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和校花们的荒岛求〕〔开局抽女帝,把把〕〔灵魂冠冕〕〔萌宝来袭:总裁爹〕〔医武高手闯天下〕〔斩月〕〔无限神装在都市〕〔旷世神胥〕〔十万个氪金的理由〕〔万古最强赘婿〕〔上门狂婿〕〔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天王殿〕〔余烬之铳〕〔农女医妃富甲天下〕〔废柴龙女要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19章 生死册
    阿吹望着眼前毛茸茸的白色大尾巴,愣了愣。过了好一会,他才仰起圆圆的脸,小声反问:“你知道渡灵司?”

    迦岚将手一合,握住葫芦晃了晃。

    里头似乎装着沉沉的水,轻轻一晃,便发出闷闷的响声。

    这绿葫芦看起来不大,抓在手里却十分的重。

    寻常人恐怕拿不动。

    他低声道:“过了渡灵司,便是归墟。而归墟,是亡者的目的地。你张嘴便说她已经死了,想来是有什么独特的依据。”

    迦岚将目光从葫芦上收回来,落到阿吹身上。

    白白胖胖的黑衣小童子往后退开一步,口中急切地道:“你既然知晓渡灵司,还不快快将宝器还我!”

    “小爷我日理万机,忙得很,可没有时间拿来同你耗!”

    他双手叉腰,语气又狂起来,仿佛先前哇哇大哭的人根本不是他。

    迦岚把葫芦收在了袖中。

    他大叫:“还我!快还我!”

    雨幕下,软糯的童声再次带上了哭腔。

    他一屁股坐到地上,半是威胁半是讨饶地道:“你若是将宝器还我,我便当今日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你若是不还我,我就……我就让你知道渡灵司的厉害!”

    迦岚嗤笑:“要真这般厉害,怎么还不见人来救你?”

    他居高临下看着阿吹。

    “还是说,你在渡灵司中,根本一点也不重要?”

    阿吹闻言一噎,黑葡萄似的眼珠子黯了黯。

    迦岚道:“你要是老实些将我想知道的事一五一十告诉我,我兴许会把葫芦还给你。”

    阿吹仰着脸:“兴许?”

    “自然,你也可以不说。”迦岚不咸不淡地道,“你要打得过我,大可以将葫芦抢回去。”

    阿吹看了看自己短短的小胖手,目光呆滞地点点头:“你想知道什么?”

    他不是不想动手。

    可他有记忆以来,便没有同人打过架。他这细胳膊细腿,哪里打得赢?

    垂头丧气,阿吹认了命。

    迦岚示意他看唐宁:“她明明能走能动,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说她早就已经死了?”

    阿吹撇了撇嘴:“你知道渡灵司,那想必也该听说过生死册吧?”

    “嗯?”迦岚想了下,“似乎隐约听说过。”

    雨水积聚在檐角,哗哗流下来。

    阿吹摸摸索索,从身上掏出本小小的册子来。他一边翻开,一边斜眼看迦岚:“我手里的册子,并不是正本,你就算抢走也没有什么用处……”

    迦岚不置可否地笑笑。

    阿吹心里有些发毛,可转念一想,自己也没有什么心,遂将黑色封皮的小册子就地一拍道:“你自己看,这是不是她的名字!”

    迦岚没动。

    有只手捡起了册子。

    唰唰两页翻过去。

    手的主人白了脸:“这是什么东西?”

    白纸黑字写着的人名,眼熟得要命。

    人名后,年岁,地点,死因,时间。

    全用规整的小篆写得明明白白。

    难怪叫生死册。

    唐心连忙往后翻,可入目一片空白,再不见什么姓名死因。他又往前翻,一下便看见了双生子的名字。

    唐家上下,除了他,都在上头。

    阿吹老气横秋地叹口气,轻声道:“肉眼凡胎,能看见这几个名字,已经很了不得了。”

    唐心的手指轻轻颤动着。

    略略有些泛黄的陈旧白纸,明晃晃写着的唐宁二字,在他眼前交错扭曲。

    一道鲜红朱砂痕,将这两个熟悉的字,拦腰切断。

    他手一松,册子往地上落去。

    迦岚轻轻接住,没有说话。

    唐宁肩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只有疼痛依旧。她捂着肩,朝他们走近:“我果真……死了吗?”这样的问题,从她自己嘴里问出来,显得格外诡谲。

    迦岚定睛看了两眼册子上所写的内容,颔首道:“是死了。”

    阿吹听见这话,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是不是?我说她早就已经死了,你们一个个的还不信,如今亲眼看见,总该相信了吧?”

    唐宁蹙着眉,沉吟道:“是何时发生的事?”

    迦岚合上册子道:“是你我相遇前一天。”

    “你被人割断喉咙,窒息而死。”

    唐宁沉默片刻,放下捂着肩膀的手,看向阿吹:“这册子上所写的事,绝对不会改变吗?”

    阿吹跳了起来:“说什么胡话!渡灵司的生死册,怎么可能会变化!上头说你生,你便生;说你死,你便是个死人!这是铁律!绝不可能出错!”

    数千年来都是如此。

    人是一定会死的。

    哪怕活过一百岁,活成了人瑞,早晚还是要死的。

    花会开,就会谢。

    枯木逢春,也一定会再次腐朽。

    阿吹当了一辈子的差,还是头一回遇见生死册上划掉了名字,却依然活蹦乱跳能喘气的人。

    但天命是不会错的。

    错的只能是人。

    兴许是时间不对,兴许是死得不够透……

    总之,她应该死了。

    阿吹严肃地道:“不管怎么样,生死册既然说你死了,那你便只能去死。”

    “没有我,也会有其他人过来敛魂。”

    扭头看向迦岚,他继续道:“就算你想杀了我,也是没用的。”

    檐外的雨下得太大。

    瀑布一样挂在众人面前。

    院子里的主人夫妻,已早早躲回了屋子。

    唐宁看一眼大雨,把视线收回来,沉声问道:“如果我不想死呢?”

    少女清婉的声线压低以后,变得莫名的冷。

    阿吹哆嗦了下。

    他应该不会冷的。

    身为器灵的他,根本没有冷热这种知觉。

    可他此刻看着唐宁,听着她的声音,只觉得寒意一阵阵涌上来。

    是因为下雨的缘故吗?

    阿吹双手抱臂,往后靠了靠:“这可不是你想不想的事……”

    迦岚按住他的脑袋。

    朝天辫倒了下去。

    “你想干什么?”他惊呼,伸出肉肉的小手去扒迦岚的手指,“我已经都告诉你们了,还不快点把宝器还给我!”

    迦岚微笑:“我只说兴许,又没说一定还给你。”

    阿吹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我家主人不会放过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