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试婚总裁一宠到底〕〔极品赘婿肖宇〕〔团宠公主三岁半〕〔我成了反派的亲闺〕〔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漫游在影视世界〕〔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动力之王〕〔成亲后王爷暴富了〕〔夏夕绾〕〔隐形学霸超A的〕〔江辰与唐楚楚书名〕〔孟拂苏承〕〔我家师父超凶哒〕〔夜半鬼点灯〕〔三千铁骑纵横诸天〕〔妖孽毒妃之王爷束〕〔杨辰秦惜〕〔重生之军工霸主〕〔林风重生1998深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04章 少年公子
    . ,最快更新天真有邪最新章节!

    水面上,却没有一丝异样。

    只有夜风不断从远处的林子吹过来,呜呜咽咽的,像是有人在哭。

    唐大小姐默不作声地提着灯,带着弟弟往来路走。

    周遭天色仍然很黑,脚下的路渐渐难走起来。唐二少爷有些看不清路,嘟嘟囔囔地抱怨:“说了后山乱糟糟的,白日也不想来,你非得这个时候带她过来……”

    唐大小姐没有回头,背影看起来冷冷的:“方才不怕,你现在倒怕上了?”

    唐二少爷见她脚步加快,连忙迈大了步子跟上去:“我又没说我害怕。”

    声音听上去有些委屈。

    唐大小姐向后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走快些!我困了!”

    “怎么?”唐二少爷眯了眯眼睛,“姐姐你不高兴吗?”

    他以为,杀了唐宁会让她开心得睡不着觉。

    怎么还困了?

    他凑上去,就着昏黄的灯光打量她的脸。

    神色萎顿,还真是不高兴。

    “后悔了?”他小声问。

    唐大小姐翻个白眼:“有什么好后悔的。只不过……”话音顿了顿,她撇撇嘴道,“只不过突然觉得无趣了。”

    已经冰冷的血,还沾在她的手指上,叫风一吹,干结紧绷,皮肤隐隐有些发痒。

    她在弟弟的衣裳上蹭了蹭。

    回到宅子里,她一言不发,自顾自要去睡她的觉。

    唐二少爷打了个哈欠,放软声音,在背后唤她:“等等我呀。”

    晚风下的唐府,似乎和往日并没有什么分别。

    唐大小姐慢下了脚步。

    他连忙向前走去。

    有两片花瓣从他身上慢悠悠地飘落下来。

    后山早春的桃花,已经开了。

    角落里,平日给唐宁送吃的小丫鬟,筛糠似的,浑身发抖。她睡前多喝了两盏水,睡下没一会便频频起夜。

    睡眼惺忪的,突然听见唐宁的喊叫声。

    转过头,她就看见了双生子。

    随后,是被捂住嘴巴拖出来的唐宁。

    小丫鬟一下睁圆了眼睛,躲在暗处,也捂住了自己的嘴。

    大小姐和二少爷要做什么,和她没有关系。

    唐宁会怎么样,和她也没有关系。

    她只要安安静静躲着就好。

    然而此刻,双生子一前一后回来,却不见唐宁的身影,恐惧还是掌控了她的身体。停不下来的颤栗,几乎让人无法呼吸。

    只有心跳声,在黑夜里无尽放大。

    如此响亮,如此嘈杂。

    直到启明星升起来,她才终于恢复平静。

    天色已近蒙蒙亮。

    下人们忙忙碌碌,已经全起了身。

    唐府西北角的小院子里,唐心也起来了,但翻个身,肩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他洗漱完毕,走到镜子前,照了照。

    镜子里的少年,眉眼间还带着两分稚气,但看上去已是很英俊的年轻人。

    肩上一道新鲜疤痕,映在模糊的镜面上,狰狞又可怕。

    天气热起来了,伤口不太好。

    他仔细看了两眼,把滑落下去的衣领拉上来,重新系好。

    推开门,走出去,脚下还是黑的。

    他加快步伐,穿过回廊走到唐宁门前,抬手敲了两下门:“二姐,你醒了吗?”

    笃笃笃,里头没有人应声。

    廊外天空红红的。

    唐心皱了下眉。

    又敲两下,还是没反应。

    今天是唐宁十五岁的生日,她说想看看日出的样子,如今时辰差不多,再迟便该错过了。

    唐心转头朝远处看。

    檐廊下有两个丫鬟拿着笤帚在扫地,看见他望过来,窃窃交谈两句,又飞快将视线挪开。

    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唐心把手从门上收回来,去找了照料唐宁起居的小丫鬟。

    她脸色白惨惨的,像是在害怕,发现唐心来找自己,四下张望半天后,忽然一把拉住他的手,把他拉到个背光角落里。

    外头已经红日高悬。

    太阳出来得很快。

    唐心看着她,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小丫鬟这才回过神,连忙松开手。

    分开的刹那,她心里莫名其妙冒出一句话——三少爷的手,生得真好看。

    白净修长,骨节分明。

    真像个少爷公子的手。

    明明他……总在被那对双生子欺负……

    耳朵尖上微微一红。

    小丫鬟抬起头,慢慢看向他的眼睛。

    “二姐人呢?”

