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从枪挑邹氏〕〔我是灵馆馆长〕〔医者无眠〕〔盛夏微光暖暖情〕〔寻龙迷踪卷一华山〕〔嫡女为凰:摄政王〕〔团宠真千金每天都〕〔三国从忽悠贾诩开〕〔春雷1979〕〔和网恋上司奔现以〕〔大唐之最强熊孩子〕〔杨辰秦惜〕〔无敌继承人〕〔废柴娇妻太倾城〕〔废柴王妃是块宝〕〔锦衣卫大人的宠妻〕〔太傅帮帮忙〕〔都市盖世君主〕〔武侠管理局〕〔大佬真的不想当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14章 明明是好意
    冰冷的河水飞快淹上来。

    唐宁挣扎着浮上水面,可一个浪头扑过来,逼得她又沉下去。

    灌进口鼻的水,火焰一般灼热,无法呼吸的痛苦渐渐麻痹了她的身体。

    阿炎“嗖”地一声飞过来,在水面上焦急地打转。它试图将火焰伸入河中,但水一涌上来,“嗤”的一下,火便灭了。

    按说,人界的水,浇不灭它。

    可狐火也是火。

    它生来畏水,根本不敢钻入水中。

    因着怕,水溅上来,它便下意识地想要躲避。但唐宁还困在水中……多犹豫一会,恐怕捞上来的就是尸体了!

    毕竟人一向脆弱,寿命短暂,又弱不禁风,已经没有时间给它思考。

    阿炎飞快变大,将半个身体浸入河水。

    人界的水,不过普普通通的水。

    它连雨都不怕,怎么会怕这没用的河水?

    自我劝慰着,阿炎在水中寻找起唐宁的身影。

    但是……

    叽里咕噜,叽里咕噜。

    它越找越急。

    怎么找也找不到,化了吗?

    它烦躁地想要搅起千层巨浪。

    这时,角落里忽然冒出了一只手。

    少女白皙的肤色,在昏暗中显得格外醒目。紧接着,水面上钻出个湿漉漉的黑色脑袋。

    阿炎连忙靠近过去,用焰尾抓住那只手。

    “哗”一声,水面裂开,唐宁大口呼吸着浮上来,阿炎赶紧拖住她朝画舫飞。

    到了船旁,一个用力,它将唐宁连人带水甩了上去。不想哐当一下,唐宁撞上了雕花栏杆,吓得它连忙飞过去,细细打量她。

    唐宁还在头昏脑涨,捂着肩,低低痛叫一声。

    方才,濒死之际,她脑海里又浮现出双生子的脸。

    那个噩梦般的夜晚,仍然在追捕她,死过一次并没有让她变得不怕死。

    浑身湿透,唐宁在雾色里颤抖。

    真冷啊。

    先前离开唐家时,她只匆匆抓了两身衣裳,刚够她和迦岚替换。如今里外湿透,想再换一身,便没有衣裳能换了。

    碍着双生子的衣裳一贯华贵艳丽,担心在外走动会过于显眼,她并没有多花时间去收拾行装。

    此刻想来却有些后悔。

    唐宁连打三个喷嚏。

    这种时候,若是着凉便糟了。

    她捂住鼻子,抬头看向阿炎。

    蓝幽幽的饼脸上,并不能看出什么表情。

    可船上醒着的,只有他们俩。

    她刚才站在船边,面前是水,身后便是它……那股怪力……

    唐宁皱了皱眉头。

    阿炎突然鼓起来,小嘴一开一合,仿佛要说话。但转眼,它又像是被针戳破了的气泡,一下变得干瘪起来。

    唐宁摇了摇头:“我知道不是你。”

    虽然落水的那一瞬间她的确起了疑心,但想一想便知道不该是它。那股推她下水的怪力,十有**跟那道总是跟着她的奇怪视线有关系。

    唐宁倚着栏杆,将身体缩成一团。

    可阿炎听见她的话,却像是不相信,反而急得四处乱飞。

    “不!”

    “不是!”

    忽地,它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

    唐宁一听傻了眼。

    它还在说,“不是!”

    唐宁看着它,仔细地听,发现它说的竟然真是人话,不觉有些惊讶。

    她急忙道:“我的确相信你,真的。”

    阿炎飞过来,凑近她的脸,像是要分辨她的眼神。看了好一会,它才放松下来,那副表情又变成了先前的嫌弃。

    区区一个人。

    管她信不信。

    它往后退了退,刚要飞远点,忽然想起唐宁的衣裳还湿着。

    算了,就当可怜她吧。

    唰地一下,唐宁身上冒出火来,袖子被烧掉了一截。

    阿炎:“……”

    唐宁:“……”

    少女雪白的小臂上,留下了火焰燎过的痕迹。

    似乎下一刻,那上头就要冒出水泡来。

    阿炎浮在半空,火焰的颜色,好像有些变了。它很想大叫,可嘴里不管怎么努力,只发得出个“不”字。

    于是它像才学舌的鹦哥一样,“不不不”地大叫起来。

    唐宁摸了摸手臂。

    上头在发热。

    她笑了一下,招呼阿炎下来,轻声道:“你是想帮我烘干衣裳?”

    火光亮起来。

    阿炎嘴里挤出了个“是”字。

    它的声音听上去像个闷闷不乐的小孩子,而且年纪很小,小到完全辨别不出男女。

    唐宁站起来,转一圈,发现衣裳已经全部干透,笑着又夸了它一句。

    只是少截袖子,不算什么。要生水泡的皮肤,也全然无事。

    身上暖和起来,一切都好了。

    她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那种被人盯着看的奇怪感觉,突然消失了。

    阿炎也没有发现什么别的妖怪。

    难道真是她多心了?

    还是说,是唐家那群人,阴魂不散,在跟着他们?

    唐宁心里有些发毛,看一眼阿炎,和它一道朝画舫里面走去。一进门,阿炎便径直扑到迦岚身上,叽叽咕咕叫起来。

    人话这东西。

    除了“不”和“是”,旁的它好像还是一窍不通。

    它落在迦岚胸前,絮絮叨叨说个没完。

    迦岚嘟哝一声,睁开了眼睛。

    他坐起身,看见阿炎,又打了个哈欠,像是依然没睡够。

    “唐宁……”

    他轻轻唤了一声。

    唐宁转头去看他:“怎么了?”

    “没什么。”他伸手揉了揉眼睛,眼尾浮现出一点淡淡的红,“什么时候了?”

    唐宁向外看看天色,雾气中似乎有淡淡的晨光冒出来,但不知是因为雾大,还是时辰尚早,天空上挂着的那颗太阳,看起来就像死鱼的眼珠子,一点光泽也没有。

    她收回视线道:“天亮了。”

    只是距离亮透,大概还有一段时间。

    唐宁决定叫醒唐心。

    他们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

    出来的匆忙,除了细软,他们样样都缺。要吃饭,要住宿,要生活……哪怕回头仍从水路走,那也需要上岸补给。

    边上,阿炎说了半天。

    迦岚轻轻应着声。

    唐宁摇了摇唐心的肩膀:“宵迟,该起来了。”

    唐心没有动。

    唐宁呼吸一轻,捏住他的鼻子:“不要装睡了,快起来。”

    不能呼吸,自然憋不住。

    唐心睁开眼,看见她,身体一动,侧身背了过去。

    “你不想让我看见你杀人,可我看见了。”唐宁看着他的背影,平静地道,“你总要同我说话的。”

    唐心蜷缩着,声音听起来比平日还要低沉沙哑些。

    “双生子说你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