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最强军神〕〔我给妈咪牵红线〕〔抗战之开局一张十〕〔清卒〕〔一胎俩宝,老婆大〕〔强势婚爱:豪门老〕〔沈蔓歌叶南弦〕〔末日拼图游戏〕〔绝品小神农〕〔快穿之专业打脸指〕〔闪婚强爱:老公,〕〔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凤无忧慕容毅〕〔我靠反转系统吃定〕〔界狱塔叶玄〕〔一颗柔心两目温情〕〔天降六宝:顾总追〕〔剑临诸天叶玄全本〕〔顶级帝婿〕〔雇我吧崇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06章 妖怪
    . ,最快更新天真有邪最新章节!

    少女细白的手指还沾着血,叫漆黑链条一衬,愈见得红红白白,显眼异常。但锁链毫无变化,他的手腕仍被束缚着。

    头上竖起来的狐狸耳朵像被风霜打蔫,又塌了下去。

    迦岚皱眉望着唐宁的脸,口气冷硬地道:“拽一下。”

    唐宁摔在地上,大汗淋漓,又浑身是血,狼狈得仿佛才从尸堆里爬出来,哪有闲心思管他。可一抬眼,她又看见了那种看食物的眼神。

    手下用力,唐宁抓住粗长的链条,拽了拽。

    依然毫无变化。

    他轻轻“咦”了一声,蹲下来打量她:“方才明明……”但话未说完,他忽然打住,转而道,“你果然有些古怪。”

    唐宁闻言看看他的尾巴,嗤笑了声:“你这模样,也好意思说我古怪?”一番折腾,她身上没了力气。

    如今这模样,恐怕真要变成他的盘中餐。

    心灰意冷,唐宁又道:“人不人狗不狗的,也不知道是该叫你狗人还是人狗。”

    他“扑哧”一声笑出来:“我可是妖怪。”

    唐宁勉强翻个身,仰面躺好,叹口气:“看出来了。”

    他哈哈大笑,像是很爱听刻薄话。

    唐宁忽然有些说不下去,向上看了一眼。眼前的妖怪,笑着笑着,眼神却落寞起来。

    这样的神情,偶尔,她会在镜子里看见。

    别开视线,深吸口气,唐宁试着抬了抬脚。

    只有脚趾头,好像动了一下。

    真是奇怪,一会能动,一会半分也动弹不得。

    她以手撑地,半坐起来。

    脏兮兮的裤管还挽着,露出底下玉似的肌肤。

    地上的阵,裂隙似乎更大了些。血淌的到处都是。原来一个人身上,能有这般多的血。

    忽然,地面又震动起来。

    唐宁连忙看向血污中间。

    那个坑洞,正在往下塌陷。

    “滴答。”

    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几乎是同时,她和一旁的狐狸仰头向上空看去。

    噼里啪啦,头顶上落下来一阵冰冷大雨,来势汹汹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唐宁立即明白过来。

    是那汪奇怪的水,正在倾泻而下!

    耳边响起隆隆的轰鸣声。

    墙壁崩坏,石块坠落,这地方要毁了!

    三九寒冬才有的冷意,笼罩在周身,仿佛要将她的四肢冰冻起来。视线因为水流而模糊,唐宁挣扎着想站起来。

    周围越来越黑,很快便暗得伸手不见五指。

    只有哗哗的水声愈发响亮。

    水越积越多,逐渐没过唐宁头顶。

    她在水里上下沉浮,艰难喘气,忽然抓到了一样东西。

    是那根她先前没能拽断的锁链!

    唐宁立即双手并用,牢牢抓住它。

    可是,“咔嚓——”一声。

    断了!

    糟糕。

    嘴里呛进一口水,唐宁无法自已地咳嗽起来。

    虽然多年没有走过路,用过腿,但小的时候,其实她是会水的。

    总是阳光烂漫的江城,有许多湖泊。母亲还在的时候,父亲偶尔兴起会带她出门。父女俩,一大一小,各自提一个小木桶,去湖边垂钓。

    她的桶,小得不配叫桶,里头也塞不下什么鱼。

    是以,垂钓不垂钓,同她并没有什么干系。

    她去了便只是玩水。

    胡乱地闹,胡乱地跑。

    父亲也扶着钓竿和她一起嘻嘻哈哈,好不快活。

    她就这样学会了凫水。

    且旁人家的小孩都不会,只有她会。

    她得意洋洋,父亲也得意洋洋,说不愧是他的女儿,像他,聪明能干,不管什么东西,总是一学就会。

    但回到家,母亲知道了,上来劈头盖脸便是一通训斥,说父亲对她太过放纵,没有大人模样,不知危险。

    父亲愁眉苦脸。

    母亲又来训她,说她果真像她老子。

    训完了,她让他们爷俩去罚站,面壁思过,还说不许吃晚饭。

    父亲领着她,唉声叹气,等母亲一走,却忽然从袖中掏出包果子。

    也不知他是何时准备的。

    等到掌灯时分,母亲惦记,来给他们送吃的时,爷俩一转头,嘴边都是碎末子,气得母亲连觉也不想让他们睡。

    可父亲带着她,不到戌时便已呼呼大睡。

    ……

    人人都说父亲爱她,宠她,对她视若明珠。

    可那样的好时光,如今想来,却好像是另一个人的人生。

    父亲抛弃了她。

    她再没有做过垂钓、凫水那样的事。

    离开江城,在雷州一住十年,她已经连乡音都不记得。

    身旁水流越来越急。

    肺里火燎一般得难受。

    唐宁还睁着眼睛,但除了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好像有人在叫她,可声音听起来很远。

    忽然,身子一轻,又落下。

    她闻到了草木和泥土的气味。

    有风拂过脸颊,像温柔的手。风里,还带着淡淡的香气。

    是桃花吗?

    身上骨头断裂般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些。

    眼前渐渐明亮,唐宁看见了天空。

    墨一般浓稠的漆黑夜空上,挂着一轮弯弯的弦月。

    月下,则有一棵桃树。

    桃树旁,是一口井。

    井沿上,坐着一个少年。

    春夜的桃花,被风吹得高高飞起来,呼啦啦地打转。风一停,花瓣落下来,恰好落在少年的银发上。

    有蓝色的火焰盘旋在半空。

    唐宁清楚地看见。

    他毛茸茸的耳朵。

    毛茸茸的尾巴。

    全不见了。

    他看上去,已经完全是个人的模样。

    发现唐宁醒来,他歪了歪头,忽然问:“这是什么地方?”

    唐宁猝不及防,怔怔道:“是雷州唐家的后山……”

    他闻言,脸上露出困惑之色:“雷州?”语气里,亦充满疑惑。

    唐宁听着他的声音,看着他的神情,也跟着困惑起来。雷州,是大越国中,除了王都以外,最大的城。

    没有人不知道雷州。

    虽说他一个妖怪,显然不能算人,但他们此刻就身在雷州。

    他为什么一副从没有听过“雷州”二字的神情?

    心念电转,唐宁撑着地坐起来,靠到块石头上,轻声问:“你既是妖怪……想来已经活了很多年吧?”

    头发和衣裳都湿了。

    夜风里,她打了个寒噤。

    迦岚从井边站起来,走到树下,仰头看了看上面绽放的桃花。

    蓝色的火焰,一路跟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