    唐心问了一句。

    小丫鬟耳朵尖上那点绯色立刻消失无踪,她往后退开一步,双手垂在身前,十指交叉纠缠:“为何问我……”

    唐心笑了起来,颊边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声音带着点微微的沙哑:“你是二姐身边最要紧的人,二姐的行踪,自然只能问你。”

    小丫鬟看着他的脸,只觉得头晕目眩,似乎下一刻就要溺毙在他的笑容里。

    她嘴角翕翕,差点说出声,但还是把话咽了回来。

    “二小姐不过是个瘸子……瘸子能去哪里……”她没好气地道,“总给人添麻烦……”

    唐心朝她靠近了一步:“是吗?”

    他还在笑。

    笑得令她想起温柔的春月。

    那般美丽的样子,让人真想靠近呀。

    她望着月光,张开了嘴:“当然是了!二小姐在唐家住了这么多年,给老爷和夫人惹了多少麻烦!要是她那年摔下树的时候,直接摔死了兴许还更……”

    话音戛然而止。

    她怔怔地看着唐心的手。

    微凉的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脸颊,落在了她的脖子上。

    耳尖上的红晕又涌现出来。

    “三……三少爷?”

    手指慢慢收紧。

    耳朵上的红晕,扩散到了脸上。

    “三……”

    稀薄的空气,已经无法让她说出完整的话。她涨红了脸,挣扎起来。

    唐心在她耳边冷冷地道:“二姐她,给你添了什么麻烦?”他收回手,挥开她,脸上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

    那个温柔,懦弱的三少爷。

    是想要杀了她吗?

    小丫鬟背靠着墙壁,猛烈咳嗽,仿佛要将肺也咳出来。

    明明谁也不喜欢三少爷,明明谁都可以欺负他,为什么她只是说了两句二小姐的不是,他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她又像昨夜一样的发抖。

    唐心似乎不耐烦了:“二姐的行踪,和那两位有关系是不是?”

    她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

    唐心又问:“你看见了什么?”

    她连忙摇头:“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你果然看见了。”少年的眼神,突然冷得像冰。

    哪里还有什么春月。

    她打了个寒颤。

    眼前英俊的少年,忽然可怕起来。

    小丫鬟嗫嚅着,把事情说了一遍。

    片刻后,他们到了后花园。

    她走到小径上,死活不敢再过去。其他丫鬟都说,后山有妖怪,只是不知道到底是树妖狗熊精,还是雉鸡精。

    总归,那地方阴气沉沉的。

    她不愿意去。

    好在唐心没有理她,只径直往上走。

    她长长松口气,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阳光烈烈地照下来。

    她背上全是冷汗。

    这时候,唐心已经走到小径另一头。他弯腰朝地上看了看,东倒西歪的草,有被人踩踏过的痕迹。

    他咬了咬牙,跟着找过去,找到了一口井。

    日光透过枝叶缝隙落下来,照得井沿红红的。

    那是……血!

    唐心呼吸一轻,猛地扑过去。

    水面平静得像一块镜子。

    “二姐——”

    镜子裂开又复原。

    唐心的呼吸急促起来。

    他一路走来都没有发现唐宁的身影,井沿和井边的草叶上却沾着血……

    怎么办?怎么办?

    他站起来,胡乱地找。可没有唐宁,没有。

    他又回到了井边。

    这口井的水真满啊。

    他一伸手,就可以碰到水面。唐心在冰冷的井水里找着唐宁,脸色已经比雪还要白。如此深井,人若是掉进去,怕是早就沉到了底。

    突然,指尖碰到了一件坚硬的东西。

    他连忙抓住它,拿到天光底下。

    有寒光映入眼帘。

    沉甸甸的,是一把匕首。

    沾着水的刀柄上,刻着唐大小姐的乳名。

    ……

    ……

    突然,有个声音冒出来。

    “喂,这般重的东西,为什么会浮在水里?”

    桃花落下来,摔在匕首寒光上。

    唐心一下站起来。

    “吵死了!吵死了!给我闭嘴!”

    周围空无一人。

    “这么凶干什么……”熟悉的声音笑了起来,“你就一点也不想念我吗?”

    匕首坠落。

    唐心捂住了耳朵:“闭嘴闭嘴闭嘴——”

    “我就不!啦啦啦啦啦啦唐宁死了呀,啦啦啦啦又只剩下我们啦!”

    “那个瘸子,早就该死了。”

    “喂!唐心!”

    “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忘了那个说话不算话的瘸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