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和校花们的荒岛求〕〔开局抽女帝,把把〕〔灵魂冠冕〕〔萌宝来袭:总裁爹〕〔医武高手闯天下〕〔斩月〕〔无限神装在都市〕〔旷世神胥〕〔十万个氪金的理由〕〔万古最强赘婿〕〔上门狂婿〕〔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天王殿〕〔余烬之铳〕〔农女医妃富甲天下〕〔废柴龙女要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31章 血脉相连
    那个时候,没能陪着小主人,是它最后悔的事。

    如若时光可以倒流,它一定不会睡着。它会陪着他,告诉他即便主人不在了,罗浮山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到了春日,花开遍野,十方罗浮山依然是那个美得让人生羡的地方。

    终有一日,他们会穿过黑暗,回到故土。

    它的小主子,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打开通道,即使是杀光这天下的人,也无所谓。

    因为人,本来就是他们最讨厌的东西。它永远不会再喜欢凡人,尤其是姓唐的人。目光落在唐宁身上,它渐渐不再哭泣。

    “还我!”

    “快还我!”

    阿炎吐字清晰地叫起来。

    可唐宁纵然想还,也还不了。就算猜出了迦岚想要的东西,也改变不了她什么都不知道的现实。

    那天夜里,在画舫上,迦岚沉沉睡去。

    她看着他,心里便隐隐约约有所察觉,他状态不佳,精疲力尽,一看便很虚弱。天亮以后,他们在农家小院里遇见阿吹。阿吹说的那些话,又加深了她的怀疑。

    ——妖力强盛的大妖怪,可以一直保持人的样子,和人看起来没有一点区别。

    他觉得迦岚露出狐狸尾巴,是不够强大的证据。

    但阿炎听了他的话,是那样生气。

    唐宁因此肯定,狐狸至少曾经强大过,而且是一种让她无法想象的强盛。因为即便看起来很虚弱,他仍然大部分时候都能维持人身。

    阿吹在他跟前,更是毫无反手之力。

    可妖的力量,这种谁也没见过的东西,从妖怪身上剥夺下来以后,要怎么保存?

    唐宁迎风而立,想起那段无法站立行走的岁月。她突然康复的腿脚,受了伤也能自己愈合的身体,是不是……借用了他的力量?

    但念头一闪而过,转瞬便散在风里。

    如果是那样,他不会发现不了。他的妖力,要是真在她的身体里,他不可能让她活着。一具容器而已,杀了她,夺回力量,应该是他恢复自由以后最想做的事。

    唐宁思量着,望向崖边的人:“雷州唐家,如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嘴角露出一抹讥笑,她用自嘲的口气说着事实,“偏偏我们姐弟俩,是整个唐家最不受喜欢的人。”

    “就算你的妖力,真藏在唐家人手里,有人一直知道下落,那个人也绝对不会是我们。”

    当然,她也不认为大伯父和冯氏会知道。

    至于双生子,如果知情,怎么可能不拿出来炫耀?

    那可是妖怪的力量。

    声音渐渐变低,唐宁道:“你若是想要挖开唐家祖坟一探究竟,我马上可以给你带路,但说实话,我不认为那里头会有你想要的东西。”

    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一点点响亮起来。

    阿炎还在叫,“快还给我——”

    越说越是完整流畅的人话,听上去是如此的愤怒。

    唐宁和迦岚对视一眼,忽然,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道:“唐律知,不一定就死了。”

    太平盛世下,普普通通的凡人,能活上一百岁,已是了不得的长寿。便是只活到七老八十,耄耋之年,也并不多见。

    没有人可以一活几百岁。

    但唐宁那位先祖,显然不是普通人。

    他能降妖,能夺走妖怪的力量,多活几年,似乎也不离奇。

    更何况,还有唐宁。

    死而复生的她,是他血脉相连的后代。既然她可以死而复生,谁敢保证,他就一定不可以?

    也许直到六百多年后的今天,他依然还好好地活着。

    族中记录,既能在他的生平上作假,那旁的东西,乃至生死,再多虚构两笔,又有什么奇怪。

    唐宁转过身,看向阿吹。

    唇红齿白的黑衣小童,听见他们俩的话,早已将眉毛紧紧拧起:“不可能,没有人可以活上六百岁。”

    可嘟囔着,他看看唐宁,又不敢如此断定。

    “不过……既是你的先祖,还真说不好。”

    摇了摇头,他伸手扶住自己头顶上的朝天辫,皱着眉道:“但是你们想啊,凡人死后,必经渡灵司。只要生死册上有他的名字,那他就一定会死。”

    瞄瞄唐宁,他把手放下来,口气冷硬了些:“就算今日不死,明日也不死,但他总有一天是要去归墟的。”

    “虽说六百多年前,还没有我,可我在渡灵司中当差,少说也有一百来年了。如果他一直没有被抓回渡灵司,那渡灵司中一定会有记载,我不可能没有听说过他。”

    阿吹背着手,摆出大人模样:“依我看,那什么唐律知,铁定已经死了。”

    因为依他看,唐宁早晚也是要死的。

    天命之下,谁也逃不掉,不过时间而已。

    他原地踱步,念叨起来:“好了好了,一个死人,你们就不要再多想了,还是快些和我一道将宝器送回去吧。”

    天黑以后,他精神大振,没准又能触碰宝器了。

    如是想着,阿吹走向迦岚,摊开手,谄媚地笑起来:“狐狸,你再把宝器给我看看。”

    迦岚盯着他的眼睛。

    黑亮黑亮的大眼睛,倒真是一副不会说谎的模样。

    他拿出葫芦,手一扬,停在悬崖外:“翻出生死册,找出唐律知的名字给我看。”

    阿吹慌里慌张扑到崖边:“你你你——小心些!”虽说宝器不是凡物,摔下山应该也破不了,但这种事谁也没有干过,万一呢?

    阿吹骇得要死,连忙掏出生死册,翻得哗哗作响:“翻什么翻!都告诉你了,这册子不是正册!我就是翻破了,也翻不到六百多年前的名字啊!”

    他把册子丢到迦岚脚边:“你自己翻!随便你翻!想怎么翻就怎么翻!”

    迦岚没有将手收回,也没有去捡地上的册子,只看着他道:“正册在哪?”

    阿吹大惊失色:“你一个妖怪,正册岂能给你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