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最强军神〕〔我给妈咪牵红线〕〔抗战之开局一张十〕〔清卒〕〔一胎俩宝,老婆大〕〔强势婚爱:豪门老〕〔沈蔓歌叶南弦〕〔末日拼图游戏〕〔绝品小神农〕〔快穿之专业打脸指〕〔闪婚强爱:老公,〕〔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凤无忧慕容毅〕〔我靠反转系统吃定〕〔界狱塔叶玄〕〔一颗柔心两目温情〕〔天降六宝:顾总追〕〔剑临诸天叶玄全本〕〔顶级帝婿〕〔雇我吧崇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真有邪 第038章 空荡荡
    唐宁站在窗边,愣了下:“新衣裳?”

    阿吹大步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背对着她道:“我让人来给你做一身新的!”

    唐宁闻言探头出去,只见黑衣小童走得飞快,转眼便消失在廊下。她收回目光,仔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肩膀上破掉的口子,血迹斑斑,似乎已经洗不干净。

    这几日,她身上就没有不沾血的时候。

    背身立在角落里,唐宁解开衣裳,露出一片血污的肩。伤口应在肩下一寸左右,她抬手摸上去,干结的鲜血像粉末一样碎开。

    底下的皮肤,光洁白皙,仿佛从未受过伤。

    耳边传来脚步声,唐宁将外衫拉上来,转身向门口走。

    阿吹带着两个瓜皮头的黑衣小童子,笑嘻嘻跑进来:“来来,来给唐小姐量一量,做身好衣裳!”

    听口气,很雀跃,也不知他在高兴些什么。

    唐宁被黑衣小童子们围在中间。

    一个拿出长尺,一个抓住她的手。

    身量太矮,够不到她的肩,两个小童子便叠起来,一个驮着一个,来给她量肩宽,量袖长。

    阿吹则站在一旁,仰着头笑:“唐小姐,你喜欢什么样的衣裳?那唐家,看起来也是高门大户,有钱得很,你应该穿惯了绫罗绸缎吧?”

    唐宁放下左手,又抬起右臂:“你先前不是还想杀了我吗?怎么如今反而要给我送衣裳,真拿我当贵客了?”

    阿吹蹲下去,捧着脸看她:“既然主人说了要想一想,那在他想完之前,你们当然是客人。”

    言罢,他猛地站起来,不知从哪掏出两匹料子:“这匹给你做裙子怎么样?”胖乎乎的小肉手,抚摸过光滑的面料。

    唐宁低头一看,鲜艳夺目,这料子和外头种了满庭的龙爪花是一个颜色。

    她干笑了两声。

    阿吹又举起另一匹料子:“那这匹呢?”

    和他腰间挂着的小葫芦一样的绿。

    穿在身上,一定像根葱一样美丽。

    唐宁拿眼神示意他:“你们穿的就不错……”

    “哪里不错?”阿吹打断她的话,将大红大绿的两匹料子并排摆在地上,“从头到脚黑乎乎,一点也不好看!”

    他站在布匹旁,歪头道:“这两匹料子,可是我珍藏的好东西。”

    话说到这份上,唐宁只好道:“似乎还是红的好看些。”

    阿吹闻言,一把抓住她的手,将自己头顶上的红绳给她看:“是吧?”

    唐宁点点头。

    两个瓜皮头的黑衣小童子已经量完,收好尺子来看阿吹。

    阿吹弯下腰,抱起红色的衣料塞给两人:“就这匹了!用点心,别给咱们渡灵司丢脸!”

    不知道的,听见他的话,还以为渡灵司是个专门给人做衣裳的裁缝铺子。

    两个小家伙,一头一尾抱住布匹,往门外去。

    阿吹看了看,也要走,同唐宁道:“虽说渡灵司中没有什么危险,但天黑以后,还是不要往外走了。”

    唐宁瞥一眼窗外天光,蹙眉道:“渡灵司的天也会黑?”

    他们在落霞山时,天明明是黑的,可进了阿吹说的门,到渡灵司门口时,天色却大亮着。不管怎么看,渡灵司上方的天空都和他们平日所见的天不一样。

    阿吹道:“当然会黑,只不过这黑得和人界不同罢了。”

    “到了时辰,归墟的死气从裂隙里钻出来,渡灵司上空便黑了。”

    唐宁听见“归墟”,突然想起葫芦,看向他腰间:“你那只葫芦里装着的东西,已经到归墟了吗?”

    阿吹戳戳腰间绿葫芦,颔首道:“对死灵来说,渡灵司可是个只进不出的地方。”

    唐家上下,近百余口人,如今已全成了混沌的一部分。

    阿吹推门出去。

    唐宁关上了窗。

    屋子里空空荡荡,只有一张不知从哪寻来的美人榻。

    她坐在上面,低着头,看自己的脚。

    即便已经用它走了许多的路,但如今坐下来,听着自己的心跳声,这双完美的脚,好像仍然不真实。

    唐宁就这么看着它,独自一人坐在空旷的屋子里。

    心跳声,一下比一下沉重有力。

    那里头,好像也是空荡荡的。

    冷硬的心,石头一般,撞过去,“怦”的一声,再撞回来,又是“怦”的一声。

    她站起来,穿好鞋子,推门走出去。

    狐狸和唐心的屋子,大门紧闭,里头一点声音也没有。

    唐宁敲了敲门。

    “笃笃笃”,门里传来脚步声。

    吱呀——门开了一半,里头钻出个圆溜溜的脑袋,是渡灵司的黑衣小童子。

    唐宁听见了咳嗽声。

    她侧过身,从门缝里挤进去。

    迦岚坐在那,见她进来,嗤笑道:“怎么?怕我吃了他?”

    唐心在咳嗽,咳得直不起腰。

    唐宁径直走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触手滚烫,发烧了。他自小身体不好,又总是受伤,从没有得到过什么体贴照料,能忍则忍,从不主动诉苦。

    先前在山上,他就脸色不好,进了渡灵司以后,更是连话也不说了。

    怕是难受得厉害。

    唐宁放下手,转头看迦岚:“你要吃他,怎么会等到现在。”

    迦岚哈欠连天:“放心吧,他死不了。”

    黑衣小童子抓着块帕子,来给唐心擦脸。唐宁想要往后站,可念头才冒出来,她的手腕便被唐心抓住了。

    少年的手,也是滚烫的。

    迦岚看一眼那只手,笑起来问唐宁:“如何?要不你也干脆住下算了?”

    阿炎落在他腿上,闻言霍地弹起来,像是不乐意。

    唐心松开了手。

    黑衣小童子让他躺下,把帕子放在他额头上。

    渡灵司上空的天,慢慢黑下来。

    唐宁笑了下:“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