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雪银河胡育颜〕〔致命偏宠黎俏〕〔魂之泰斗〕〔从特种兵开始融合〕〔三国之蜀汉中兴〕〔绝世斗神〕〔影视世界的律师〕〔重生九三之农民乐〕〔幸孕宠妻战爷晚安〕〔请向我告白迟欢〕〔道北霆你又输了〕〔我在凡人科学修仙〕〔开局退出娱乐圈〕〔总裁宠妻有个度〕〔摊牌了我真是封号〕〔道先生你又输了迟〕〔棺山太保〕〔天降萌宝买一赠一〕〔我的刁蛮姐姐〕〔迟欢道北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116章 霉运
    街面上多了个衣衫褴褛的孩子。

    他一路跑来,脚上只有一只鞋,不知是出来时忘了穿,还是不慎给跑丢了。

    哇哇大哭着,他一边叫着爹爹,一边在人群里乱找。

    “爹爹……”

    “你在哪里啊爹爹……”

    他哭得嗓子都哑了。

    可半晌过去,他爹仍然没有露面。

    孟元吉皱了下眉头,听见人群里传来窃窃的说话声:“真可怜,这么小的孩子,娘病着,爹又跑了,以后可怎么好。”

    几个妇人,头碰头凑到一起,压低声音交谈起来。

    小孩子光着一只脚,跑啊跑,忽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他哭得更惨了,但周围的人只是看着他,谁也没有伸出手。

    本就看起来脏兮兮乱糟糟的小童,脸上是糊成一团的鼻涕和眼泪。

    食店的掌柜瞧见他,立即露出厌恶之色,念了句“晦气”,仿佛多看他两眼便会招惹霉运,飞快地将视线移开了。

    地上的孩子,仍然在叫“爹爹”,眼泪簌簌落个没完。

    停留在包子香气里的阿炎,朝他张望了一眼。

    好吵的猴子。

    它嘀嘀咕咕嫌弃着,全然忘了,自己吵闹的时候,可比这要厉害得多。

    坐在路边,小孩儿渐渐哭得喘不上气来。

    孟元吉掏出块帕子,想要朝他走过去,可脚才抬起来,肩膀便被包子摊后的男人给按住了。

    “这位公子,您还是不要靠近他为好。”

    “为什么?”孟元吉疑惑地看了看四周。

    男人道:“那家人出了名的倒霉,您贸贸然靠近,万一沾上了霉运,可就不妙了。”

    他的语气,没有一丝说笑的意思。

    但孟元吉听了他的话,却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您怎么信这个?”

    “人的运势,好与坏,都是说不准的事。再倒霉的人,也不可能将霉运传给别人。”他身子一侧,避开了男人的手。

    掌柜的方正的脸庞上闪过了一丝尴尬,尴尬间还隐隐夹杂着些微不悦:“你若是不信便算了。”

    “反正我是一片好心。”他说着,将手缩了回去,也不再看向街面。

    嘈杂声里,孟元吉转过身,向街边走去。

    热腾腾的包子,依然散发着喷香的气味。

    小孩儿哭着闹着要爹爹的声音,随着香气,一起被风吹出了老远。

    直至福满楼,那香气才渐渐地淡了。

    酒楼里,才端出来的菜肴,似乎有着更香的味道。

    虽然店名俗不可耐,但福满楼的酒菜,一向很出色。

    二楼雅间里,有个十三四模样的小少年,正在埋头苦吃。他不喝茶,不喝酒,也不吃饭,只是一道接一道地吃菜。

    鲜活的鱼,开膛破肚去了鳞,连一点腥气也没有,拿刀子片开,每一片都薄如蝉翼,透得发亮。

    这厨子的刀工,真不错。

    但鱼脍所配的蘸料,不过是最普通的秋油。

    雅间里的另一个少年,只尝了一口,便将筷子放下了。

    他坐在窗边,一副没有胃口的模样。

    埋头吃菜的人,终于抬起了头:“檀真,你怎么又不肯吃饭?”

    名唤檀真的少年,闻言瞥了他一眼:“我又不是你,到了这种时候,心里还是只有吃。”

    饭桌上,摊着两张纸。

    檀真把目光收回来,重新落到纸上,沉吟道:“阿星的信,你真不看吗?”

    方桌对面的人,咀嚼着,两颊一鼓一瘪。

    他脸上还生有小孩子般的肥嘟嘟,看起来十分得天真可爱。

    檀真叹口气,伸手抓住了信纸。

    他的右手背上,有着一枚小小的黑色图案,似刺青,又似胎记。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在它的八条腿上,照得它仿佛活物一般。

    檀真抖了抖手里的信:“贺二还在后头赋了诗,写得很不一般。”

    “诗?”元宵咽下了嘴里的吃食,哈哈大笑起来,“他写的诗,也能叫诗?

    檀真把信递到了他眼前:“这话你可不要在他面前说。”

    元宵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接过了信纸:“这信若不是阿星写的,还真像是个笑话。”

    那个总是一脸冷冰冰的雪罗,竟然也会害怕?

    元宵回忆着雪罗的样子,摇了摇头道:“能叫小七害怕的家伙,长得到底得有多骇人?”

    檀真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他们七个,论无畏,雪罗怎么也能进个前三。

    寻常小事,绝不会叫她如此害怕。

    转过身,他睁开眼睛望向窗外。江城蔚蓝色的天空,即便看了四年,也还是蓝得惊人。

    他低声道:“不过,神明、妖怪,还有除妖师……为什么会一起出现?”

    吃完了最后一盘菜的元宵,站起了身:“不管原因是什么,哥哥大人既然让阿星写信找我们回去,那便说明事情很要紧。”

    他伸个懒腰,揉了揉肚子:“吃了半天,我还是好饿啊檀真。”

    从有记忆以来,他便没有吃饱过。

    撒着娇,元宵越过饭桌,朝檀真靠近过去。

    自从四年前,他们来了江城,便再也没有离开过。他本来以为,这种小城,自己很快便会呆厌,可没想到这一留就是整整四年。

    如今到了要走的时候,他还有些舍不得。

    “檀真,我们何时动身?能不能多留几日?”元宵趴在窗前,深吸了一口气。

    檀真也站了起来,反问他:“你不想回去?”

    元宵半眯着眼睛,看起来昏昏欲睡:“倒也不是不想回去……毕竟哥哥大人发了话,我就算不想,也得回去不是吗?只是,江城真是个好地方啊。”

    他侧着脸,神情很苦恼:“还有我养的那些大猪,怎么办?”

    檀真趴到他背上,探头往外看,一边心不在焉地道:“早晚要吃的,全吃了就是。”

    他眺望着远处,忽然道:“元宵!”

    元宵一惊,眼睛睁大了:“怎么了?”

    檀真伸出手,示意他往自己手指的方向看:“你仔细看,那是什么?”

    元宵看了两眼,没明白:“那里有什么不对劲的?”

    “你看不见吗?”檀真的口气有些异样,“就在那里。”

    元宵皱起了脸,半个身体都挂在了窗外:“哪有什么奇怪……”话音一顿,他猛地绷紧了身体。

    远远的,他看见了一抹艳艳的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