?你为何问东问西,却不肯回答我?”

    黑暗中,又响起了叩门声。

    老吴的心脏,“怦怦”乱跳着。

    “你将门打开,看着我说。”

    唐二爷的声音,和老吴记忆里的几乎没有分别。

    他放在门栓上的手,用了点力:“您都六年没有见过小姐了,怎么突然急着要找她?”

    疑团越来越大,老吴无法说服自己。

    他的不想,已变成了不敢。

    “哐哐”作响的门,好像马上就要被砸开了。

    他用肩膀抵住门,喘着气道:“今儿个太晚了,您才回来,还是先歇一歇吧,有什么事小的明早再去告诉您。”

    他说得飞快,嘴里的话并未经过深思,很快便被对方寻到了漏洞。

    “宅子里一个人也没有,你让我歇一歇,歇在哪里?”

    无人铺床,无人点灯备食,算什么歇,怎么歇?

    时隔六年才回来的主人,岂能被这样对待?

    要是——他真是主人,怎么办?

    老吴才坚定起来的心,又动摇了。

    夜风将熟悉的声音不断从缝隙间送进来。

    “老吴,难道你已经不将我视作主人了吗?”

    “……”

    沉默着,“吱呀”一声,老吴小心地打开了门:“您这说的是什么话,小的哪里敢……”话未说完,他愣在了门后。

    眼前的人,竟然真是失踪的唐二爷。

    老吴藏在门后的手,轻轻松开,将刚捡起来的柴刀立到了墙边:“您看起来和以前……”简直一模一样。

    六年时光,似乎没能在他身上留下一丁点痕迹。

    唐霂的脸,真是年轻。

    离家在外的他,依然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吗?

    老吴不禁有些羡慕。

    他抬起脚,踏出了门。

    微光下,唐霂正皱着眉头:“你老了。”

    老吴悄悄地打量他的脚,靴子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灰,远没有他的脸干净。

    他是怎么进来的?

    老吴搓着手,还是有些不安:“小的莫非忘了锁门?”

    他询问着,却没有得到回应。

    唐霂只是看着他,眉头微蹙道:“阿宁人呢?”

    他仿佛只在乎这一件事。

    六年过去,老吴已经快要想不起小主子的脸,斟酌着道:“您走了以后,府里便乱了,大家实在是没法子,只好给雷州去了信。”

    “雷州?”依然年轻英俊的男人,从嘴里轻声吐出两个字。

    他的眼神,是茫然的。

    老吴一下咬住了舌头。

    剧烈的疼痛,冲上了天灵盖。

    他趔趄着后退了一步:“您不知道雷州?”

    “我怎么会不知道雷州,那可是除了京城外,最繁华的地方。”

    老吴听了这话,却还是后退。

    不对,他问的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

    眼前的人明明听懂了,却故意说了别的话,为什么?

    雷州,可是唐二爷的故乡啊。

    他们为何给雷州去信,他会不知道吗?

    老吴“嘭”地撞上了墙壁。远处天空,像生满眼睛的海,那些星子扑闪着扑闪着,忽然全闭上了。

    眼前一阵阵地发黑。

    老吴颤栗着:“你不是老爷。”

    唐霂挡住了他的视线:“你在说什么疯话?我不是你家老爷,是谁?”他嘟囔道,“阿宁如今是在雷州?”

    “雷州,可是个不容易找人的地方。

    他盯着老吴,忽然问道:“那封信是写给谁的?”

    老吴攥紧了拳头。

    灯下的男人慢慢冷了脸:“难道,我问了不该问的话?”

    老吴急促喘息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唐霂神色冷冷,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脸:“我在你眼里,已经不像唐霂了吗?”

    老吴听见他的名字,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这人,生着自家老爷的脸,用着自家老爷的声音,却好像真的不是他。

    呼吸间,夜色越来越深。

    老吴猛地朝屋子里跑去,可是,他记忆里文文弱弱的唐二爷却像个练家子一样捉住了他。

    胳膊脱臼似的疼,他大叫着摔倒在地上。

    阴影落下来,他看见唐二爷的脸,扭曲着,变成了不耐烦的样子。

    “老吴啊老吴,你原先可是个心思很单纯的人。”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明明只会傻笑。太太打发你去守园子,你便高兴得不得了。”

    逆着光,年轻的男人连声音都是不耐烦的。

    老吴惶惶瞪大了眼睛。

    怎么回事?

    说他是唐霂,他却似乎连雷州的兄长也不记得;说不是,他又连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发生的事都知道。

    实在古怪,一个旧仆,难道会比嫡亲的哥哥还重要?

    老吴的眼睛,因为瞪大而布满了血丝。

    唐霂忽然弯下腰,冷笑了声:“你个蠢货,我怎么会不是你的老爷?我只是,有些记不清事情了而已。”

    他的记忆仿佛蛀了虫,缺了点什么,又顽固地不肯消失。

    抓住老吴的肩头,他又问道:“我的孩子如今到底和谁在一起?”

    从头至尾,他只关心唐宁的下落。

    老吴不由得咬紧了牙关。

    盯着他的男人,唇角微微下撇,松开了手:“算了,我早晚会想起来的。”

    他嫌恶地笑了下。

    那是老吴在他脸上看见的最后一个表情。

    无边黑暗到来,老吴忘记了害怕。

    四年后,旁观这一幕的谢小白,却紧张得忘了呼吸。

    无常本是离凡人,离死亡最近的神明,胆小懦弱如他,也不会对人和死亡害怕。

    可看着那个男人,他心里只有怕。

    重新抱住唐宁,白衣神明眼中流露出难以描绘的恐惧:“娘亲,那个男人,叫唐霂。”

    唐宁搂着他的手,微微一紧。

    她早就料到了,可还是意外,还是心中震动。

    忽然,不知何时蹲在了土坑边的孟元吉转过头来,看着他们道:“不可能。”

    “我见过的那个人,不像是能做出这种事的家伙。”

    他肯定地道:“那个男人,虽然看起来有些奇怪,但他不会杀人。”

    谢小白攥着唐宁的袖子:“娘亲,我没有撒谎。”

    他的恐惧,是真实的。

    即便是孟元吉,也并不觉得他在说谎。

    他们只是困惑,对凶手不解,对他的畏惧也不解。

    迦岚甚至想到了谢玄,那个没用的无常,在面对唐宁的时候,也有着这种无法形容的恐惧。

    他回忆着,隐隐约约,好像触及了某种关窍。

    玄与素,一人一面,一强一弱。

    一个看见唐宁,天然亲近;另一个,则天然的畏惧。

    这说明了什么?

    迦岚背脊一僵,有股寒气从椎骨里攀爬上来。

    谢玄和谢素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在力量。

    ——谢玄觉得唐宁可怕而非亲近,是因为他丧失了力量。

    虚弱的他,对可能同是神明的唐宁,亲近不起来。

    而谢素,怕极了唐霂。

    由此可知,他们父女之间,若唐宁是“恶”,那唐霂便是“极恶”。

    迦岚定定望向相拥的少女和小童子。

    说起来,一口一个娘亲,不也是畏惧的一种吗?

    母亲二字,可不仅仅只代表亲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