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最强军神〕〔我给妈咪牵红线〕〔抗战之开局一张十〕〔清卒〕〔一胎俩宝,老婆大〕〔强势婚爱:豪门老〕〔沈蔓歌叶南弦〕〔末日拼图游戏〕〔绝品小神农〕〔快穿之专业打脸指〕〔闪婚强爱:老公,〕〔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凤无忧慕容毅〕〔我靠反转系统吃定〕〔界狱塔叶玄〕〔一颗柔心两目温情〕〔天降六宝:顾总追〕〔剑临诸天叶玄全本〕〔顶级帝婿〕〔雇我吧崇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27章 我只有你了
    这桃树大得古怪,不见花,也不见果,只有满树深深的绿,像流云一样在风里浮动。照理,开了花,等到花谢了,才能见到枝叶舒展的桃树。可唐宁朝地上看去,清清爽爽,没有一片残花。

    如今这时节分明正是花开的时候。

    真是株奇怪的树。

    她抬起头来,忽然听到脚步声。

    身旁人影一晃,前方古树变了样。那些深深浅浅的绿,尽数消失在风中。光秃秃的枝桠,虽还在张牙舞爪,但看上去已是一副老态龙钟模样。

    干枯的躯体,似乎不堪一击。

    阿吹将手“啪嗒”一下拍在树干上:“小爷我从不扯谎,我说通道消失了,那便是真的消失了。”

    “不信你自己看,这枯树又丑又脆,哪里还有什么通道?”

    他用力抠着树皮,可抠了半天,只抠下来指甲盖大的一块。

    倒是没他想得那么脆。

    他把树皮丢给迦岚:“现在怎么办?”

    这样的话,他唠唠叨叨已经问了好几遍。

    唐宁望向身旁的银发少年。

    他站在那,凝神看着树,许久没有出声。

    阿吹等得不耐烦,拍拍手,小跑过来:“狐狸?狐狸?”他仰着头,大声叫唤,“这十方呢,你是铁定回不去了。”

    “要不,还是帮我把宝器送回渡灵司吧?”眼珠子一转,阿吹咬了咬手指头,“就当日行一善嘛。”

    他说完,又来看唐宁。

    “小爷我一不说谎,二不欠人人情。你们若是帮了我,我自然也会帮你们。”

    “到了主人面前,我帮你求求情,让他放过你,怎么样?”

    唐宁站在暮色里,闻言轻轻笑起来:“你不是说你绝对不会说谎吗?”

    阿吹微微别开脸:“你什么意思?”

    唐宁还是笑,但笑得有些让阿吹心惊肉跳:“你现下说的话,难道不算谎言?”

    雨停了。

    晚风清清凉凉。

    阿吹往后退开半步:“我又没说主人一定会听我的。我只是去求情,结果如何,当然要看主人。他若是愿意放过你,那自然再好不过;他若是不愿意,我也还是替你求了情。”

    “一码归一码,我既然求情了,就算还了你们人情,该两清才对。”

    “总不能……”他站在两步开外的地方,歪头看唐宁,一张脸圆鼓鼓的,“非得让我把事情给办成了吧?”

    唐宁笑笑。

    她如今虽然受了伤也能自己愈合,但到底不是金刚不坏。刀子砍过来,她照样会受伤,会疼痛。死而复生这种事,也不知还能不能有第二回。

    如果渡灵司非得“缉拿”她的魂魄“归案”,她除了躲,的确也没有什么可做的。

    说到底,她不想死只是她一个人的事。

    当然不能指望阿吹。

    他说得再天花乱坠,对她而言,也不过只是句谎话。

    收敛心神,唐宁示意他看迦岚:“罢了,你的人情就算要欠,也不是欠给我的。”

    阿吹侧身看过去,口中道:“有什么关系,欠他的不就是欠你的。你们俩,不是互相喜欢吗?”

    “……”

    山坡上一静。

    阿炎转瞬飞到树顶,叽叽咕咕骂起阿吹。

    放屁!

    什么互相喜欢!

    你一个小小器灵,懂什么叫喜欢吗?

    我家尊贵的小主子,除了我谁也不喜欢!

    它大喊大叫,恨不得把整座山都吵醒。可风一吹,声音便散了。连阿吹都好像没有听清它在说什么,只掏掏耳朵道:“啊?什么?”

    阿炎见状,气不打一处来。

    你个耳背丑器灵!学人长对耳朵有什么用?

    这句话,阿吹倒是听见了。

    “你个连人形都幻化不出来的死妖怪!总比你没有耳朵好!”

    于是一个趴在树顶上,一个站在树下,耳朵来耳朵去,大吵起来。

    听得唐宁耳中嗡嗡作响,只好捂住了避去一旁。

    山风里,迦岚还站在那。

    银发被风吹得乱舞,他转过脸来,眼角红红的。

    “唐宁……”

    衣裳在风里猎猎作响。

    他轻声道:“我只有你了……”

    “诶?”唐宁愣在原地,手还捂在耳朵上,忘记了要放下。

    迦岚抬脚向她走过来。

    异常俊美的少年面孔,让这一幕看上去像梦一样不真实。

    他走到她面前,抓住她的手腕,把手拉下来:“我已经回不去十方……但如今的人界,除了你,我谁也不认得了。”

    亲近的语气。

    亲近的动作。

    唐宁呼吸一轻,胸腔里的心“怦怦”乱跳。

    “你先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唐心的声音在后面冷冷地响起来。

    “你明明说用过了饭,便要跟我们分道扬镳,怎么如今听上去,倒像是要一直跟着我们不走了?”

    唐宁从美色中醒过神,急急忙忙挥开他的手。

    远远的,阿吹瞧见了,皱起眉头看阿炎:“你瞧她害羞的,这还不是互相喜欢?”

    阿炎恨不能将白眼翻到天上去。

    “哼!”

    它从树梢上飞下来,和阿吹一起离开了枯树。

    灰白色的天空,慢慢变成了青铅色。

    迦岚神色淡漠地看着面前的姐弟,抬起手,慢慢舔了下自己的手指。那上面,好像还残留着唐宁的气味。

    唐心的脸色一下变了。

    迦岚眸色沉沉地笑了下:“你不也一样。”

    唐心看着他,神情冷峻,瞳孔收缩。

    迦岚的口气带着种无法形容的讥诮:“像小孩子一样,哭着喊着求她不要赶你走,非要死皮赖脸跟上来的人,难道不是你?”

    听着他的话,唐心脑子里有个声音尖叫起来。

    一字字,一句句,嘈杂到可怕。

    他抱着头蹲了下去。

    天上的云,像一张痛苦的人脸。

    唐宁立刻想起了小时候。

    府里的下人,都说唐心被鬼附了身,人人看见他都嫌憎不已。

    伸出手,唐宁轻轻拍了拍唐心的背。

    她看向迦岚道:“虽说我可能是你这几百年来见到的第一个人,但你一个妖怪,想去哪里都容易,根本不必跟着我。”

    “自然,渡灵司想要我的魂魄,你也没有理由非保护我不可。”

    阿吹恰好在旁听见,朝天辫一颤一颤地跳起来:“怎么没有理由?他喜欢你呀!当然要保护你!”

    唐宁深深看他一眼:“你果然是泥做的。”

    阿吹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说他没脑子。

    他有些生气,嘟着嘴道:“认识的日子短,便不能喜欢了?一见钟情不行吗?”他眼巴巴去看迦岚。

    迦岚脸上,却没有一点表情。

    他看着少女黑白分明的眼睛,低低道:“哦?我装喜欢,装得不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