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号狂婿夏天〕〔江策战神之王〕〔上门龙婿叶辰〕〔逍遥战神江策丁梦〕〔丁梦妍江策〕〔龙婿战神萧辰〕〔超级赘婿叶锋李若〕〔女主叫云若月,男〕〔娱乐之天王要相亲〕〔浴天圣帝〕〔发飙的人生〕〔朝如青丝莫成雪〕〔乞丐小妞的随身商〕〔女神的战神狂婿〕〔末日拼图游戏〕〔皇叔宠妃悠着点〕〔龙血战神萧辰姜诗〕〔上门龙婿〕〔南宫柔楚玄辰〕〔楚玄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25章 人人都爱雪罗大人
    少女唇瓣,圆润饱满,却和她的眼神一样冰冷。

    妇人木然瞪着眼睛,颤抖了下,想要推开她,手却抬不起来。她的身体,突然失去了力气。有一种奇异的酥麻,从指尖一直蔓延到心里。

    她这一生,好像都没有像此刻这样快乐过。

    可神色冷漠的少女,很快便松开了她。

    烟粉色的衣袂轻轻一晃。

    少女丢开她,抓住一旁的男人,凑过去,又在他嘴上亲了一口。

    妇人瞧见,心头一酸,手上有了力气,连忙扑过去,推开了丈夫:“你个下贱东西!也配靠近雪罗大人?看我不打死你!”

    她手足并用,指甲乱舞,划花了丈夫的脸。

    血痕一道道,刻在男人脸上,让他看起来凶相毕露。

    夫妻二人拼了命地扭打起来。

    什么相濡以沫,夫妻之情,全都不复存在。

    这一刻,他们眼里没有彼此,没有自我,只有面无表情立在边上的黑发少女。

    “雪罗大人——”

    “雪罗大人——”

    两个人,一口一个雪罗大人,恨不得将对方剥皮拆骨,吞吃殆尽。

    男人的拳头,落在发妻身上,瓮声瓮气地道:“没人比我更爱雪罗大人……没人比我更爱……”

    “我才是最爱雪罗大人的人!”妇人张开嘴,白森森的牙齿用力咬住丈夫的耳朵。

    鲜血混着碎肉,流进她的嘴里。

    男人大叫着掀翻她,死死扼住她的脖子:“是我!是我!你个丑妇!去死吧!没有人会比我更爱雪罗大人!”

    “叮铃哐当”一声乱响。

    桌椅倒塌,烛台坠落。

    男人反反复复大喊一样的话,捡起烛台便往下捅。

    血污溅了他满面。

    妇人渐渐没了声息。

    他爬起来,膝行至黑发少女脚下,抱住她的小腿,喃喃唤她:“雪罗大人……雪罗大人……”

    又甜又腥的血,沾上了她的裙子。

    淡淡的烟粉色,变成浓烈的殷红。

    她微微垂眸,看他一眼,用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问道:“你真的爱上我了吗?”

    男人将脸隔着裙衫,紧紧贴在她的小腿上:“雪罗大人……我、我是世上最爱你的人……再也不会有人比我还爱你了……”

    雪罗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发:“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当然了!”他脸上的神情,看起来是那样的欢喜。

    雪罗眸光微黯,低声问:“那你能不能告诉我,爱一个人,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

    男人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刚要说话,舌头却僵了。

    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爱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

    脑子里一片混沌,根本无法思考。

    他只知道,他爱她,已经爱得无法自拔。

    “雪罗大人,我是最爱你的人……”

    少女闻言,面露失望,低下头看向他的眼睛。男人浑浊的眼珠子,已经没有人的神采。她蹙起细眉,冷冷道:“那就去死吧。”

    男人听见她的话,没有丝毫犹豫,立即便爬起来,一头朝墙上撞去。

    “砰”地一下。

    碎石震下来。

    他后退着,仰面跌在地上。

    额头上皮开肉绽,老大一块血渍。

    拿伞的美人见状,抬手掩住鼻子,半是感慨半是埋怨地道:“你这丫头,怎么回回都这么凶。”

    雪罗掸掸裙摆,可血沾上去了,哪里还擦的掉。

    她背对着见月,半天没有要转头的意思。

    见月无声叹口气,轻声道:“你总问那样的问题,有什么用?”

    雪罗终于直起腰,转身走过来。

    见月道:“就算有一天,你知道了答案,又能如何?”

    雪罗看着她,面上漠然,突然一言不发地折断了自己的小拇指。

    “咔擦”一声。

    清脆响亮。

    见月听得眼皮直跳:“又来了又来了!做你的手,可真是可怜!没事儿便要被你折断了玩,它能长回去,才是真的爱你呢!”

    雪罗看也不看她,只径直向外走。

    天上的雨,一阵一阵。

    她就着雨水,揉搓了两下沾血的裙摆。

    艳丽的红色,叫水一浸,洇开来,成了两朵盛放的花。

    见月连忙追上,打开伞,替她遮住头顶:“小七,我……”迟疑了下,她话锋一转,说起了别的,“虽然金铃已经不响,但你我此番到底不是一无所获,回去以后告诉爹爹,他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

    雪罗闻言,仰起脸。

    娇娇小小的她,只有苍白冷漠的表情。

    “是真是假还不得而知,爹爹才不会那么容易就高兴起来。”

    见月挽住她的胳膊,将她拉到身旁:“算了算了,被你一说,连我都不高兴了。”

    说话声渐渐轻下去,两人打着伞,步入了雨中。

    冷风一吹,淡青色的雾气便消失在了河岸旁。

    ……

    远处的落霞山,云烟袅袅。

    唐宁一行人,已经走过半山腰。

    主峰上,因为时常有人走动,所以路径清晰,并不算太难走。但山实在是高,雨天路又滑。

    走着走着,唐心落后了。

    前方的迦岚和阿炎,却是越往上走,看起来越精神。

    唐宁的脚步,也一直没有慢下来过。

    她似乎不会累。

    又或者说,是这点山路,根本还不能叫她疲惫。

    她转过脸来,只有两颊微微酡红,像饮酒后醺然的模样。

    “宵迟。”

    她叫了他一声,想让他停下:“山上路不好,你身上还有伤,就先留在这里歇一歇吧。左右我们上去了也得下来。”

    唐心不吭声,咬着牙又往上走了一段,一直走到她身旁才道:“你身上也有伤。”

    唐宁摇摇头:“已经好了。”她肩上干干净净,连个疤也没有留下来。

    “这般下去,也不知何时才能看上大夫,你身上的伤不治可不会自己好……”

    “不碍事。”唐心越过她,继续向前走,“二姐,你不用担心我,这点山路,我还不累。”

    说话间,一直在树上跳来跳去的阿吹皱了皱眉头。

    朝天辫上的红绳,落在树海里,信标一样显眼。

    他突然大叫一声:“狐狸!”

    迦岚脚步一顿。

    那只碧绿的小葫芦,变得像墨一样漆黑。

    阿吹三步并作两步,急急凑过去:“你看看!让你还我你不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