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古丹尊〕〔澳洲风云1876〕〔我家弟子都有隐藏〕〔网瘾少年刘禅之崛〕〔我能看到所有BOSS〕〔大明合伙人〕〔古代美食评论家〕〔大师姐又逼我做她〕〔盛爷的小娇包又在〕〔终结古战场〕〔小阁老〕〔盛世大唐美名扬〕〔仙道长青〕〔斗罗之九极斗罗〕〔我许你恃宠而骄〕〔离婚后我在豪门乘〕〔娱乐超级奶爸〕〔重生之全球首富〕〔神医大人今天出诊〕〔和校花们的荒岛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32章 虚空之眼
    迦岚作势要松手,墨色小葫芦在风里颤巍巍地晃动起来。

    阿吹连忙道:“别别别——算我求求你了——”

    可迦岚不为所动,任他如何心急如焚,泪如雨下,都是一副冷漠模样。

    阿吹又气又怕,哇哇大叫:“你个死狐狸!就知道拿宝器胁迫我!”他在渡灵司中,一向受人敬重,何尝受过这样的气。

    “我就算告诉了你,你又能怎么样?你可……可真是气死我了!”脚下一滑,阿吹跌坐在地上,伸手抱住迦岚的腿,“那正册,便是我也看不到,何况你。”

    他把眼泪擦在迦岚裤管上:“当然,你非得知道,我也奈何不了你。告诉你就告诉你吧,正册一直在渡灵司中,但你就算去了,也不可能看到。”

    “我家主人法力通天,绝非你一个小小妖怪可以匹敌。”

    眼角上挂着的泪珠晶莹剔透,被他一把抹去:“劝你还是死心算了,不要以为拿我当质子,渡灵司便会将正册拱手奉给你。”

    迦岚垂眸看他:“你还不配当质子。”

    “什么?”阿吹不敢置信,“你竟然敢说我不配?”

    迦岚收回手,将葫芦扣在他脑门上。

    “啊”的一声,阿吹跳开去:“你个没心没肺,冷血无情的死狐狸!”

    迦岚抓着葫芦,笑了笑:“不是你自己求我,让我把宝器拿给你看的吗?”

    “我眼睛又没长脑门上!”阿吹捂着额头,在风里大骂,骂了半天嗓子一痒,他大声咳嗽起来,“咳咳、咳……算了,懒得管你,你要寻死,我又有什么办法……”

    左右他想看正册,就非去渡灵司不可。既然要去,宝器也就不用发愁了。

    阿吹在心里飞快地盘算,等到了渡灵司,看他怎么收拾这群人。他双手叉着腰,挺起肉乎乎的小胸膛:“走不走?领你去看正册。”

    至于到底能不能看到,可不归他管。

    山上风大,吹散了阿吹的头发,朝天辫开成一朵花,红绳便是坠落的花蕊。

    他伸手抓了两把,却没能绑回去,哭丧着一张脸来看唐宁。

    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兮兮的小孩儿。

    唐宁只好叹口气,上前去替他扎好:“如何?”

    “看不出来,你手倒是挺巧。”

    “看不出来你为什么要看我,怎么不让狐狸给你扎辫子。”

    阿吹面露嫌弃:“不说他了,说说正经事儿吧。”他一一看过在场几人,最后目光停在唐心身上。

    “这人吧,终其一生,免不了都要去一趟渡灵司,但这去的都是死人。活人进去了,死是死不了,但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我可说不好。”

    他盯着唐心,话却是同迦岚说的:“若是主人发火,我可不会替你们出头。”

    迦岚还是那副模样,笑微微地道:“就你,出不出头,想来也没有什么分别。”

    阿吹闻言,气鼓鼓地在虚空中拉出一道红光。

    要不是这扇门,只进不能出,他早就回去搬救兵了。

    他伸出手,将红光往两边拉开。虚空中,仿佛睁开了一只巨大的眼睛,里头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阿吹站在裂口边上,招呼他们:“来来来,排好队,一个一个往里走。”

    软软糯糯的小孩子声音,突然变得欢快起来。

    阿炎看看他,飞到他头顶上,准备跟着他一道行动。

    迦岚则看着唐宁姐弟:“两位先请?”

    唐宁摆摆手:“客气了客气了,还是你们先吧。”

    “这可不行。”迦岚脸上在笑,眼神却很冷,“我们先走,你还能不跑?”她先前跟上来,可是因为不想去渡灵司,现下眼看就要羊落虎口,焉能情愿?

    “这小东西,回去一报,渡灵司再派了人来替他,你说会是比他厉害的,还是比他厉害得多的?”

    阿吹就立在两步开外,听见他的话,不满意地道:“你什么意思?我可是渡灵司里一等一的厉害,要你胡说八道。”

    门边,阿炎捂住了他的嘴。

    两个人又闹腾起来。

    迦岚走过去,朝里头看一眼,转过半张脸来:“唐心,你先进去。”少年郎的侧颜,冷意渐消,眼神却带着种让人无法说不的威压。

    唐宁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唐心去了,她怎么可能不去。

    理理衣裙,她正色道:“那本生死册,迦岚大人若是真的见到了,能否顺手帮我查两个人?”

    虽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在他面前根本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但话到嘴边,想说便说了。

    “不用多,就两个,而且那俩人全和唐家有关。”

    她抬脚向前,走到那只红光闪闪的巨眼前,站定了面向他道:“唐霂,许思,是我的父母。”

    她想要知道父亲是死是活,母亲又是如何去世的。

    突然暴毙,她小时不信,如今长大了,便更是不信。除非,生死册上母亲的名字后面,的确写着暴毙二字。

    那么,即便她不愿意相信,也不得不认命。

    唐宁抓住裙子,抬起脚。

    迦岚看着她,点了下头。

    少女身影没入黑暗。

    唐心毫不犹豫,立即便跟了上去。

    阿吹小声催促:“快点快点,磨磨蹭蹭,小爷我都要被你们给累坏了……”

    一阵风过,红色的光芒像是被夜色抹去,碎成了齑粉。

    唐宁眼前已是一片明亮。

    她转过身,向上看,门匾上龙飞凤舞地写着“谢府”二字。这宅子,坐落于闹市中心,周围却一个人也没有。

    她皱了下眉头。

    黑夜和白昼的界限,突然变得模糊。

    头顶上阳光明媚,照在身上,却冷冷的像是月色。

    前方大门洞开,仿佛一张巨口。有谁在悄悄地说话,越说越是响亮。唐宁皱眉看过去,看见了阿吹。黑衣的小童子,长着圆圆胖胖的脸,木呆呆地从门后露出半张脸。

    唐宁一愣,发现这个阿吹头上没有朝天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