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古丹尊〕〔澳洲风云1876〕〔我家弟子都有隐藏〕〔网瘾少年刘禅之崛〕〔我能看到所有BOSS〕〔大明合伙人〕〔古代美食评论家〕〔大师姐又逼我做她〕〔盛爷的小娇包又在〕〔终结古战场〕〔小阁老〕〔盛世大唐美名扬〕〔仙道长青〕〔斗罗之九极斗罗〕〔我许你恃宠而骄〕〔离婚后我在豪门乘〕〔娱乐超级奶爸〕〔重生之全球首富〕〔神医大人今天出诊〕〔和校花们的荒岛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33章 渡灵司
    身后传来脚步声。

    有人在唤她——“二姐……”她回过神,后退一步。门内的阿吹突然瞪着眼睛大喊起来:“活、活人!有活人!”

    唐宁身后立即窜出去个黑色人影,“不过就是两个人,叫什么!”

    被红绳绑得紧紧的朝天辫在唐宁眼前乱晃,阿吹一双肉手捂在门后的小童脸上:“再叫我就拔了你的舌头!”

    “听见没有?”他口气恶狠狠的,将那个和他生得一模一样的小童子推到门背后。

    唐宁听见“呜呜”两声,也不知道那孩子是害怕还是生气,两个人好像打了一架。厚重的朱漆大门被撞得“哐哐”作响,好半天,才有半根朝天辫从门缝里挤出来:“进来吧。”

    唐宁踏过门槛进去一看,脸上挂彩的黑衣小童,很高兴的样子。

    他摇头晃脑,一蹦一跳地在前面领路。

    唐宁先前瞧见的那孩子,则抱头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像尊石雕。见他们走过去,他也不吭声,只将头低得更下了些。

    直到迦岚掏出葫芦,他才猛地将脸抬起,吃惊地望向他们。

    原本漆黑如墨的葫芦,进了这古怪的宅子以后,外壁又开始慢慢变绿。稀薄冷淡的日光,一掠过那片绿,上头便发出粼粼波光。小小的葫芦,仿佛一汪春水。

    阿吹的脚步越来越轻快。

    渡灵司,可是他的地盘。

    他一下跳到栏杆上,高高站起,踮着小脚得意地道:“怎么样?里头看起来和外边一点也不像吧?”

    玉做的栏杆,在他脚下散发出温润的光泽。

    长廊外,则有大片盛开的龙爪花。光秃秃的枝干,顶着艳丽的红花,从唐宁一行人所在的位置放眼望去,血海般惊人,一眼根本望不到尽头。

    这宅子,竟然有这么大。

    明明从外头看,又小又破,连墙壁都脱皮裂了缝。可里头,金碧辉煌,比唐家祖宅还要大上许多。

    也难怪阿吹摆出这样一张得意面孔:“还不快谢谢我!这样的好地方,若没有我,你们哪里进的来?”

    言语间,狂气四溢。

    他好像已经完全忘了,自己先前是如何哭哭啼啼,央求迦岚把葫芦还给他的。

    “你们看!你们看!”他突然激动起来,伸长手,用力一挥,指向花海深处,“他们见了我,是不是都恭恭敬敬的?我说我是渡灵司中一等一的厉害人物,死狐狸还不信我!”

    红色的花海里,不知何时聚起了一群人。

    看身量,都是矮矮的模样,好像全是小孩子。

    窸窸窣窣,花海朝两边分散。

    他们三三两两地靠近过来。

    唐宁终于看清了这群孩子的脸。

    头皮猛地一炸,她连忙看向阿吹。

    果然,全是阿吹!

    廊外的这群小孩子,穿着和他一样的黑衣裳,长着一样的大圆脸。除了那根朝天辫,每一个,都看起来和他毫无二致。

    那个才进门就被阿吹打了一顿的小童子,也从长廊另一头走了过来。

    唐宁看得毛骨悚然,阿吹却还在得意洋洋。

    “这都是我的手下!怎么样?厉害吧!”

    话音未落,突然,有个黑衣小童冲上来,一把抓住他的小脚。

    “呀”的一声,阿吹掉进花海,被盛放的龙爪花盖了满脸。其他小童子见状,立刻一股脑拥上去,将他严严实实按在地上。

    “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他尖叫起来。

    黑衣小童子们扑上去,将他暴打了一顿。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阿吹就地乱滚,滚得浑身都是花汁。

    唐宁站在廊下,忍不住感慨:“还真是厉害……”

    鼻青脸肿的阿吹,抓住栏杆,从花海里爬上来:“笑什么!”

    阿炎嘴里立即发出更响亮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

    阿吹瘫坐在地上,扭头朝廊外看:“你们一个个,全胆肥了啊,竟然敢打我……”像是没力气,他越说声音越轻,泪珠子又落雨一样滚出来。

    花海里的黑衣小童们,全仰着头,一脸鄙夷地看他。

    他抽抽搭搭,绞着手指头,嘟哝道:“我要去告诉主人……”

    可他带了这么一群人回来,主人一定不高兴,根本不会为他出头吧?而且——看看廊外众人,阿吹突然悲从心来——“你们都欺负我!”

    黑衣小童子们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唐宁这才发现,这群小童虽然生得和阿吹很像,但仔细看去,每个人都还是有些不一样。这个眼睛大一点,那个身量稍高一些,甚至还有个没头发的。人群里光溜溜的圆脑袋,看起来十分显眼。

    不过这群孩子,似乎都不会说话。

    阿吹一个人叫唤了半天,还是无人搭腔。

    只有唐宁进门前见到的那个童子,站得远远的,小心翼翼道:“明明是你天天欺负人。”

    “我怎么欺负人了?”阿吹大哭,“你污蔑我!”

    头上梳着两个小髻子的黑衣小童往前走了一步:“你方才一进门就打我,还不是欺负人?”

    “平日主人安排你做的差事,你也总是偷懒,除了去外头办差,渡灵司里的活计你一概不想做,难道不是欺负人?”

    他越说越生气,一张圆脸涨得通红:“每次回来,你都将宝器随手一丢就跑去吃什么翡翠烧卖,我们难道不想吃吗?”

    “谁在归墟入口当值,谁就要替你善后,不算你欺负人?”

    阿吹叫他训的连哭也忘了继续,只支支吾吾地道:“你、你们也没说想吃啊……”

    黑衣小童子捏着拳头,突然看向迦岚:“还有这一回,你一去多时就不说了,怎么连宝器都给了别人?”声音颤抖,他又悄悄打量了一眼唐心,“还把活人带进来!”

    “叫主人知道了,怎么收场?”

    “收场?”花海外,突然出现了一张宽大的椅子。紫檀木的颜色,深得发黑,叫周围繁花一衬,愈见得沉甸甸。

    微风轻轻吹拂。

    那份沉重上,歪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

    玄色的袍子,映得他面白如雪。

    他抬起头来,慢条斯理地道:“阿吹,你又闯了什么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