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太撩人,王爷〕〔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女主云苏许洲远〕〔重生第一甜偏执墨〕〔偏执墨少的掌中妻〕〔霍先生,你老婆不〕〔程欢盛熠城〕〔咏言厉霆琛〕〔半生苦情别君梦〕〔入骨宠婚:误惹天〕〔重生都市仙帝〕〔一不小心修成大佬〕〔秦雪月〕〔我快亏成麻瓜了〕〔在白切黑男主刀下〕〔大梦主〕〔六界星域〕〔我在火影签到变强〕〔十方圣主〕〔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07章 雷雨夜
    . ,最快更新天真有邪最新章节!

    他忽然有些恍惚。

    又是一载春来桃花开,距离那一天,已经过去了多少年?

    那个时候的花,似乎也像今夜般,开得如云似锦,香粉满树。

    他站在树下看花,看得入了迷,满脑子都是桃树结果的模样。可桃花未谢,他已身陷囹圄,和黑暗作伴。

    清醒的日子越来越少。

    初时,他还会悄悄地在心里默算。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一天,两天三天……

    虽不知道自己算得对不对,但他总在算。好像那样,日子就能如常过下去。可时间渐渐的,还是同黑暗融为了一体。

    过去湮没在永恒的孤寂里。

    未来,则似乎永不会诞生。

    他再也分辨不清日子。

    浑浑噩噩,不知又过了多久。

    转过身,迦岚望向唐宁。

    她靠坐在那,披头散发,身上脏兮兮湿漉漉,活像个叫花子。

    他问了一句:“曦光帝姬死了多少年?”

    唐宁蹙眉:“谁是曦光帝姬?”

    迦岚一愣。

    唐宁说着话,一边试着想要站起来,可两条腿面似的,使不上一点劲。她摇摇晃晃,又跌坐回去,叹口气,反问他:“你说的,是哪朝哪代的帝姬?”

    少年面露烦躁,想了会才道:“应该是大梁朝。”

    应该?

    唐宁听着他不笃定的语气,回忆起来:“约莫六百年前,的确有过一个大梁朝。”

    “但你所说的帝姬,我并无印象。”

    迦岚已经走到她身旁,蹲下来,盯着她的眼睛。

    蓝色火焰漂浮在他头顶上空,变成了圆溜溜一团。

    唐宁这才发现,原来它还长着眼睛和嘴巴……

    只不过眼睛是窄窄的两道墨痕,嘴巴是小小的一滴。

    就像窄长眉眼的一张脸,却生着樱桃小嘴。

    莫名滑稽。

    滑稽完了还有两分骇人。

    唐宁悄悄移开视线。

    哪有正经火焰会长着眼睛?

    果然这东西也是妖怪。

    像是看穿她在腹诽自己,它忽然冲了下来。

    耀眼的蓝光,几乎照瞎唐宁的眼睛。她连忙伸手挡在眼前。耳边叽叽咕咕,像有小动物在叫唤。

    她皱着眉,用余光瞄了一眼。

    只见它饼似的大圆脸上,两道墨痕皱在一起,底下樱桃小嘴一开一合,念咒似的嘀咕着。

    唐宁有一瞬间,觉得它在骂自己……

    突然,有只手伸过来,一巴掌拍在它脸上。

    “不要闹。”

    迦岚神色冷凝,口气很严肃:“你方才说,六百年?”

    夜风呼呼吹着。

    长草发出簌簌响声。

    唐宁点了下头。

    他猛地站起来:“阿炎!回家!”

    被称作阿炎的蓝色火焰闻言,在空中连连翻滚,一副喜不自禁模样。

    银发少年大步向前走去。

    它跟在后头,忽然转过来,朝唐宁叫了两声。

    纵然说的不是人话,唐宁也听懂了。

    这小妖怪得意洋洋,在嘲笑她!

