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最强军神〕〔我给妈咪牵红线〕〔抗战之开局一张十〕〔清卒〕〔一胎俩宝,老婆大〕〔强势婚爱:豪门老〕〔沈蔓歌叶南弦〕〔末日拼图游戏〕〔绝品小神农〕〔快穿之专业打脸指〕〔闪婚强爱:老公,〕〔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凤无忧慕容毅〕〔我靠反转系统吃定〕〔界狱塔叶玄〕〔一颗柔心两目温情〕〔天降六宝:顾总追〕〔剑临诸天叶玄全本〕〔顶级帝婿〕〔雇我吧崇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10章 亲密无间
    血淋淋的手,捂在血淋淋的脸上。

    他又听见了熟悉的笑声。

    那个家伙,钻进他的脑子,没完没了地念叨。

    “唐心……”

    “喂!唐心!把她也杀了吧!”

    “唐宁她,早就死了。唐二姐弟不是都已经承认了吗?他们杀了人,把尸体丢到了井里。你明明听见了,知道了,为什么还不杀了她?”

    “你看看她,她怎么会是你的唐宁呢?”

    血珠滴滴答答落到地上。

    脑海里的声音,冷酷又尖锐。

    “你看她!你看呀!她竟然站着,能走路,能跑动,她绝不是唐宁!”

    “杀了她!杀了她!”

    “快杀了她!”

    它尖叫起来,像一根长针扎进唐心的脑袋。

    “闭嘴!闭嘴!”唐心把血淋淋的手,移到了耳朵上。可不管他如何用力捂住耳朵,它的声音还是清晰地传过来,穿透皮肤,穿透骨肉,一直刺进他的灵魂。

    “唐心,杀了她吧。”

    “没有唐宁,又怎么样?你还有我呀。”

    “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它反反复复说着这句话,就像小时候一样。

    明明那一天,是唐心第一次听见它的声音。但它自来熟得很,张嘴便是,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即便死亡,即便腐烂在这里,我也会永远,永远的和你在一起。”

    奶声奶气的小孩子声音,说着无比坚定的话。

    漆黑的衣橱里,小小的唐心,却连大哭的力气也没有。又渴又饿,他已经被双生子锁在柜子里整整两天。手脚僵硬,呼吸困难,仿佛下一刻就要死去。

    但忽然听见了说话声,他还是呢喃着问道,是谁,是谁在说话……

    听上去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小孩子,大笑起来。

    “我是谁?我就是你呀!”

    “唐心,我是另一个你呀。”

    它小声叫着他的名字,熟稔得像是叫过千百回。

    从那一刻开始,它就总是缠着他。他长大,它也跟着长大。的确如它所说,他们永远在一起,比起那对双生子,还要来得亲密无间,没有人可以分开他们。

    直到——

    唐宁出现。

    她牵着他的手,跌跌撞撞跑出柴房。

    冬日和煦的阳光,温暖地照耀在他身上。

    他的人生,从此有了光。

    那个自称喜欢明月,所以给自己取名阿月的古怪声音,慢慢被他抛在了脑后。最近几年,他一次也没有听见过它说话。

    就好像,日光烈烈的白昼里,不论月亮如何嚣张,都无法突破那层明媚。

    但是,一旦阳光消失,天色暗下来,就到了它出场的时候。

    它用着他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让他杀了面前的人。

    因为那不是唐宁。

    不是他想见的人……

    手放下来,唐心听见了唐宁的声音。

    “宵迟,宵迟……”

    她在叫他。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

    一切都是那样熟悉。

    可是……

    唐心扑过去,将她压到地上。

    阿月在狂喜,在大叫:“快!杀了她!这个假货,竟然敢装成唐宁的样子!快杀了她!”

    唐宁回过神,大力挣扎:“唐心!”

    可唐心只是看着她的脸。

    这张脸,和二姐的简直一模一样。

    真像啊。

    他看得有些失神。

    沾血的手,已经摸到了地上的匕首。

    修长的手指慢慢收紧。

    唐宁白了脸。

    忽然,门口珠帘一响,唐心整个人飞出去,撞到了墙上。

    蓝色的火焰,挡在唐宁身前。银发少年单手抓住唐心的脖子,面无表情地将他提起来,钉在染血的墙壁上。

    风从外头吹进来。

    吹得地上散乱的纸张哗哗作响。

    有灯被吹灭了。

    阿炎身上的光,看起来更加得亮。

    唐宁捂着手背,从地上站起来。匕首掉下去的瞬间,划到了她的手。手背上立刻冒出血珠。她一站起来,血便往下淌。

    好在伤口并不深。

    越过阿炎,唐宁向墙壁靠近。

    墙上有两个巨大的影子。

    一只兽,一个人。

    人正在挣扎,双手并用,试图扒开那只钳住他的手。

    唐宁走到近旁,深吸了两口气,忽然上前扬手,一巴掌扇在唐心脸上。

    “啪”的一声,响亮得阿炎都愣住。

    迦岚瞥她一眼,手一松,唐心捂着脸摔在地上。

    唐宁蹲下来,盯着他问:“清醒了没有?”

    唐心抬起头,左脸红红的,也不说话,只是沉默。

    唐宁见状,蹙起眉头。

    她有满腹的话想说,可看着这样的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奇异的甜香,是唐大小姐素日喜欢的新鲜果子,碎了一地和鲜血混在一起后散发出的气味。

    行将朽烂的水果,仍有着惊人的活力。

    而唐心,却像缺水的草木,恹恹的,没有一丝生气。沉默似乎让他变回了小时候的样子。

    唐宁咬了下唇瓣。

    这时候,一旁的迦岚,忽然弯下腰,凑到她耳边问:“你手上的伤,怎么好了?”

    唐宁一愣,低头朝自己手背看去。

    那道被匕首划出来的口子,已经只剩下窄窄的一线。

    伤口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愈合……

    她吃惊地望向迦岚,迦岚却也是一脸疑惑。二人对视着,耳边突然传来“嘭”的一声。唐宁转过头,就见唐心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她连忙靠过去:“宵迟?”

    唐心闭着眼睛,一点反应也没有。

    但好在呼吸虽轻,听起来还算稳定。

    只是晕过去了。

    唐宁轻轻松口气,站起身,四处看了看。双生子倒下的位置,已经聚起来很大一滩血,她想起方才的事,脸色难看了些。

    迦岚打个哈欠,靠到变大的阿炎身上,低低问:“这地方,是不是不能呆了?”蓝色火光有些黯淡了,他脸上露出倦意,眼皮也沉重起来。

    唐宁没有迟疑,点点头,开始翻箱倒柜。

    出了这样的事,瞒不了人。

    明天一早,到不了寅正,便会有专人来唐家大厨房送菜。新鲜的蔬果,才捞上来的肥鱼,会流水一样从后门送进来。

    到时候,大厨房没人出去对单子接东西,很快便会被人察觉不对。

    唐家大宅里,尸积如山,血流成渠。

    她和唐心若是留在这里,一定没有活路。

    思忖着,唐宁把唐大小姐的钱箱,妆奁都拆了。能换成银子的东西,全部被她塞进包袱里。

    翻到一半,唐宁看见块吊坠。

    羊脂白玉的,上面刻着一个小小的“宁”字——

    这是她爹留给她的吊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