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尖峰战神江唯林南〕〔天骄邪少〕〔尖峰战神江唯〕〔绝代妖医〕〔尖峰战神〕〔异界召唤之君临天〕〔我真的长生不老〕〔豪婿战神叶君临〕〔尖峰战神江唯林南〕〔超级人生〕〔孙猴子是我师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全职艺术家〕〔超级医仙〕〔唐时明月宋时关〕〔柯学验尸官〕〔演员没有假期〕〔阴阳异闻录〕〔锦乡里〕〔学园都市的傀儡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26章 至恶
    “你若是早早还给我,这些家伙早就该到归墟了!”他扬起小短手,想要将葫芦拿回来,“回头出事闯了祸,被责罚的可是我!”

    他念念叨叨,指尖落在那抹墨色上。

    但一阵剧痛传来,葫芦变得像烙铁一样灼人。

    他“哎哟”一声缩回手,看向迦岚,嘴一瘪,又要哭:“死狐狸,都怨你,宝器变成了这样,让我怎么办啊?”

    泪珠子滚出来。

    一张圆脸,变得可怜兮兮。

    迦岚面上却仍是云淡风轻:“明明是你自己办坏了差事,凭什么怨我?”

    阿吹捂着手,一边哭,一边骂:“不怨你怨谁?要不是你个死狐狸非抓着小爷我不放,哪还会有现在这些破事?”

    “你明知里头装着死灵,却死活不肯还我,我还不能怨你了?”

    阿吹骂骂咧咧,越讲越是凶巴巴。

    可哭腔夹杂在里头,他的凶狠,看上去便像是故作姿态的撒娇,让人一丝恐惧也生不出来。

    迦岚收起葫芦,继续向前:“谁让你一开始不带着葫芦回渡灵司,如今来怪我,有什么意思?”

    阿吹泪如泉涌,紧紧跟上。

    “是我不想带回去吗?还不是你那个心上人的错!”

    他斜眼看唐宁,像要在唐宁身上看出个洞来:“你说说你,你要是那天干干脆脆地死了,还有什么事。”

    唐宁听他嘟嘟囔囔说了好几遍,如今再听,已觉麻木,只随口附和他道:“是啊是啊……”

    阿吹原本气得要死,可见她不反驳不跳脚,反而还赞同自己,立刻失去了抱怨的方向。

    正好唐心走过来,挡住他的视线,不让他看唐宁。

    他马上怒气冲冲地道:“你也一样!你们这家姓唐的,就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那对双生子,死了也要给我闹事,真是讨厌。”他转过头,又去叫迦岚,“狐狸,现在怎么办?你告诉我,怎么办?”

    他奶声奶气地追问着。

    迦岚头也不回,漠然道:“你的事,问我做什么。”

    阿吹急了:“宝器变黑,我拿不了,还怎么带它回渡灵司?”

    迦岚闻言,顿了下,突然把葫芦拿出来,直直递给他。

    换做先前,阿吹一定想也不想便接过来。可眼下,葫芦漆黑,他是想拿又不敢拿。

    这葫芦,长自渡灵司,生来便是宝器。

    他们这群办差的器灵,人手一个,专拿来装死人的魂魄。装好了,将口子一封,带回渡灵司,便算齐活了。

    这样的差事,就算一点脑子不长,也能办得轻轻松松,漂漂亮亮。

    阿吹自诩聪敏,向来都是那个差事办得又快又好的人,可不想这一回却结结实实栽了个跟头。

    那雷州唐家,上上下下,就没一个白的。

    他拿着葫芦,一个一个地收敛魂魄,收到后面,看见那对双生子的,差点连宝器都给摔了。

    这样的活计,他从出生便做,以为自己什么样的死灵都见过了。

    可那对双生子的魂魄,扭曲变形,尖刺丛生。

    颜色,更是一团乌漆墨黑。

    简直不像是人该有的样子。

    他从没有见过这么丑陋的灵魂。

    明明那两个人的皮囊,看起来十分的精美。

    那个瞬间,阿吹想起了初次见面时,主人同他说过的话——人的肉身和魂魄,所拥有的样貌可以截然不同。

    美人的皮子底下,藏着的可不一定就是个美人。

    看起来样貌平平甚至丑陋的人,也可能有着绝美的魂魄。

    人死以后,皮囊朽烂,魂魄化作一团光。光芒越是明亮,形态越是圆润完整,便越见得美丽动人。

    若是有人的魂魄,一看便纯白又清澈,那此人生前必定是个至善之人。

    不过人这种东西,生来便被七情六欲裹挟着长大,没有人的灵魂能够纯净到那种地步。

    同样的,至恶之人,也很罕见。

    即便以凡人律法看来罪大恶极之徒,也少有漆黑的魂魄。

    不管是纯白,还是乌黑,在遇到双生子之前,阿吹都以为并不存在。他所见到的大多数人,都是灰扑扑的一团。

    看着迦岚手里的葫芦,阿吹缩了缩手。

    “里头装着的那对双生子,吃掉了其他人的魂魄。”

    “死气太重,于我有害,我拿不了。”

    阿吹有些后悔,垂下了眼睛。

    葫芦就是用来隔绝死气的。

    他若是一早拿回去,的确什么事也没有。

    “你如今还我,已经来不及了。”阿吹心烦意乱,面露苦恼。

    迦岚白净修长的手指,轻轻叩了叩葫芦外壁。

    葫芦黑得不见一丝杂质,仿佛天生如此。

    他一边走,一边道:“你一个专收死人魂魄的器灵,怕什么死气。”

    阿吹亦步亦趋地跟着,闻言悻悻道:“你以为我愿意吗?”器灵原就不是了不得的东西,只是他不想承认罢了。

    像他们这样的器灵,总在接触死气,一旦器身出现裂痕,便没用了。

    阿吹摸了摸自己的手。

    软嫩小巧,还是小孩子的手。

    他永远不会长大,将来也会以这副模样死去。

    可至少现在,他还不想死。

    走在昏暗的山路上,阿吹突然想起先前唐宁那句——“如果我不想死呢?”

    原来,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是这样的心情啊……

    阿吹吸了一口山风,闭上了嘴。

    头顶上精神满满的朝天辫,歪在一旁,再也没能站起来。

    目的地越来越近。

    迦岚忽然问了一句:“这葫芦里装着的死灵,能否自己钻出来?”

    阿吹怔了怔,摇摇头道:“那倒不会。”除非,有人毁了葫芦。后半句话,他没有说出口。

    “你想做什么?”阿吹问。

    迦岚淡淡道:“没什么,只是这葫芦你拿不了,我却可以拿。若是心情舒畅,没准我回头便帮你送回去了。”

    交谈着,眼前渐渐开阔。

    他们走到了一处平坦的山坡上。

    不到一丈远的地方,有一棵巨大的树。

    枝繁叶茂,一片葳蕤。

    它看起来,还是青春年少的模样。

    可时值春日,上头除了绿叶,却不见一星花蕾。

    唐宁走过去,认出了树种。

    这是株大得不像话的桃树。

    她听见阿吹嘟哝了句,“回不去十方,你怎么可能心情舒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