    转眼,周围黑了下来。

    什么长着狐狸尾巴的美貌少年,奇奇怪怪的火,全不见了。仿佛他们全是她的想象,根本不曾出现过。

    耳边风声越来越大。

    唐宁有些失神,仰起脸,看向天上弦月。

    稀薄的冷光,什么也照不亮。

    她真的……还活着吗?

    无数疑问涌上心头。

    “轰隆——”一声巨响。

    天上突然炸开了一个雷。

    该死的雷州,又要下雨。

    唐宁在黑暗里摸索。

    这样不行,就算走不了路,她也不能继续呆在这里。唐心那孩子同她约好要去看日出,一定早就发现她不见了……

    又一声“轰隆”,电闪雷鸣,转瞬就有豆大的雨珠打下来。

    唐宁本来就穿着湿衣裳,叫雨一淋,愈发得冷入骨髓,浑身哆嗦。

    她颤颤巍巍往前爬。

    腿脚不便,爬也得爬出去。

    雷声越发惊人,闪电从天而降,“啪”一声打在她脑袋边上。要不是她反应快就地一滚,这头怕是就不保了。

    心惊肉跳。

    唐宁咬着牙,继续向前爬。

    眼前突然亮起来。

    她一抬头,就看见那两只妖怪,一大一小,不知为何折返回来了。圆溜溜的阿炎,变成了一把没有柄的伞,正在给底下的银发少年挡雨。

    看见她,它又嘀嘀咕咕叫起来。

    雨水落在它身上,立刻便被蒸发。

    水汽朦胧间,它周身白烟缭绕,倒像什么神仙。

    迦岚走过来,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阿炎在头顶上飘着,叫得愈发凶。

    唐宁胡乱抹了一把脸,轻声道:“不是要回家,怎么回来了?”

    她话一出口,阿炎也不叫了。

    迦岚嘴角一抽,又走出两步才道:“这山颇大,路又复杂,一时找不到下山的路,想着你行动不便,孤身一人呆在林子里怕是不平安,便索性回来寻你一道走。”

    唐宁沉默了一瞬。

    “这山只比小土堆高一些。”

    “下山的路,也只有一条。”

    迦岚:“……”

    唐宁打了个喷嚏,说话声变得软软闷闷的:“迷路了吗?”

    阿炎又大叫起来,像是不满意她的话,忽然将一角收起来,让唐宁的脚暴露在大雨中。

    可雨溅起来,又溅到迦岚。

    它心不甘情不愿的,嘀咕一声,恢复了原状。

    迦岚没承认,但脚下越走越慢。

    唐宁就着阿炎发出的光亮,朝前看去。这地方,明明她也是第一次来。来时还被双生子捂着嘴巴拖拽着,但路径如何,还是被她记住了。

    真是令人厌恶的好记性。

    她声音更轻了些:“往右走吧。”

    下山的路上,雷声小了些。

    但雨仍然下得很大,像有人把九天之上的水全部倒了下来。

    唐宁心里乱糟糟的。

    山下那座宅子,虽也姓唐,但却只是双生子的宅邸,不是她的。她已经死过一回,此番回去,是否还能有命?

    可唐心还在那里,她不能丢下他。

    越想越是头疼。

    唐宁胡乱问了句:“你为什么会在那口井里?”

    迦岚抱着她,闻言垂眸看她一眼,不答反问:“你又为何在井里?”他们都知道,那口井,并不是真正的井。

    “我?”唐宁没什么可隐瞒的,“那天夜里,堂姐和堂兄杀了我,将我弃尸在井里。”

    她平静地说着,声音里没有一丝波澜。

    瓢泼大雨挡住了视线。

    他们已经走到唐家后花园。

    夜深了。

    后花园里空无一人,连花草都在熟睡。

    唐宁动了动脚。

    这一回,不止脚趾头,连小腿也跟着动了。

    她心中大喜,连忙让迦岚放她下来,好让她再试一试这双腿。

    可迦岚没有动。

    他仍然抱着她。

    二人头顶上方的阿炎,低低呜咽着,发出和先前全然不一样的声音。

    迦岚皱着眉头,看向前方雨幕,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你住的地方,怎么全是血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