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古丹尊〕〔澳洲风云1876〕〔我家弟子都有隐藏〕〔网瘾少年刘禅之崛〕〔我能看到所有BOSS〕〔大明合伙人〕〔古代美食评论家〕〔大师姐又逼我做她〕〔盛爷的小娇包又在〕〔终结古战场〕〔小阁老〕〔盛世大唐美名扬〕〔仙道长青〕〔斗罗之九极斗罗〕〔我许你恃宠而骄〕〔离婚后我在豪门乘〕〔娱乐超级奶爸〕〔重生之全球首富〕〔神医大人今天出诊〕〔和校花们的荒岛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34章 无能的神明
    阿吹闻声,脸皮一僵,将身体牢牢藏在玉做的栏杆后。

    风在吹,花在响,他蜷缩着,向众人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可气汹汹的黑衣小童子,显然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无常大人!阿吹弄丢了宝器,还带了奇怪的东西回来!”他朗声禀报,一面上前去拽阿吹,“你方才不是还很得意吗?现下躲起来做什么?”

    阿吹抱着头,生根在地上,死活不肯站起来。

    两个生得一般无二的小童又滚做一团。

    远处宽椅上的男人,已经起身步入花海。鲜红色的龙爪花,在他脚边小心地散开。他穿着一身的黑,头发、眼睛都跟衣裳一样黑得惊人。

    那双眼睛,幽深得仿佛没有底。

    他穿过花海,缓步走过来:“你们两个,成日的闹,是想和死灵一起去归墟过日子吗?”

    听见“归墟”二字,两个小童连忙松开对方,从地上爬起来:“不不不,无常大人,我们谁也不想去!”

    归墟之中,只有无边无际的混沌。时间不会流动,黑暗不会消失,没有人可以在里头保持清醒。即便他们生来便是器灵,也受不了归墟那样的地方。

    阿吹犹犹豫豫地道:“无常大人,原不是我弄丢了宝器,是被他们给抢走的。”他伸出根短短的食指,点了点迦岚。

    “您仔细看看,他可是十方来的狐妖……”

    花海中的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狐妖?十方来的狐妖?”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难道是罗浮山的狐狸?”

    迦岚拿着碧绿的小葫芦,站在廊下,遥遥看他:“我倒不知道罗浮山的狐狸这般有名,连渡灵司的神明大人都听说过。”

    被黑衣小童子们唤作无常的谢玄,已不知有多少年没有听见过“神明”两个字。

    像他和山鬼那样的神,虽然还担着个“神”字,但生来力量微薄,永世困于人界,根本算不得什么真正的神明。

    这只狐狸,喊他神明大人,摆明了是嘲笑。

    谢玄立在花海中,盯着迦岚,声音冷冷地道:“十方罗浮山的狐狸,谁不知道?那位老饕,不就出自罗浮山吗?”

    “留在十方吃妖怪,来了人界便四处吃人,就连你口中的神明大人,也不过是他嘴里的肉罢了。”

    山鬼都吃,还叫什么狐狸?

    谢玄停在原地,没有继续向前走。

    那张紫檀木的椅子,突然到了他身后。

    他坐下去,又成了先前那副懒懒散散的模样:“十方和人界的通道早没了,你若真是从十方来的,那少说也在人界逗留了六七百年。”

    “那么人界当年那场惨祸,你不会不知道吧?”

    白惨惨的日光,照耀在鲜血般的龙爪花上。

    他靠在椅背上,手指轻轻叩击着扶手:“罗浮山来的狐狸,一夜之间屠戮了数千人。满城鲜血,被大雨冲刷了足足三日,仍未彻底消去。”

    “那股子血腥味,在城中盘旋了数月,风一吹还是会冒出来。”

    “直到现在,我都记得,那只狐狸被罗浮山来的小妖怪们称为少主。”他定定看着迦岚。

    站在迦岚身旁不远的两个黑衣小童子见状,立刻对视一眼,翻过栏杆,冲进了花海。

    红色的龙爪花一丛丛倒下去。

    两个小孩子,一前一后扑到那张紫檀木的椅子下。

    阿吹仰着头,浑身都是汗:“无常大人!您一定打得过他是不是?”这死狐狸,明明看起来不怎么厉害,怎么叫主人一说,就变得那样吓人?

    阿吹哆哆嗦嗦,抱着椅子腿不放。

    谢玄抬手敲了敲他的脑袋:“知道他是妖,为何还要带他进来?”

    阿吹欲哭无泪,好像先前哭得太多,这会眼泪都流干了。他瘪着嘴,飞快指指长廊下的人:“都怪那个女孩子!生死册上的她,明明死了,可您看,她还好好地站在那!”

    “我想着带她的魂魄一道回来,哪知她身边跟了只死狐狸……”

    谢玄闻言,眉头紧紧皱起来。

    廊下的唐宁,神色微变,往边上站了站。虽然她站在哪,都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可若是一动不动站着给他看,总好像有些不对劲。

    好在谢玄看她两眼,便将视线重新落在了迦岚身上。

    比起该死却没有死的她,显然还是罗浮山来的狐狸更要紧些。

    他咳嗽两声,压低了声线同阿吹道:“你去,你自己带进来的人,你去赶走。”

    阿吹坐在地上,顶着张青青紫紫的脸,难以置信地看他:“您、您说什么?”

    谢玄抬起手,广袖掩去面上神情,声音更低沉了些:“把宝器拿回来,留下那个女孩子,其他人全赶走。渡灵司里可不留妖怪和活人。”

    阿吹大睁着眼睛:“您看我的样子,像是打得过他吗?”

    谢玄沉默了一瞬:“我不管。”

    “……”

    阿吹松开手,从地上站起来,将脚边的龙爪花踩得稀烂。

    他就知道!

    这老东西不成器,除了吓唬他,一点用也没有!

    他要不知道那死狐狸是什么凶残的大妖怪便罢了,但刚才狐狸边上那团蓝幽幽的蠢火,分明叫出过小主子。

    而且老东西说了一通,那死狐狸一句也没有反驳。

    可见是默认了!

    他一个小小的器灵,怎么对付大妖怪?要是对付得了,他先前就把宝器夺回来了好不好?阿吹一口闷气直涌天灵盖:“那我也不管了!”

    谢玄放下手,露出袖后英俊的脸:“你闯的祸,你不管谁管?”

    阿吹就地一坐,伸手叉腰:“反正这是你的渡灵司,不是我的。他来渡灵司,原本就是要找你,又不是为我来的!”

    越想越恼火,阿吹破罐子破摔,连“您”也不说了。

    “你既然想让我去送死,那我就当没有你这个主人,哼!”

    谢玄直起身,冷眼看他:“什么意思?他又不认得我,找我干什么?”

    一听,知道自己说漏了嘴。

    阿吹顿时有些心虚,口气弱了些:“他想看看生死册……”

    谢玄揪住阿吹的耳朵:“啊?你再说一遍,让我好好听听,到底是不是我听错了。”

    话音落下,宅子上空的风突然变大了。

    谢玄抬眼,看见迦岚已经走入花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