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孙猴子是我师弟〕〔神医佳婿〕〔万古最强赘婿〕〔崛起〕〔女神的上门狂婿陈〕〔顾少,你老婆又带〕〔陈华杨紫曦〕〔超武女婿黎南杨小〕〔黎南方清甜〕〔黎南杨小丽〕〔绝代神婿〕〔我不想继承万亿家〕〔阮苏薄行止〕〔重生之传奇农夫〕〔王康〕〔八零宠婚:甜妻太〕〔攻占修仙界〕〔我的爷爷是富豪〕〔重生王者归来〕〔天价彩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11章 夜行
    十年前,她带着它,从江城到雷州,一路舟车劳顿也没掉,可到唐家没两月,她便发现吊坠不见了。

    清早起来,床头空空如也,她急得要哭,央求丫鬟们帮她一起找。

    但找遍了,也没有找到。

    丫鬟们渐渐不耐烦,说是不是二小姐记错了,根本便没有从江城带过来。

    大人们只当她是胡闹。

    她没有法子,只好去见冯氏。

    但冯氏也说,不过一块玉坠,算什么,丢了便丢了。根本没有要帮她一起找的意思。

    那个时候,唐大小姐就站在冯氏边上,闻言笑哈哈地掏出帕子来给她抹眼泪,说回头要送她一块更好的。

    可原来,东西一直在这里。

    唐宁把吊坠拿起来,紧紧握住。

    心里那点可笑的不安,顷刻间烟消云散。

    子时一过,他们便离开了唐府。

    府外大雾漫天,夜色下看起来也是白茫茫一片。

    雨已经很小,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滴。

    唐宁脚上套着双唐大小姐的珍珠绣鞋。鞋子看起来很新,明珠颗颗发亮,像是从未上过脚。等到哪天短了银子吃饭,这鞋拆了珠子去卖,想必也有不少钱。

    她一边沿着墙,小心往前走,一边转头朝身后看。

    迦岚背着唐心,哈欠连天地跟着她。

    阿炎也罕见的没有出声,见她望过来,只是将身体缩得更小了些。

    远处的夜空,慢慢变红了。

    唐家祖宅在细雨中燃烧,冲天的火光,很快便将漆黑的夜晚烧至沸腾。

    若是运气好,他们会以为她和唐心也死在了大火里。

    唐宁收回视线,继续分辨前行的路。

    夜幕下,长街窄巷,每一处在她看来都差不多。

    毕竟,这繁华的雷州城,虽然已经住了十年,但对行动不便的她来说,仍是个陌生之地。

    客栈不能住。

    三更半夜,城也出不了。

    在街上游荡,长时间逗留,则更不妥当,万一碰上打更的人便糟了。

    唐宁心想,还是应该驾车的。

    可唐家马房里养的那几匹马,一见她和迦岚便开始发癫,乱踢乱踹,根本容不得人近身。

    也不知是叫她身上的血腥味吓着了,还是突然看见个妖怪,怕得失心疯。

    反正,这马车是驾不成了。

    唐宁想了下,压低声音同迦岚道:“能否让阿炎去找一找,哪里有船只?”

    迦岚点点头。

    阿炎飞了出去。

    片刻后,它飞回来,身后却还跟着个穿蓑衣的更夫。

    唐宁愣住。

    更夫也愣了下:“你们……”

    阿炎蓝幽幽地浮在空中。

    他却像是没有看见。

    唐宁反应过来,连忙打断他的话,掏出块散碎银子塞给他:“劳您行个方便,我家小弟突发急症,我们正赶着去求医,耽搁不得。”

    更夫见迦岚背着个人,又听唐宁口气担忧,信了一半。

    若真是求医,的确不能耽误。

    但是……这边上的少年,怎么看上去有些奇怪?

    这样一头银发。

    是少年白吗?

