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卿卿封九枭〕〔霍明澈〕〔大佬甜妻宠上天顾〕〔重生第一宠:大佬甜〕〔大佬甜妻宠上天〕〔顾九辞霍明澈〕〔爱你成瘾:偏执霸〕〔顾九辞霍明澈〕〔战龙临门陈宁宋娉〕〔娘亲嫁到父王快跑〕〔神级医婿〕〔镇天神婿〕〔顾九辞霍明澈〕〔少帅临门〕〔战龙临门〕〔镇天神婿〕〔欠你一世深情顾九〕〔豪门总裁你欠揍〕〔夏今安云缚沉〕〔暴君的医妃谁敢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13章 白灯笼
    远处似乎有什么烧起来了。

    天越来越红。

    春日微寒一扫而尽,连空气也变得燥热起来。

    火场周围人声鼎沸,抬水的抬水,救火的救火,忙成了一团。官府的人赶过来,想救人,可看看火势,谁也不敢进去。

    幸好唐家这座宅子,依山而建,周围空荡荡,并没有什么人家。

    火烧得再大,也不会牵累旁人。

    只是没想到,前头才下过雨,这火星一窜,连片的屋宇房舍还是立刻便熊熊地烧起来。等到水汽烤干,风一吹,火舌更如巨龙一般舞动不休。

    试图灭火的人,也不禁丢了水桶连连后退。

    黑烟升起来,熏红人眼。

    众人一边咳嗽,一边退避。

    唐家上空滚热的风,拼了命地吹着黑烟。

    转瞬,烟便融进了晨雾里。

    天色虽然还很暗,但黎明似乎已经离得不远。

    黑烟被风吹到了河上。

    画舫里,唐宁正坐在入口处。她身后不远,是并肩躺着的迦岚和唐心。两个少年睡在那,看起来无忧无虑,委实令人生羡。

    她无声透口气,闭上了眼睛。

    耳边是连绵不断的水声,哗哗……哗哗……像温柔的小调……

    唐宁阖眼听着,在这份温柔里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她,还是小小的模样,被母亲紧紧抱在怀里。她闻到母亲衣裳上的淡淡熏香,散发出清甜的桃子味。

    “爹爹呢?”

    小孩儿模样的她,仰着头问母亲。

    母亲闻言笑起来,但笑得并不是太好看。

    她觉得很奇怪。

    母亲生得美,笑起来更美,从来都是好看的。

    为什么说到父亲,母亲却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是吵嘴了吗?

    她又问一遍。

    母亲摇摇头,声音很轻,垂眸看着她道:“爹爹头疼,不想见人,不要去吵他。”

    忽然,画面一换,天气似乎暖和了许多。

    她穿着身薄薄的春衫,但人看起来还是小小的。

    手掌摊开,白生生肉乎乎。

    她坐在秋千上,踢掉了鞋子,脚丫子瞧上去也是胖嘟嘟的。

    完完全全就是个小娃娃。

    她双手抓着绳子,荡来晃去,欢喜极了。秋千越荡越高,她心里却没有一丝害怕。直到,她看见了一只白灯笼。

    那样惨白惨白的颜色,那样惨白惨白的光。

    绳子“嗤”一声,断了。

    她从秋千上摔下来,哇哇大哭。

    奶娘急急跑过来,见她哭,也跟着眼眶红红的。

    她张嘴要母亲。

    奶娘一把抱住她,眼泪流出来:“我的好小姐呀……太太已经不在了……”

    但她充耳不闻,仍只是哭着喊着要见母亲。

    白色的灯笼,一只只挂满了宅子。

    母亲始终没有出现。

    她听见下人们在窃窃私语,说母亲是突然暴毙,死状骇人,父亲才不让她去见母亲最后一面。

    可母亲一向身强体健,连风寒也没有得过,怎么会突然暴毙?

    她不相信,迈着两条肥肥的小短腿去找父亲。

    一路上,谁叫她,她都不肯停下来。

    到了书房,她看见父亲面向墙壁,一动不动站在那,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脚步轻轻地走过去,喊他:“爹爹?”

    他转过身,看见她,皱了皱眉头。

    一向很宠爱她的父亲,这一瞬间的眼神,却像在看别人的女儿。

    唐宁一下惊醒了。

    心脏在狂跳。

    她按住胸口,脑子里乱起来。

    这样的梦,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过。

    那些场景和对话,是尘封的记忆。失踪的父亲,早逝的母亲……不管哪一个,如今想起来,仍叫她心口发闷。

    喘口气,唐宁从地上站起来,轻手轻脚走到船头,任由凉风吹在脸上。

    脑子清醒了些。

    胸口的憋闷,似乎也散了些。

    她慢慢低下头。

    忽然,后颈一毛。

    唐宁猛地转过身去。

    可身后阒其无人,什么也没有。

    站在风里,唐宁抬手按住后颈,上头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方才,她的确感觉到了,好像……有谁在偷偷地看她。

    摸摸脖子,想起了不愉快的记忆。

    唐宁连忙朝船尾去:“阿炎。”

    阿炎冒出来,看着她。

    这家伙的眼神,总是坦荡荡的嫌弃。

    不是它。

    唐宁往画舫里走,里头的两个人却也没有醒。虽说她刚刚在外头,就发觉他们俩未醒,但如今确定了,反而更不安。

    皮肤上的鸡皮疙瘩,消下去,又冒出来。

    唐宁心里很清楚,这不是因为风,也不是因为冷。那种奇怪的,被人盯着看的感觉,如影随形,并没有因为她的走动而消失。

    但他们眼下在水上。

    周围没有一艘船,自然也就没有人。

    画舫上,除了阿炎,亦只有他们三个。

    其中,迦岚在沉睡,且沉得仿佛连呼吸都已经停止。要不是她凑上去听,还能听见他的心跳声,真得以为躺在这的是个假人。

    他边上,唐心则昏迷了半天,根本没有要醒的意思。

    这般一盘算,总不能是她自己在偷看自己?

    唐宁坐在迦岚旁边,低头看他的脸。

    英俊少年。

    英俊的妖怪。

    井里一见,她的世界已经天翻地覆。

    这世上,是有妖怪的。

    船上虽然看起来只有他们几个,但也许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还藏着好些妖怪。毕竟,先前在街上撞见更夫时,更夫便一直没能发现阿炎的身影。

    想到这,见眼前二人仍不像是要醒,唐宁再次起身前往船尾。

    “阿炎,好阿炎。”

    阿炎皱着脸。

    唐宁笑嘻嘻凑近它:“快瞧瞧,这船上除了你和狐狸,还有没有别的妖怪。”她将声音压得很低。

    阿炎像是没听清,叽咕一声,从船尾飞上来。

    唐宁把话又讲了一遍。

    它上下飞,左右飞,绕着她前前后后飞了半天。

    唐宁叫它绕得头晕,差点站不稳:“让你找妖怪,看我做什……”话未说完,唐宁一顿,脸色慢慢难看起来。

    咕噜咕噜。

    蓝色火焰中发出快活的声音。

    它停在她面前,明明没有眉毛,还要挤眉弄眼,摆出嫌弃模样。仿佛在说,你,妖怪?哼,不可能!

    阿炎一转眼,越过唐宁朝后头飞去。

    唐宁长长松口气,正要转身,忽觉背上传来一股怪力。脚下一个趔趄,她迎着水面“扑通”一声栽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