    更夫一面纳闷,一面觉得不便问,但还是忍不住多看了迦岚两眼。微光下,看起来只有十六七的少年郎,生着一张令他吃惊的脸。

    也不知是哪家的公子,竟生得如此美貌。

    他又去看唐宁。

    一看更惊讶了。

    这女孩子生得,也同天仙一般。

    雷州城里,还有这样的人家?

    他抓着唐宁给的银子,胡乱寻思着,突然,大叫一声,跌坐在了地上。手里的铜锣“哐当”掉下去,发出震天般的响声。

    寂静深夜,猛地喧闹起来。

    “妖——妖怪——”

    他浑身发抖。

    唐宁连忙去看迦岚。

    狐狸尾巴,又冒了出来。

    他朝地上的更夫亮了亮尖牙。

    更夫眼睛一瞪,大叫着跑开。

    浓雾里响起人声,唐宁无奈叹口气,定定心神,让阿炎带路,赶紧跟着它往河边去。

    有水的地方,雾气似乎更浓重了些。她走近了才看清楚,河岸边只停着两艘破旧的画舫。和普通小船不一样,画舫再破旧,也要显眼得多。

    可眼下箭在弦上,已经没的选择。

    她径直走过去,选了小一些的那艘。

    这回,不用她开口,阿炎已经主动上前烧断了系岸绳。

    唐宁在桩子旁留下块银子。

    迦岚上了船,将唐心就地一丢。

    唐宁提起裙子,也跳了上去。

    水流作用下,画舫渐渐远离河岸。

    迦岚坐下去,又打个哈欠:“你会撑船?”

    唐宁当然不会,她先前想着,寻艘小舟,总能划出去。但如今换成了画舫,这个“总能”便有些难了。

    不过,今夜顺风。

    她站在船头,眺望远处白雾,轻声道:“有风,水也急,顺着漂流一夜,想必也能漂出去不少路。”

    这条河道,建得笔直,拐弯处少,正合适。

    至于后面的事,后面再说。

    唐家的火烧到现在,必然惊动了人。再踟蹰一阵,恐怕他们就要被困死城中。

    水路上人少,出城方便些。

    想将船行驶出去,总会有办法的。

    唐宁将被风吹散的头发别到耳后,转过身,看见迦岚已经昏昏欲睡。

    他靠在那,声音也跟着睡意惺忪:“我得睡一觉……”阿炎变得只有拳头大,在他身边来回地飞,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

    它看起来很担心。

    唐宁走过去,蹲下身,仔细看了看迦岚。

    没有血色的脸,很苍白。

    他的声音变得很轻:“唐宁。”

    “嗯?”唐宁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冰凉凉的,仿佛在摸石头。

    到底是妖怪。

    还能着凉了不成……

    她也真是犯傻。

    唐宁把手放下来,听见他近乎呢喃地道:“不要丢下我……”

    阿炎叽叽咕咕叫唤着,停在他头顶上。

    银霜似的长发,在蓝色火光的映照下,美丽得难以置信。

    他闭眼睡去,像个玉雕的偶人。

    唐宁静静呆了一会,才站起来,靠到船边,仔细看了看水流。水似乎没有她预想中的急。皱了下眉头,她转过脸望向阿炎。

    阿炎悬在半空,像一轮青蓝色的冷月。

    她小声问它:“你会不会撑船?”

    阿炎闻言,叽里咕噜一通乱叫,很生气的样子。

    唐宁失笑,摆摆手回到里头,又去看了看唐心。

    唐心也睡着。

    呼吸声听起来很平稳。

    黑暗中,唐宁找了个位置坐下,沉默着摸了摸自己的手背。

    上头的皮肤已经变得很光滑,一点受过伤的迹象也没有。

    胸腔里忽然涌上来一股无法言喻的空洞感。

    她抱紧膝盖,垂下头,深呼吸起来。

    这时候,身下的画舫突然大力摇晃了一下。

    唐宁一惊,连忙起身,摸黑向外跑。到了天光底下一看,阿炎趴在船边,画舫则行驶得飞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